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六
    “妈,为什么楚宥会在这里?”黎野心底有个猜想,他不愿意去相信,在医院收到匿名短信时,他以为这是谁在恶作剧,抱着侥幸的心里,他给母亲打电话,对方停机。正常情况下,他母亲是不会关机的,所以,必然是她在做什么事情,不愿意被人知道的事情。

     他感到无边无际的悲哀,他是想看见楚宥,可不是通过这种强制的方式。

     “因为他,你才受了伤,才不得不住在医院。你知道我有多痛心吗?你到底是疯了,还是眼睛被人迷惑了,他是个男的啊,你怎么会喜欢他?”黎母不敢置信,可黎野脸上的神情她看的一清二楚,她不想去相信这个事实。她几乎声嘶力竭地大吼出来。

     黎野扶着墙壁,一步一步缓慢往这边移动,他咬牙忍着痛:“不关他的事,妈,是我有错在先,殷羽铎揍我是我活该,你放他走,算我求你!”

     黎野从来都很听母亲的话,即便她曾叫他做过许多他不愿意,也不能接受的事情,可像现在的这种哀求,是他的第一次。

     愤恨和怒意一并出现在黎母眼里,因为愤怒,她胸口上下剧烈起伏,她瞳孔骤缩,盯着黎野:“你为了他,求我?小野,你太让我失望了,不可能,我告诉你,完全不可能。如果你表现的不是那么在乎他,说不定我会教训他两下,就放他离开,现在,我要让他后悔勾引你,后悔让你和我作对。”

     “妈!”黎野大叫,他撑着墙壁,想冲过来阻止,只是腹部忽然的揪痛,让他脸瞬间扭曲,并弯下了腰,“你要干什么?你不能伤害他,他是我最爱的人。”

     “你爱他,妈妈看的清楚,他可一点不爱你。”

     黎母转头,看向一直不动声色的楚宥,她神态傲慢轻蔑:“你倒是能耐不小,把我儿子迷得连我这个亲妈的话都不听了。好,非常好。”

     “你们,把黎野带回房间,不许他离开一步。”黎母对门口方向站着的两穿军装的男子道,随后她又吩咐另外两个。

     “给我打晕了,绑起来。”

     四个人,其中两个朝楚宥逼近,另两个走向黎野。

     黎野痛的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只能一声又一声重复地求他母亲放过楚宥。

     楚宥看了这么一场可笑的戏剧,总算觉得应该要做点什么,他手里握着一个东西,是来这里之前,在竹林那边,那个高瘦的男人给他的。

     他一边退,一边把东西滑出手心,当他快要退到和黎野其肩时,楚宥忽然手臂一伸,抓着黎野肩膀,把人带到了自己面前。

     黎野愣住,站对面的四个军人和他母亲也一同愣住。

     黎野微微转动脖子,从他这个角度,看到的是楚宥清俊皙白的侧脸,对方一眼也没有看他,但抵在他喉咙处的短刀,却是往里死死压着,黎野感觉到刺痛。

     “你好大胆子!”黎母狂叫出来,“你要是敢弄伤我儿子,我要你今天走不出这个地方。”

     楚宥不想和失去理智的人多说话,他漠然地道:“我不伤他,我只想安全离开。”

     “休想!你绑了我儿子,还想好好走出去,太天真了吧?”黎母不受威胁,她不信楚宥敢动手,一个只会勾引男人的贱东西而已,她不信对方有那个胆子,敢得罪他们黎家。

     “我是不是天真,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是再不让开,你儿子喉咙就会出现一个血窟窿,你要不要试试这个可能?”尽管有四个枪口对准他,楚宥没有显露出畏惧来。他把刀刃又往里按了一分,鲜红的血液顺着刀身,往地上嗒嗒地流淌。

     “……楚、宥。”黎野嘴张开,说地异常缓慢,被他叫到名字的人,微微斜眼,脸上没有表情,烟火不动,仿佛他们彼此之间不认识,这比直接从对方脸上看到怨恨、憎恶,还让黎野觉得伤痛欲绝,他宁愿对方恨着他,起码证明,他在他心里是有位置的。

     “住手,住手!我让你走,你快松手。”黎母慌张喊道,鲜红的血总算换回了她的部分理智,儿子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她要教训楚宥,可以再寻其他机会,目前她得先保住自己的儿子。她不会拿黎野的命去赌。

     楚宥一手仍抓着黎野肩膀,另一只手握着刀柄,分毫不移,他携着人先是往墙壁方向退,在脚跟抵到墙后,他对黎母说:“你们都站到一起,然后都到二楼上去。”

     “你别太过分……”黎母拒绝。

     “到底是谁先过分的,请你先搞清楚。”楚宥挪动了一下手臂,又是一缕鲜血淌下。

     “好,我们走,马上走。”黎母是个吃硬不吃软的。

     楚宥等人都上了后面楼梯,到了二楼,他才带着黎野往门外走。

     到了门口,楚宥先是拿眼睛四周扫了一遍,随即他松开手,将黎野往门里推,同时迅速把门关上,拧过身,就朝着右前方的一簇丛林里面狂奔。

     他没打算一直带着黎野,且不说对方身体有伤,只会拖慢他脚步,更何况,黎野母亲能让他走出那间屋子,已经算是让步了,一旦离开,四周环境空旷,他随时都有可能吃枪子。

     他一路狂奔,快跑,他知道肖辰和那个守卫一定在附近,他们不会丢下他,他一边跑,一边留意周围。

     后面有追兵在快速靠近,他听到了声音,如果再被抓住,他不死也得脱成皮,他没有停下,一直在跑。

     终于,老天还是眷顾他,在脚步声几乎近在耳边时,楚宥看到了肖辰。

     “这边!”肖辰朝楚宥用力挥手。

     楚宥冲了上去,肖辰却是未曾当即就走,反而两手抓着楚宥外套,准备给他脱了。

     “把衣服给我。”肖辰道。

     楚宥顺从的脱下外衣,肖辰一把抓了过去。

     肖辰把自己搭在手腕的衣服给楚宥,让他马上穿上,他则穿着楚宥衣服,往楚宥来的方向,拔腿就跑。两人身高身形都相仿,从后面看,到还一时真分不清谁是谁。

     楚宥先是一怔,随后他反应过来肖辰要干什么,他想追过去,手腕被人抓住。是之前忽然出现的那名保护他的男人。

     楚宥跟在瘦高的男人背后,一路不停歇的穿过密林,他们来到一条人烟稀少的街道,路边停放着一辆黑色的轿车,楚宥打开门就蹿了进去。男人跑到驾驶位,动作极为迅速,发车调转车头,仅在十几秒时间完成。车子滑出街道,很快从危险中逃离出去。

     楚宥看着车窗外急速后退的风景,也是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一点后怕。他的右手还握着短刀,手指僵硬,连动一下都似乎没知觉,于是他拿左手去一根根地掰开右手手指。短刀跌落到车厢内的皮椅上,他缓缓吐出一口堵在喉咙已久的浊气。

     殷家主宅。

     殷祁的订婚仪式已经早就结束,殷父还有事情要忙,在吃过午饭后就提前离场,至于殷羽铎,接了个电话出去,但没多会他又走了回来。神色间充满暗沉阴鹜,让周围前来道贺的亲朋好友,都不太敢接近他。

     之后殷祈和未婚妻,还有大哥殷羽铎一起回了家。

     殷祁坐在家里茶室的矮桌边,未婚妻忙碌了一中午,这会在楼上卧室休息,殷祁端起茶壶,给对面的殷羽铎倒了一杯茶。

     “大哥,你在担心什么?”殷祁和殷羽铎年纪相差不大,虽说各自工作后,走的路途完全不同,但殷祁对这个大哥还是满佩服,虽说他仗着他父亲的关系,在岗位上有诸多便利,可也做不到横行无忌,有时候还是会看他人脸色行事,不像他大哥,在那个行业几乎无人能及。

     “你不知道,你刚走那会,爸爸脸都气青了,我还真怕他当场爆发出来,那我的订婚宴会可就完了。不过还好,你回来的及时。”殷祁眼底还留着庆幸,他微笑着道。

     殷羽铎心思并不完全在这里,他的手机就放在右手边,触手可及的地方,他时不时往手机方向看两眼,只是等了半天,也不见手机铃声响。

     这里是d省,不是南城,他可以找人前去救楚宥,只是一旦那样做了,楚宥就会提前进入他父亲的眼里,他当然知道,他和楚宥在一起的事,他父亲不可能不知道,可他父亲不知道他对他的在乎程度已经达到了为了对方,可以不顾一切的阶段。他不能去冒这个险。

     殷羽铎没有后悔带楚宥来d省,他懊恼的是,自己竟然还会有顾忌畏惧的这一天,因为太爱,所以不忍对方受一点威胁。然而他眼下这样的做法,不一样是把对方往陷阱里面推?

     殷羽铎陷入两难境地。

     “大哥,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殷祁觉得很奇怪,明明他大哥就在他对面,可是他竟然恍惚有种感觉,对面这个只是他大哥的躯体。

     那么,大哥,你的心到哪里去了?

     殷祁想问这个。

     “嗯,没什么特别的事,一点小麻烦。”殷羽铎笑了笑,笑容机械僵硬。

     “是吗?”殷祁显然不相信。

     殷羽铎像是终于等不下去了,他拿过电话,拨了个号出去。

     接电话的人是楚宥。

     “还好吗?”

     “……没事,已经获救了,谢谢!”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异常,悬在殷羽铎心口的大石落了下去。

     “那就好,公寓那边暂时别去了,我另外给你安排了住处,你和宋州一起过去。”

     “好。”

     “我暂时抽不开身,过几天再去看你。”

     “行。”

     殷祁看着放下电话的殷羽铎,察觉到萦绕在他周身的阴郁似乎随着这个电话,忽然就消逝地无影无踪,殷祁不得不对电话那头的人产生好奇。

     他记忆里,从来没见过大哥和谁多走近,他似乎没有过多的情绪,完全似一个机器一样,很少对什么特别在意,就算是身为家人的他们,从他这里得到的情感也几近稀薄到没有。

     那么,是谁有这么大的魅力,会让他大哥终于有了情绪的浮动。

     “大哥你有喜欢的人了吗?什么时候也把嫂子带回家,大家见见面,爸爸可是一直都很担心你的情感问题,还总是隔三差五让我留意身边有没有好的女孩,让我介绍给你。”殷祁以轻松的语调说着。

     “没必要见面。”殷羽铎神情冷然。

     “怎么会,毕竟以后肯定是要嫁个大哥你的,不可能不来夫家吧?”原来自己的猜想没有错,大哥真的喜欢上某个人了。殷祁一手撑着下颚,颇有砂锅不破不罢休的架势。

     殷羽铎忽然就沉默了下去,任殷祁怎么问,都不再吱声,殷祁失望地叹息了一声,也只好继续喝他已经冷下去的茶。

     宋州站在病床边,对眼下这个状况有点呆愣。

     先兆性流产!

     什东西,不是怀孕的女人才可能有的吗,他应该还没有眼花,不至于把人看错,病床上坐着的人分明是男的。

     所以说,男人为什么可以怀孕?难道这人其实外表看起来像男的,骨子里是女的,宋州视线下游,看向楚宥胸口,很平。

     怪事还真是年年都有,不过目前这个还是次要,他对别人的*不感兴趣。

     “这样说好吗?”宋州指的是刚才打电话的事。

     殷羽铎那边吩咐他将人带到指定的地点,可楚宥现在在医院,一时半会也不好动身,刚才从对方身下流出的血,让他这个看惯了死人的人,也不免胆颤了一下。

     “他电话里说过几天才来,那个时候我身体应该已经没事了,你别告诉他这件事,我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没有大碍的。”楚宥不想给殷羽铎再惹上任何麻烦,也是这个时候,他想通了一点,他怎么样都无所谓,孩子他一定要保住。

     殷家和黎家,到底在争夺什么,他还是不清楚,他能想到的,就是在这个紧要关头不能让自己成为其中那个变故,不是他自以为是,而是当下这个状况,不得不让他把自己看重,权位越高,周围越是瞬息万变,任何一个小的错误,都有可能改变整个局面。

     若他是女人还好,可他不是,光是这一点,也够别人拿去大作文章。

     楚宥转过脸,看着已经渐黑的夜空,心里一团乱麻。

     之后他在小诊所待了有四天,期间殷羽铎都没有出现过,楚宥时常想给对方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更多的时候,都是明明都翻出号码了,却是没有按下去。

     在第五天的下午,胎儿算是比较稳定,他就出院,随宋州去了另外安排的住处。在一片普通住宅区里面,楼层一共六楼,没有电梯,直接爬楼梯。

     好在房子也不是很高,在三楼,楚宥先进屋,宋州没有在跟着他,而是回到了他原本的暗处。

     屋里似乎有人来打扫过,一尘不染,楚宥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灰白的地面,发了将近半个多小时的呆,直到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他走到门后面,通过猫眼看了下外面,来的人是肖辰,手里还提着一个行李箱。

     楚宥打开门,快速打量了一下肖辰,看他外在没有什么不妥,心底的一点愧疚,总算不那么深。

     “麻烦你了。”楚宥去接对方手里的行李箱,肖辰提着箱子就进了屋,手里落了空,楚宥无声抿了抿嘴角,进去后随手关上门。

     “老板那边说,让你近期都不要随便走动,有什么需要的和我说,我去办。”肖辰一放下行李箱,就跟着说道。

     楚宥瞳孔不自觉的缩了缩。

     夜里,也不知道是凌晨几点,楚宥迷迷糊糊醒了过来,随后发现床边坐了一个人。

     他蹭地从床上坐起来,想伸手去开床柜上的台灯,那个黑影朝他靠过来,他被对方抱了满怀。

     全身的警戒在触及到熟悉的体温时,悉数放下,他迟疑了半秒钟,将搁在身侧的手也顺着殷羽铎的后腰往上,放在他背上。

     “对不起!”殷羽铎声音沙哑,仿佛许多个夜晚不曾入睡般,带着浓浓的沉音。

     “我来晚了。”

     楚宥没说话,只是靠在殷羽铎肩膀上,他其实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无所畏惧,就算这是第二世。

     “我们什么时候回南城?”楚宥沉默了片刻后问。

     “马上!”殷羽铎忽然松开手,站了起来。

     楚宥愣住:“不是说一个星期吗?现在走,没有问题?”

     “没有,上面的事定下来了,不会有人再来伤害到你。”

     “嗯。”楚宥不再多问,听从殷羽铎的话,他掀开被子起来,换上厚衣服,客厅里,肖辰也收拾好了。

     回去依然是坐的飞机。

     飞了有近两个小时到机场,随后坐上早就等在路边的汽车,去了郊区的别墅。

     肖辰中途下了车,公司那边有个加紧需要殷羽铎签字,他得去拿过来。司机则把车开往车库,殷羽铎和楚宥并肩走向别墅大门。

     还有十多米远时,突然前方跌跌撞撞跑来一个人影。

     走近了一看,楚宥发现是专门请来的看顾的李婶。

     “殷先生,我求你帮个忙,帮我救救我儿子,他杀了人,被警察抓走了。”李婶满脸焦急痛苦,眼泪在她浑浊的眼眶里打转。

     “付东?”殷羽铎有点印象,之前让对方帮着监视过德胜。

     “是是,他是我儿子。他两天前不知道因为什么,跑到一家酒店,捅了那里的一个有钱人,新闻上播报那人好像是德、德胜的老板,我儿子一直很听话,从来不惹事,平日里都是呆在家里,不可能会认识那种有钱人,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您帮帮我,帮帮我!”李婶声泪具下。

     “先进屋!”殷羽铎冷眼道。

     楚宥旁边看着,他不知道事情原委,也不好插什么话。

     付东,德胜,还有电脑,他有个猜想,只是还需要在确认一下。

     楚宥拿手机看了下时间,凌晨三点,到了别墅里面,殷羽铎在客厅里坐着,楚宥也过去,让殷羽铎阻止了。

     “你去睡你的,这事我来处理,听话。”楚宥看了看殷羽铎,又看了看李婶,转身回卧室。

     “具体什么情况,你仔细说说。”殷羽铎道。

     李婶也顾不上抹去满脸的泪水,一边抽泣着,一边说着付东的事。

     隔天上午十点左右,楚宥才睡醒。他转向旁边,枕头还维持原样,没有人睡过的痕迹。

     楚宥出门,去拿衣服里面的电话,给殷羽铎打了过去,那边说他已经在公司了。

     楚宥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当下最重要的是好好养胎。他打了个车到医院,找到程黯,关于先兆流产的事,他会瞒着殷羽铎,不过对于程黯,他则一五一十的直接说了。

     程黯当时脸色就唰的变了,直接厉声质问他:“你有没有一点怀孕的自知,明知道身体不好,为什么还要到处跑,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不管是你还是孩子,这个责任谁承担?”

     “我知道了,从今天开始,都不会再乱跑的。”楚宥应道。

     “别光只是嘴上说,行动上也要这样做。”程黯觉得自己简直是拿楚宥没有办法,他这里担心地要命,可当事人却还使劲地折腾自己。

     “你先躺下,我去叫人过来给你检查。”程黯离开病房,因为快接近中午,大部分医生都到食堂吃饭去了,于是程黯亲自去找人。

     在进入电梯时,他同一个出来的女孩擦肩而过,等电梯门关上,他恍然过来,那个女孩是不久前在他们医院醒来的那个昏迷了三年的植物人。

     那个楼层是妇产科,难道女孩也怀孕了?程黯思索这个可能,不过似乎觉得应该是其他原因。具体是什么,程黯却是暂时想不出来。

     徐悠然在军区医院一等,就是将近一个月,她以为今天和过去一样,也会无功而返,她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可寻,只能这样等着。

     可是,今天她的等待终于没有白费。

     她找到他了。

     徐悠然本来打算,一直等到对方出来,再跟过去,只是她实在是太欣喜了,迫不及待想靠近那个人,她甚至想问一问对方,为什么要骗她。

     他救了她,却不肯告诉她一个名字。

     因为他讨厌她吗?

     徐悠然看向旁边的玻璃窗,里面倒映出一个清丽的面容,她不丑啊,那么,他为什么要躲着她。

     徐悠然一间病房一间病房地找,在倒数第三间的病房,看到了要找的人。

     对方正半坐着,眼睛看着远方,徐悠然伸手去拉门,手在门把上停了一会,随后抽了回去。

     她突然转身,冲向走廊尽头,拐过角,靠在了墙壁边,她盯着自己还在颤抖的手,问自己,你想干嘛?

     她意识到了心里扭曲的情感,她曾经为此伤害过自己,让自己在浑浑噩噩的虚无世界里,度过了一千多个日子,现在她醒了,她重新有了爱的人,可她想做什么,她想杀了他,那样他就只会属于她一个人。

     你怎么可以这样!

     徐悠然尖锐的指甲陷入手心,刺痛蔓延进了她的心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