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孩子是你的
    她踩着十厘米的高跟,几乎是用跑的,冲到楚宥面前。

     没了之前的高姿态,言语间全是谦卑。

     “先生,您、您好,董事长请您上去。”

     “嗯。”楚宥不慌不忙地站起来,旁边前台急迫地像是要帮楚宥一把。

     楚宥边往电梯方向走边问:“几楼?”

     “二十六楼,先生。”

     到了电梯,前台殷勤地帮着按按钮,等楚宥进去后更是鞠了一躬。

     叮!电梯直达二十六楼,门一开,一个穿裙装制服的女员工对楚宥柔声道:“先生您好,董事长办公室请这边走。”

     楚宥很困惑,却也什么没说,跟了上去。整座楼层寂静的走上去,都能听到回音,楚宥更是莫名间生出一种要去参加鸿门宴的感觉。

     他已经有点后悔鲁莽行事了,等孩子生下来,直接送过来也行啊,那个时候铁证如山,对方想抵赖也抵赖不了。

     不行!不能跑掉,凭什么他要一个人承担这些,怎么着也要再拉个人下来,他过的不舒畅,他也要始作俑者不好过。

     麻痹,拔x无情吗?休想!

     当楚宥踏进董事长办公室时,落地窗边的人正好转过身。

     太阳还在天边斜挂着,光从上面落进来,男人背对着阳光,脸部轮廓在光影间,呈现出一种晦暗不明的色彩。

     一米九多的个子,身上穿着做工精致的深色高档西服,他就那样静静看着楚宥,却让楚宥从心底里觉得悸动。

     人和人是有区别,从生下来那一刻,巨大的鸿沟就阻隔在彼此之间。

     像楚宥这样的人,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殷羽铎那样的高度。

     他们生来就是被人仰望的。

     仰望归仰望,楚宥也没那么大雄心壮志,能有个平凡安稳的一生就够了。

     “你找我?”殷羽铎走过来,他肩宽腰瘦,身形挺拔,行走间满满的力量感,他的嗓音低沉浑厚具有磁感。让听众心神都是一颤。

     收起心里不适宜的触动,楚宥站在原地,等殷羽铎走到他面前时,才把手里的诊断书递过去。

     殷羽铎用五秒钟就看完了诊断书。

     “这是你的?”

     楚宥将近一米八,但对方比他高半个多头,两人又离得过近,楚宥不得不微微抬起下巴。

     “我的。”楚宥点头。

     殷羽铎眯了眯眼,眼前的青年二十四五岁,身体单薄,黑发柔软地贴伏着。他有一双清透明亮的大眼睛,眼里似乎随时都星光璀璨。肤色是很健康的颜色,脸部线条柔和,嘴巴粉白,单从外表看上去,是个善良温和的人。可眼下他做的事,和他外表截然不同。

     殷羽铎对楚宥记忆深刻,他向来对性不大感兴趣,不管是清纯不做作的,还是妖艳妩媚的,也不论男女,哪怕已经爬上他床了,他也能在下一秒把人给踢出门。床伴在他眼里等同于物品。相比起性ai,他更喜欢从酒,车,牌等方面寻找刺激。这一点和圈子里其他人都不大相同,也导致很多人,包括他父母都认为他性冷淡甚至是性无能。

     他当然两者都不是,他也会有*,只是一般都依托自己手指。而别人要怎么看,怎么讨论,都是别人的事,他不关心,也不在意,更不会去解释。

     但楚宥的一次出现,将悠悠众口一夕间全部堵住,不会再有人议论他的xing能力,他帮忙把烦人的苍蝇声都堵住,他自然会记得他。

     “要多少?”来找他的不熟悉的人基本只有一类,为钱。他想着当时给了楚宥十万,他没要,还以为对方多清高,结果是嫌钱太少。

     可想出这么个法子,也真是用心良苦。他看他旗下的艺人也没这个演技。

     “我不要钱!”楚宥知道殷羽铎误会了,但他不想解释太多。

     “不要钱?呵!”殷羽铎逼近楚宥,楚宥避也不避,直视殷羽铎。

     “具体多少给个数,如果我觉得你值那么多,我肯定给。”

     他不喜欢不识趣的人,人太贪得无厌,最后通常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说我不要钱,我知道你不信,拿到诊断书那会我自己也不信,可没办法,事实就是这样。”

     “我来也真的不为什么,只是特地告诉你一声,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我本来也想悄悄把孩子打掉,这样我们谁也不会麻烦,可不行,医生说我体内器官发育不完全,贸然打掉孩子,也许我会有生命危险,我不想死,还没活够。孩子我会生下来,然后你带走他。另外也请你放一百个心,我不会缠着你,我躲都来不及呢。”

     “我不是同性恋,这个孩子只是意外,我以后会有自己的家庭,所以我绝对不会要他。”

     “怎么说,你也是孩子他爸,这个错误不全是我一个人造成的,你也有责任。我不逃避,也请你可以接受它。至于你带走孩子以后,是留下他,丢弃他还是把他送走,都随便你,我不要他。”

     对,他不会要他。

     楚宥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喉咙那里涌出一股酸涩,他竭力控制住自己,才没有让声音颤抖。

     他怎么会难过,他憎恶以及讨厌肚里的孩子都来不及,他不会难过。

     殷羽铎冷静的面孔终于有了松动,他见过很多演戏好的人,有的是天生的,有得是后天努力学成的。但没有一个像楚宥,明明是天荒夜谭,可神情模样声音,一切一切,都仿佛是真的。

     殷羽铎很佩服他,如果他不是拿这个东西来找他,他估计会邀请他来他们公司发展。

     “楚宥,楚宥是吧!”诊断书上有楚宥的名字,殷羽铎把诊断书还给楚宥,他的表情变得很危险,随时有崩坏的迹象。

     “戏别演太过了。”

     楚宥心神疲惫地反驳:“我没骗人,孩子是你的。”

     “很好,那我们去医院,如果检查结果像你说的一样,那么别说孩子,就是你,我也会一起养。”

     到现在,殷羽铎总算意识到,兴许楚宥精神出问题了,所以才会胡言乱语。

     既然他这么贮定,那好,他就顺着他。

     无聊的生活过久了,也挺没意思,有人愿意送上来逗他玩儿,他何乐不为。

     就是希望待会谎言揭穿后,对方别哭得太难看。

     殷羽铎给前台打了个电话,让司机开车到门口等着,他马上下来。

     楚宥跟在他身后,两人一起坐电梯到一楼。

     大厅里沙发坐着的三个年轻人还在,见到楚宥和ac老总一块出来,两人神色看起来都不大正常,三双眼珠子就差扣出来黏到他们身上。

     不过他们也没能看多久,当ac老总轻飘飘投过去一眼时,三个人都打了个寒战。慌忙火急想把自己缩起来,缩到谁也看不见。

     上了车后,殷羽铎嘱咐司机把车开去军区第三医院,随后就一直沉默,没再说话。

     楚宥该说的也都说完了,对方不愿意相信,那么他就听他的,去医院检查。

     他侧头望着窗外快速倒退的街景,他选择了和上一世截然不同的道路,前面究竟会发生什么,和他头顶这方天际一样,朦胧看不真切。

     人这一辈子其实都挺艰苦的,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可是为了活下去,为了多呼吸一口这世间的空气,再艰苦也要告诫自己,别后退,跨过这道坎就好了。

     因为不是上下班高峰期,车子在二十多分钟后就到了第三医院。

     从尿检一路做到彩超。

     当检测室内墙壁上的屏幕投映出具体的画面,殷羽铎才不得不相信,楚宥没有撒谎,他的确怀孕了。

     “我说……”身穿白大褂的程黯看了看床上躺着的青年,又转头看他发小,实在无法将两人联系起来。

     “我眼睛好像没出问题,里面那个是男的吧。他怎么会……还有你……”

     他不知道怎么问,殷羽铎从来不会和无关的人在一起,他竟然单独带青年来,青年必定和他关系不浅。

     忽然的,他想起前段时间圈子里传的沸沸扬扬的事。

     他那会在医院忙,很少出去和大家聚会,对殷羽铎的事也知之甚少,只莫名间就听到有人在说,殷羽铎睡了个男人。

     其实一开始不只他,圈子里很多二世祖们都怀疑殷羽铎那方面有问题,他也曾调侃过对方,可殷羽铎天生唯我独尊,从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到后面他也懒得再问,个人有个人的选择,你觉得对的,别人未必认可。

     他到不曾想,殷羽铎一玩就玩上了男的,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发小还是个同,难怪那些前赴后继的女人往他怀里扑,他都老僧入定一样,无动于衷。

     眼下这样看来,兴许这躺着的青年就是之前那个事件参与者之一了。

     男人怀孕啊!他从医这么多年,闻所未闻。

     “嘿,羽铎你够可以的,就要当爸爸了,孩子出生那天记得通知我,我一定包个大红包。不对,孩子干脆就在我们医院生得了,这里设施怎么说也比外面那些渣渣好,保证他们母……父子平安。”

     程黯拿胳膊轻撞站身旁的发小,笑着调侃道。

     殷羽铎眼眸深沉,事实来得太突然,他始料未及。

     他提前规划好了生活中的一切,无论是工作还是娱乐。

     它们依着他的设定,按部就班地行进着,可这些里面,从来就不包括孩子。

     那是一种对他而言全然陌生的存在,可现在,他有孩子了,在另一个人肚子里。

     该怎么做?

     像过去无数次那样,把失控的东西毁掉?

     那是他的骨肉,体内流淌着他的血,透过屏幕,仅仅是透过屏幕,他就已经感受到了来自血缘的牵绊。

     一个小孩子而已,他养的起,再来十个他也养得起。

     楚宥从检测台上下来,穿上搭在一边的外套,他走出房间,看到殷羽铎和一个医生等在那里。

     “现在你信了吧!”他语气和脸色都不太好,为了让殷羽铎信服,他才来医院,他本质上是反感这里的,每一个人,看到他的每一个人,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都用看史前恐龙般的眼神看他。

     他想离开这里,立刻,马上。

     “还是之前那些话,孩子出生后我会再联系你,你那个时候来接走孩子就行了。这中间,我希望我们不要再见面。”

     “如果你怀疑孩子不是你的,你可以到省医院去调取监控录像,我那天过后发高烧在医院整整待了半个月,当时的医生和值班护士都可以做证明。”

     “我先走了,再见!”

     楚宥从殷羽铎身边擦肩过去,向门外走。

     只是他还没走两步,手腕被人用力抓住。

     “放开!”楚宥挣扎了一下,对方手像铁钳一样,他越反抗,抓得越紧。

     在他母亲因罹患重病死去后,他就没有哭过,不管是父亲长年累月的冷漠相对,还是独自一人在外面凄苦的求职生涯,他都没有哭。

     可现在,他却觉得难过委屈极了。

     楚宥低着头,不让面前的男人看到他眼里的泪,他不想以软弱示人,他能够依靠谁,他背后什么也没有。

     “去哪里?”贴着楚宥耳畔,殷羽铎声音咄咄逼人。

     “你跑过来告诉我,你怀了我的孩子,然后又要我几个月后再把孩子接走,全程都是你一个人在说,你有问过我意见吗?”

     “既然你也承认孩子是我的,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和孩子哪里都不能去,没有我的允许,哪里都不准去。”

     他眼里盛满了疯狂,像是一头受伤的狮子,时刻都要把手里抓着的猎物撕碎。

     程黯发觉到情况不对劲,上去拉殷羽铎胳膊,可殷羽铎转头警告他。

     “这事你别插手!”

     他和楚宥对峙,谁也不肯先低头。

     “松手啊!”楚宥低吼,“你想怎么样,我没想赖着你,你……”

     你字还没说完,楚宥身体一软,倒在了殷羽铎怀里。

     收回手掌,殷羽铎接住楚宥,抱着人就径直离开了医院。

     程黯跟在后面想追,眨眼时间,两人都没了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