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十三(一更)
    “黎野?那是谁?”楚原并不认识楚宥的大学同学,自然也就不知道黎野的存在了。他这个时候才有点后知后觉,因为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事情里,没有太仔细观察楚宥,这会仔细看了两眼,发现楚宥似乎和之前他见的时候,有点不同,整个人瘦了一圈不说,还带着某种意义不明的隔离感。他是坐在对面,不过好像灵魂残缺了部分。

     “不是黎野……”楚宥低声自语,楚原应该不会骗他,那么这里面说谎的人就是黎野了。还有殷羽铎是怎么回事?他是猜想他们可能认识,可一下子就跳跃到这种关系,要他马上接受,也不可能。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为什么昨天殷羽铎不说,是因为有误会,还是……

     他手在自己腹部放着,一时间思忖着各种可能。

     楚原放桌上的手机震动,有人发来一条短信,他看了一眼,神色陡然暗了下去,他和堂哥楚宥说临时有点事,就匆匆忙忙走了。

     楚宥还在努力回忆,不过脑子里一片混乱,有时候好像能抓到一点线索,有时候又什么都没有。

     他到收银台付了钱,也离开咖啡店,在门口站了半响,当下时间将近八点,许多街灯和广告牌都相继亮了起来,暗色中,行走的人们身影也是影影绰绰,仿佛看不真切。

     楚宥伸手拦了辆出租,给司机报了个地名。

     到了目的地,楚宥下车,他站在街道边,仰头望着对面那栋大厦,这个点里面的人基本都下班了,零星还有一些很少的地方亮着灯,楚宥看着那两个字母出了神,一种前所未有的熟悉感从四面八方侵入他身体,甚至在催促他靠近,赶快过去。

     楚宥眸色越来越暗。

     那之后连着近半个月,楚宥都没有再做任何类似的事情,记忆总有一天会想起来,又或者如果真的想不起来,那也没有关系,别人都不在意,为什么他非得巴巴地要去找回来。

     黎野经常会过来,以各种理由想叫他出去,楚宥都以最近要赶稿为由,拒绝了黎野。

     倒是某天傍晚发生的事,让楚宥对黎野有了介怀,他原本就不是很喜欢黎野这个人,在大学期间两人的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只是互相帮忙占了个座,还谈不上深交。

     那天楚宥在客厅里作画,听到外面门铃响,他放下画笔去开门,就看到喝得醉醺醺的黎野歪倒在他门口。

     他知道这个人对他的企图,仅出于礼貌,让黎野进了屋。他回身关门,后面压来一个沉重的身体,跟着灼热的唇开始在他后颈毫无章法的乱动。

     楚宥忍了忍,觉得黎野应该还没有完全醉:“黎野,我说过,我们只做朋友。”

     “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黎野嘴里不停咕哝着,没听见楚宥的话,他抓着楚宥肩膀,把脸凑过去,想亲那个自己肖想了很久的地方。

     楚宥握紧拳头,一拳砸在黎野肚子上。他用的力气不大,可转眼黎野就趴到了地上,楚宥以为自己把人打坏了,蹲下身把黎野身体翻过来,发现对方只是睡着了而已。

     他任由黎野躺在地上,继续未完的画册。

     等该画的画完,他起身伸了伸懒腰,活动肩膀脖子,回头间看到地上那个人,吐了口冷气,走过去把黎野拽了起来,扔到了沙发上。

     第二天楚宥到客厅,看到沙发上已经空无一人,旁边桌子上画笔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对不起,没落款,楚宥把纸拿起来,无声笑了笑,随后扔进了旁边纸篓。

     又过了几天,一切都显得很平静,黎野不再和他联系频繁,他的画作也都按时完成了,离交稿时间还有两天,这日,难得晴空万里,一望过去,全是色彩清晰的白云蓝天,楚宥把画纸都放在一个纸袋里装好,乘车去杂志社交稿。

     从公交车上下来,他往杂志社方向直走,在快要抵达时,路边停靠一辆黑色轿车车门正从里面打开,接着下来一个抱着婴儿的男子。

     对方看着他,目光深邃沉甸地让楚宥不由自主地顿住了脚。从楚原那里知道他们间关系匪浅,可仅限于知道,不及这样面对面带来的震撼大。

     楚宥压制着心里莫名冒出来的悸动,他努力让自己面色看起来平静,从殷羽铎身边走过,进了杂志社。

     交了画稿,又和主编聊了一会,等楚宥出杂志社时,下意识往左边街道看,殷羽铎还站在那里,像是完全没有动过,要不是怀里的孩子发出了响亮的哭声,他会真以为那是个雕塑。

     楚宥心里堵堵的,说不出来是难过还是其他的,他认为既然殷羽铎都有了老婆孩子,那么还来找他干嘛?一声不吭的,什么都不说,等着他来做决定吗?

     未免太过分。

     楚宥觉得好笑,他无意再去关注对方,提脚往后面站台走。

     婴儿的哭喊声太大,让周遭的人都开始对殷羽铎窃窃私语,活像对方是个人贩子,在虐待孩子一样。

     公交车驶入站台,楚宥刷卡上车,对方视线还一直缠绕着他,因为位置高了的关系,他低眼时看到小孩,小小的身体缩在襁褓里,眼睛眯着,泪水模糊了一张小脸。

     心脏陡然揪了一下,一时的窒息,让楚宥险些喘不过气来,他在下一站就匆匆下了车,一路往回奔。

     孩子哭太久,嗓子都哭哑了,殷羽铎笨拙的安抚,没起到一点作用。

     旁边有好心人,想去帮忙,不过手还碰到孩子,孩子又哇的哭出来。

     楚宥在人群外看着,心也在孩子的哭声里越揪越疼。

     殷羽铎个子很高,一眼就从人群里瞧到了返回来的楚宥,他排开面前的众人,走向楚宥。

     众人目光跟着转移,落到了楚宥身上,带着探究和打量。

     “你抱抱他。”殷羽铎把孩子递过去。

     楚宥低眸,孩子抽噎着,听到殷羽铎的声音,停止了哭泣,黑色眼珠转了一圈,对上楚宥,他脸上还带着泪水,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不过这个时候嘴角慢慢往上弯了起来,竟是笑了。

     甚至于他的两只小短手还朝楚宥举了起来。

     楚宥垂在身侧的手微动。

     见楚宥半天不抱他,孩子嘴一瘪,哇地就一声大嚎。

     “他喜欢你,你抱下他。”殷羽铎直直看着楚宥,又道。

     楚宥伸手把孩子接了过来,他动作很小心,因为没有抱过这种小生命。

     孩子在他靠拢的瞬间停止了哭泣,又开心笑了起来。

     一阵冷风吹来,周围人群渐渐散去,楚宥看孩子打了个寒颤,他问:“那是你的车吧?”

     “是。”殷羽铎眼底积满深意。

     楚宥抱着孩子过去,他两只手不敢松,怕摔着孩子,便示意殷羽铎开门。

     坐进后车座,楚宥把孩子斜放膝盖上,头枕在自己臂弯,他去碰触小孩的脸,但小孩一把抓住了他手指,用的力道几乎可以说是没有,软绵绵的挨着,楚宥心底一片柔软。不管孩子是殷羽铎和谁生的,可他的确很讨人喜欢。

     楚宥也跟着微微笑了,不期然脸颊被人碰到,他怔了下,转头,殷羽铎手还停在他脸边。

     楚宥收起了笑容,头后移,表情冷了下去。

     孩子不知道大人们间的事,玩着楚宥手指,不亦乐乎。细微的碰触让楚宥脸上的冷意,很快淡去。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有一些事记不起来了,包括你。你既然有了孩子,有了家庭,就该对他们负责,我们过去如果真的有什么,断了就算了。各自过自己的生活就好。”楚宥平和地说。

     “我没结婚。”殷羽铎回。

     “那这孩子?”楚宥疑惑难道是未婚生子,不过也不足为奇,殷羽铎的身家摆在那里,恐怕不给名分,想给他生孩子的也能从南城排到d省去。

     “你的。”

     “什么?”楚宥没听清。

     前面司机两眼直视前方,无声开着车,对后面的声音选择性闭耳。

     殷羽铎重复了一遍:“你的。”

     “我的?”楚宥眼睛瞪大,他仔细看孩子的模样,轮廓是有点和他相似,所以说,未婚生子的人是他,那孩子妈呢?去哪里了?

     不,不对,事实不会是这样。楚原那里说他和殷羽铎在一起,这点肯定不会有错,没人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不可能他们都在一起了,他还会去外面找女人。且不说他自己不信,就是殷羽铎,估计也不会允许。

     “我和谁生的?”楚宥问道,与其自己在这里胡乱猜测,不如直接问事件相关人员。

     “我。”

     “啊?”楚宥这次是听清了,不过他一时反应不过来。怀里孩子打了个嗝,眼睛闭了起来,就呼呼睡了过去。

     楚宥还在震惊里:“我没听错吧,你刚说‘我’!”

     “嗯。”殷羽铎嘴也没张。

     楚宥傻眼了:“这个玩笑不好笑。”

     “孩子出生证明,如果你想看,我可以拿给你。”殷羽铎道。

     “不不,我不看。”楚宥摇头,转而对驾驶位的司机说,“麻烦把车停到路边一下。”

     他不想再和殷羽铎待下去,这人简直就是疯子,孩子怎么可能是他和殷羽铎的,他们可都是男的,就算是借腹生子,也得十个月,他失忆了几个月,八个月还没到。

     疯子,疯子。

     楚宥让司机停车,司机询问殷羽铎,对方没点头,车子依旧急速行驶着。

     一直开到了一处别墅区里面,才停了下来。

     楚宥准备把孩子还给殷羽铎,然后下车离开,没曾想殷羽铎动作很快,先下了车,就往侧面一独立的别墅楼走,楚宥抱着孩子,想追上去,殷羽铎转眼没见人影了,转身要给司机,司机不肯接,孩子也已经醒了过来,咿咿呀呀地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