《影》上线,“国师”归来

60 2018-11-30

《影》(蜜蜂视频现已上线)上映后,很多人说,那个能拍好电影的张艺谋回来了。

张艺谋一直想拍一个替身的故事。后来他遇到了朱苏进的小说《三国•荆州》。原作的视角,是君臣之间的权谋博弈。张艺谋找来朱苏进,说希望能够把这部小说改编成一个关于替身的故事。朱苏进过来讨论了三天,第三天的时候坐不住了,说本子就给交给您了,这本子我改不了。

事未了,拂衣去,张艺谋只好自己带着编剧改这个故事,后来连三国的背景都不要了,怕观众接受不了。

最后电影拍出来了,便是《影》。

《影》在豆瓣上的起评分是7.7分,目前依然有7.4分,张艺谋上一部获取如此稳定的高评价的电影,还是《归来》。

但票房不够给力,相对于影片的投资和巨大的声势体量,现在的票房不是一个理想的成绩。但好在电影把张艺谋的功力找回来了。烂番茄新鲜度为89%,Metacritic评分则为88。加上国内的好评,张艺谋终于拍出了一部站得住的作品。

被这部电影成全的还有邓超。

过去几年之间,这个凭借《烈日灼心》演技受到公认的演员,又在几部自导自演的烂片中消耗掉了自己观众缘,当《影》的机会摆在他的面前,他为了分饰电影中的两个角色,先是增重十几公斤,之后又在两个月内,迅速减重二十多公斤,为的是演出角色的羸弱感。

 

这场巨大的自我折磨最终换来一场精彩的演出,同样成就了这场精彩演出的,还有他的太太孙俪,在电影中饰演都督子虞的夫人小艾,而又与境州有一段感情,并且最终影响了这个故事的结局。

重点提及这两个演员的原因是他们的演出对于《影》的成功至关重要,如果说刘德华、马特达蒙在《长城》中的角色换成谁演都差不多,那么《影》则不然。因为张艺谋将电影视作一部莎翁戏剧,从成片的品相看也的确如此,这就要求所有的演员都是要会演戏的。当然尤其是男女主演出的三个角色。

 

如果这对夫妻档演砸了,张艺谋再怎么努力都没用。好在在这盘张艺谋的棋局里,邓超和孙俪演了一出好戏。

张艺谋的莎翁故事和水墨棋局

故事其实很简单。一段架空的乱世里,沛国都督子虞一心要攻下被占领境州,但日益衰朽的身体却成为他成就功名的阻碍。

作为子虞的替身,境州从八岁起,就生活在子虞的阴影之下,连名字都被取为境州。但在乱世之中,当母亲被子虞控制,他只能听凭子虞摆布。

当他们在小艾的帮助下,以太极之道找到了破解境州守将杨苍刀法的法门,便是破局之时。可是境州一破,子虞与主公沛良(郑恺 饰)的对决便不可避免,一场血腥大战就在眼前。

如果对应三国故事,剧情就变得很好理解,子虞—周瑜,杨苍父子—关羽父子,沛良—孙权。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变成了一个同人版的三国故事。

只不过故事中的角色不再像三国演义一样肝胆相照,而是变成了张艺谋棋局中尔虞我诈的的棋子。

张艺谋接受采访时说过:“《影》很像是一个莎士比亚大悲剧的结构。里面的主题也是讨论人性,人性的挣扎、生存。”而整个故事的推动力,都来自于境州的抉择,在忍受了多年之后,只有当母亲被杀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必须反抗,也只有反抗才能活下去。

一个小人物的成长成为推动故事发展的第一要素,这在过去的张艺谋古装电影中是无法想象的。但这一次张艺谋主动放弃了三国英雄赤壁的宏大叙事,就是要讲述一个小人物的生死。

在你死我亡的乱世之中,真身与影子,谁能活到最后,成为电影最大的悬念。

张艺谋还试图在电影中加入他眼中的“中国文化的美学概念”。

这个概念中包括阴阳、太极、以及贯穿全片的水墨风。

他一开始就提出:“用物质的控制代替后期的褪色处理,所有的服装、道具、场景尽量呈现黑白化,最终达到像中国水墨画的感觉,但又不是纯黑白色的效果。”这当然与他过往那些浓墨重彩的视觉风格形成了巨大的对比,事实上这种美学风格在整个中国电影中难得一见。

电影中还融入了大量中国元素,例如太极、书法、古琴,竹林。虽然这些元素在《英雄》《十面埋伏》中也屡屡出现,但此前张艺谋从未采用接近传统水墨画的手法去拍摄这些场面。

 

这种突破最终创造出一种在形式感上极度张艺谋,但又与过去的张艺谋截然不同的视觉效果。张艺谋甚至在战争和动作场面中注入了自己对太极以柔克刚的理解。在全片最宏大的雨中破阵的场景中,一百个身段妖娆的死士持钢伞旋迎敌转,雨水滴落,长刀落地,张艺谋也完成了国产电影史上构思最奇诡的一段动作场景。

 

从某种意义上说,张艺谋从未改变过,他只是从一种形式上的极致抵达了另一种形式上的极致,最终那些故事中的角色,就在这中宛如水墨画的空间背景中,上演着残酷的杀戮与生死对决,在黑白灰的画面中,唯有鲜血的颜色是红的。

 

在《英雄》以后,张艺谋再次证明自己是中国独一无二的视觉大师,但与《英雄》截然不同的是,他这一次拍出了一样过去的武侠三部曲完全没有的东西——大写的人。

张艺谋拍出了人,邓超演出了魂

许多人还记得《英雄》那个备受争议的结尾,梁朝伟张曼玉李连杰厮杀了那么久,最终了结整个故事的却是——天下。

在《英雄》里,人看不到人。但这一次,张艺谋要拍的就是草民的命如草芥与绝境求生。

反倒是那些王侯将相们,自以为掌握天下人的生死,其实不过像是棋局里的棋子一样,棋子是不知道自己是棋子的,它以为自己是将,是帅,其实结果都一样。

 

我不知道张艺谋在暗喻什么,你看到了什么便是什么。最终结束这场乱局的,却是大人物们从未放在眼里的一个草民,一个替身。在故事里,主公逼迫子虞,子虞压榨境州,整个国家的怨怒都集聚到境州一人身上。而在故事之外,整部戏的压力,都压在了邓超身上。

邓超的出色不仅在于演出了子虞的软弱、阴翳与毒辣,并且让这个角色呈现出一种肉体的衰败感,从而与挺拔、正直、勇武的境州区分开来——

更精彩的在于他演出了莎翁戏剧的一般的人物命运感。

 张艺谋说,他关注的,是在权谋斗争中,那些本如棋子般的小人物。在善恶交织、义欲较量中,命运到底能激发出什么样的人性。

最终邓超的演技让观众看懂了。这场表演就成了。孙俪也表现地异常出色,这种出色首先是一种妥帖的美。

过去孙俪在大荧幕上的表现一直是相对暗淡的,但这一次她却在一副水墨山水图中变得璀璨夺目,就像融入了这副山水中一样。

演技也是好的。

这不是个好演的角色,一个女子一直周旋在子虞和境州之间,在男人们的生死权力角逐之间,她无从把握自己的命运,但又试图把握住,孙俪完美地演绎出了这种命若浮萍却奋力求存的感觉。

 同样精彩的是邓超和孙俪的配合,如此令人尴尬的戏份,两个人却演出了行云流水一般的感觉,张艺谋选择孙俪只是个意外,但现在看来却成为了影片成功的一个美好的意外。

 

张艺谋一直在拍一枚棋子的求生,而要让棋子变成人,就必须赋予这枚棋子一个魂,邓超和孙俪一起做到了。这部戏就成了。至于其他人,我只能说郑恺关晓彤都贡献出了令人惊讶的表演,在胡军王景春等一群演技派的包围中,两个人的表演精准地融入了这出莎翁戏剧中,能让人不出戏,便是赢。

第五代的光,老谋子的影

当然这出棋局最大的赢家只能是张艺谋。

在陈凯歌的《道士下山》、张艺谋的《长城》以后,第五代似乎正在成为一个渐渐远去的称谓,江湖已经不是他们的了,无论票房还是口碑,从国产商业片时代成长起来的一代导演们正在将前浪冲到沙滩上。但这时候陈凯歌拍出了《妖猫传》,而张艺谋端出了《影》。

两位第五代的旗帜性人物从合作了第五代第一部震天动地的《黄土地》之后,就似乎宿命般的保持了某种创作状态的一致性,《霸王别姬》和《活着》是肩并肩拍出来的,在商业片时代他们一度都找不着北。

可是当两位导演重新试图做回自己的时候,也共同找回了第五代的余晖。而在这两场创作中一个共同的主题词便是——挥霍。陈凯歌为《妖猫传》建了一座城,张艺谋则为《影》创造了一个水墨山水的世界。

 

只有在这商业片时代,也只有张艺谋陈凯歌,才能够拍出这种电影来。

因为只有这个时代,才能让张艺谋拿着商业大片的钱去做他们的艺术实验,也只有张艺谋他们这种级别,才能让投资方眼看着钱像流水一样被花掉,还要毕恭毕敬地说,行,您觉得怎么好就怎么拍。所以《妖猫传》是不可复制的,《影》也是不可复制的,这场戏剧试验到他们这里为止了。

就像当年的《黄土地》不可复制,《活着》不可复制,《霸王别姬》不可复制一样。一代人拍一代人的电影,一个时代拍一个时代的电影。我们都是命运的棋子,张艺谋也一样。

只不过他偶尔可以小兵过河一下,去突破国产片的某些边界。不必惊讶张艺谋在主题上的南辕北辙,这就是张艺谋必然会做的事情,就像上一部电影《长城》被拍出来一样,它们都成为了第五代导演面对这个百舸争流的电影时代必然遭遇的失败,可是当他们从这些失败中走出来,想明白了,你大爷就依然是你大爷。

张艺谋只是想尝试一下,把人性的复杂浮现在光影之中,或许,还想对当年的古装三部曲拨乱反正一下,便有了《影》,电影顺便把邓超的演技也捞了回来,算意外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