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二五
    鉴于贺擎近来和ac多名签约明星走得过于近,且导致他们多数出现旷工甚至罢工的行为,殷羽铎作为ac董事长,将贺擎约了出来。

     两人在一家不对外营业的茶楼见面。

     比约定时间早到五分钟,殷羽铎坐在木椅上,一直派去紧密跟踪贺擎的宋州这个时候也已经返回,和肖辰分站殷羽铎两侧。

     不多时,贺擎几乎是踩着点到的茶室。

     他穿着一身黑,黑色紧身中袖衬衣,两条精瘦有力的腿包裹在深黑的西裤里,走动间仿佛都能看到底下蠕动的肌肉群。一旁的宋州眼神陡然凌冽,他监视贺擎有段时间了,知道这人头脑身手都相当出色。宋州转去看殷羽铎,对方脸上冷冷静静的,没一点情绪波动。

     也只有这样的两个人才能坐一张桌子上,而不被彼此强悍的气势压倒。

     “殷总,好久不见!”贺擎普一坐下就裂开嘴笑道。

     殷羽铎上半身往前倾了一点,他两眼不移的盯着贺擎,也回了句:“是好久不见。”

     “我记得上一次见殷总,还是d省,怎么到南城来发展了。这个小地方,恐怕不适合殷总施展才华。”贺擎后靠在椅背上,嘴角歪着,话含调笑。

     “我个人到觉得南城这个地方很好,倒是贺先生,手里生意这么大,才应该换个好地方。”殷羽铎眉眼无波,两人都不明说,唇枪舌剑,谁也不相让。

     贺擎笑声狂肆,他拿过倒好的茶喝了一口,不过转眼就吐到了地上:“难喝,我是个粗人,和殷总不一样,喝不惯这些东西。”

     殷羽铎把手里茶杯重重放桌上,话锋陡然寒冽起来:“贺先生喜欢谁,我本来不该管,不过贺先生想找乐子,也可以先看看,那乐子是从谁那里出去的。贺先生手上有一批货,好像还在南城吧,不想货一直被压在南城,就请松松手。”

     “你说什么!”贺擎猛地直起脊背,跟在他身后的两个手下也都往前踏了两步,紧盯着对面,手更是移到了腰侧。

     “贺先生是聪明人,知道我在说什么。”殷羽铎拿过茶壶,给自己茶杯填满,浅浅啜了一口,似笑非笑地回视贺擎。

     “殷羽铎,你记住今天说的话。”贺擎从椅子上站起来,垂着一双狠目,切齿冷喝。

     殷羽铎手指摩挲着茶杯边缘,完全不理会盛怒状态的贺擎:“我当然会记得,毕竟能威胁道贺先生的,我想南城除了我,恐怕没其他人了。”

     “我们走!”贺擎朝手下挥手,一行人如来时一般迅疾,走得也很快速。

     殷羽铎还握着茶杯,不过等茶室的门重新关上,他黑色的眼眸却是忽然间变得暗沉起来。

     他并不想和贺擎正面对上,虽然两人是有私怨,可保持了这么久的平衡,忽然就彻底崩塌,事情不会就这样善了,他很清楚这点。殷羽铎手抵在额头上,看着杯子中沉寂下去的水面,久久没有动作。

     西区码头归属德胜集团,不管是进南城的货物,还是出南城的货物,都会从夏辛那里过一遍,他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手上拿着的一份清单,里面显示要运送出去的货物是一些汽车零部件,但总重量又和货物完全不匹配。光是汽车零件的话,不会有这个重量。

     其中必定有其他的东西,或者根本就不是汽车零件。

     夏辛一张俊脸肃穆,手指用力,将清单边缘都捏出了褶皱。徐凌那边在暗中帮助他将公司各部都整合起来,这次货物他也有插手,但夏辛现在坐在了这个位置,就不能只顾个人恩怨。

     他得去看看,那里到底装了什么。夏辛视线向旁边一移,看到了坐在电脑后面的楚原,他让下属在这个办公室另外加了个位置,将楚原安置在这处,这样一来,他就能时时都看到楚原。近期楚原对他的态度有软化,夏辛觉得也许过不了多久,楚原就能彻底敞开心怀。

     “……楚原。”夏辛走过,手横过楚原椅子,将楚原拢在自己怀里,他压低身体,在楚原嘴角边亲了一口。

     楚原眼帘半垂着,里面快速闪过一抹森然的冷光。

     夏辛没注意到这点,他放柔了声音,眼里都是柔和爱意:“下午一起出去走走。”

     “行。”楚原只是点头,没问去哪里。

     冷风从窗口穿堂而过,徐凌站在桌子边,给自己倒了一杯冷水,将手里的白色药丸全部吞进肚里。他喘了两口气,旁边的柜架上摆放着已故亡妹的照片。他夜里总是很难入眠,所以买了很多安眠药。

     徐凌转过脸,看着徐悠然的照片,女孩笑容天真烂漫,不见一丝一毫的阴霾。

     “妹妹,等这件事完结,哥哥就去见你,你再等等。”徐凌抿着嘴唇,白皙的脸颊上滚落下一行行清泪。

     父母的早逝,徐悠然成了徐凌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而现在,连徐悠然也走了,要不想是心里还有怨恨未消,徐凌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再坚持一段时间就可以彻底解脱。

     冷风继续吹着,徐凌走到卧室,掀开被子躺了下去,睡着了就能见到妹妹了,徐凌嘴角挂着抹温柔的笑,缓缓合上眼帘。

     楚宥给小左穿上白色的小布鞋,然后抱着人出门去了。这是第二次的交稿,时间比上次延后了几天,但还好,在截稿之前。

     殷羽铎给他专门请了个司机,送他外出,楚宥坐进后车座,给司机说了地址。

     楚宥到杂志社交了画稿,社里的人见他又带着上次那个奶娃娃来,都一窝蜂围过来,对小孩围观,小左也没露怯,有人要摸他,他就盯着对方目不转睛。

     好可爱,好可爱!众人嘴里都说着类似的话。

     楚宥看快到中午,和众人告了别,然后一路坐车回去。

     然而还没走到一半,电话急急响了起来。

     接通电话,楚宥噙在嘴角的笑忽然停滞了。来不及回去,楚宥让司机把车开去军区第五医院。

     下了车,楚宥抱着孩子往楼上狂跑。到达电话里说的楼层,楚宥远远看见一个男人和几名白大褂的医生站在那里,男人眉眼都是焦急,身上的衬衣还沾着刺目的鲜血。

     楚宥脚步顿了顿,缓慢走过去。夏辛猛地转头看他,两眼里都是鲜红的血丝,看着实在瘆人。

     医生见楚宥来了,问他是不是病人楚原的家属,楚宥点头说他是楚原堂哥。医生给了份协议给他,让他签署。

     楚宥快速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医生看了看名字,随后走进了身后的手术室。

     楚宥觉得呼吸有些艰难,拧头看向手术室里面,灯亮了起来着。

     “怎么回、事?”楚宥声音喑哑,他停了会,才开口问。

     “我不知道,明明一开始好好的,忽然就冒了个人出来,然后对着我开枪,楚原他……”夏辛回想起过去那幕场景,只觉心脏都揪着钝痛。他没想到楚原会扑到他身上来,他应该是恨他的,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楚原。

     夏辛想冲进去把人摇醒问一问,可门关着,他进不去。

     殷小左趴在楚宥肩膀上,大概是睡得不舒服,小脑袋动来动去,楚宥手掌拍着他后背安抚着他入睡。

     楚宥站在手术室外,神色沉重。

     过了有一个多小时,手术灯熄了,门从里面打开,夏辛急急冲过去。

     医生拦住他:“病人还在昏迷中,需要安静。有什么事等他醒了再说。”

     夏辛拉着楚原搁在床边的手,嘴里轻轻喊着楚原的名字。

     楚宥往一边退,给楚原让道。医生推着楚原,往病房里走。

     看夏辛悲痛欲绝的模样,对楚原是真的喜欢,楚宥本来想问他事情怎么发生的,见夏辛注意力都在楚原身上,也就一时先放一放,等楚原醒了再说。

     程黯那边知道楚宥过来了,做手术的恰好是他堂弟,于是到病房里来看了一下,子弹射的不深,也没有伤及到内脏,就是出血多了点,已经给楚原输了血,睡一会就会醒过来。

     程黯作为医生,说的话有信服力,夏辛心里的大石总算落了下去。

     程黯把楚宥拉到一边,问他什么情况。楚宥摇头,他也不知道,接到夏辛电话时,楚原已经在医院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