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需要帮忙吗
    “他伤了你,我要他拿整条胳膊来换。”

     殷羽铎的声音像是从深渊里面渗出来,眼睛里更是闪动着深深的戾气。

     “……我想他可能是有其他原因,不如先问清楚再决定怎么处理。”不作为是一回事,可若是因为他的不作为,而害得其

     他人由此受到伤害亦或者是死亡,楚宥良心上终会觉得不安。

     殷羽铎沉默地盯了楚宥半响,就在楚宥以为他不会同意时,对方总算点了点头。

     车子没往ac开,也没有回小区,而是一路上高架桥,穿过半个城,来到南边的某个废旧木材厂。

     木材厂正中间是一扇漆红的铁门,表皮斑驳脱落,一看就经过许多风雨侵蚀。

     门的两边站了两个挺拔的保镖。

     看见远处驶来的汽车后,两人合力将大门推开,汽车减速,缓缓进入厂里。

     楚宥在殷羽铎下车后,才跟着下来。

     他往四周梭巡,宽阔空荡,只一些角落里面还散落着堆满厚重尘土的碎木。

     蓦地,楚宥视线一滞,在左边方向,他看到了一个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中年人。一身的污黑,脏的快看不出原来面目。

     听到响动声,中年人从地上昂起头,他双手被绑在身后,裤腿边也都是血迹,完全没法自己站起来。中年男跪在地上,用膝盖做支撑,膝行到殷羽铎面前。

     他害怕恐惧地全身都在发抖,声音里面全是哀求和讨饶。

     “对不起,我错了。医院之前打电话来,说我老婆和孩子都度过了危险期,对不起,殷总,我不知道!要是早知道,我绝对不敢来刺伤你,你饶过我这一回,我妻儿还在医院等我,我不能死,求你了,求求你!”

     男人鼻涕横流,电话是在殷羽铎他们走后响起来的,那个时候保镖们正在制服他,手机从兜里滑出,他按了免提,这才得知老婆孩子都没事。

     他后悔死了,可是错误已经照成,他曾经听说过殷羽铎的一些处理人的手段,他不想被那样对待,只能不住哀求。

     “你没伤我,但你伤害了我最在乎的人,这笔账,你说怎么算?”殷羽铎居高临下地看着中年男,眸色阴霾,没有一丝要

     饶过他的痕迹。

     “我、我……”中年男将脖子扭到一边,那里站了一个清瘦的年轻人,衣服上还有些血迹,右手被白纱布包裹,垂在身侧,他表情很平和,和殷羽铎还有周围面无表情的保镖完全格格不入。

     刚才殷羽铎说什么,他最在乎的人?那么就是这个青年了,中年男蠕动着爬向楚宥。

     楚宥是真的对这种状况感到震惊,他以为这些应该只是电视上虚构的场景,没想到会亲眼看到。

     要说心里不火,那是不可能,平白无故被人刺了一刀,他痛得要死。但那是刚才,现在,不管他有多生气,心里的火

     也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

     中年男眼睛紫青,鼻子也被打歪,模样悲惨可怜。楚宥光是看着,都觉得一阵肉痛。

     “你、你好,你手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慌了神,所以才伤了你。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你帮帮我,帮我向

     殷总求下情,让他放了我,我老婆他们还在等我,我不能死在这里……”

     楚宥眼睛闪动了一下:“你……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

     中年男先是愣神,然后忙接道:“女的,是个女孩!”他眼睛忽然亮了起来,紧盯着楚宥,一眨也不眨。

     楚宥左手上移,落在自己肚子上,上一世他的孩子还来不及出生,他并不知道它是男还是女,这一世,他可以看到。

     他喜欢女孩,希望孩子会是女的。

     “饶了他吧,我的手很快就能好。”楚宥看向殷羽铎。

     “不行!”殷羽铎否定得很干脆。

     “就算是为了孩子,我想他一定不希望自己父亲双手沾满血腥。”楚宥清澈的眼直视殷羽铎,他又说,“放了他。”

     几个保镖在面面相觑,他们还没有见到过殷羽铎因为谁而改变主意过。

     中年男屏气敛声,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他心脏砰砰跳得快到嗓子口,希望如此渺茫,他身体落回地面,等待着即将而来的残酷命运。

     他想错了,命运并不残酷,他被两名保镖拽了起来,一路拖到外面,上了刚才来时的那辆车,汽车快速飞奔在荒凉的马路上,一直没有停过,直到医院大门。

     从车上下来,他望着头顶渐黑的苍穹,大声嚎哭起来,来往的行人们都古怪地盯着他,绕道而行,生怕他的疯病传染到自己身上。

     中年男拔腿狂奔,冲向医院。

     别墅区街道对面,一棵棕榈树下静静停靠着一辆黑色轿车。

     车窗被人从里面缓缓摇下,露出一张艳丽的脸庞。

     林姗目光遥视着远方,那里有两个人正先后从一辆车子上下来。其中一个手受伤包了白布,另外那个高个的走在青年身边,两人靠得很近,不像是朋友。

     林姗红唇勾起,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你认识他啊?”经纪人观察林姗的神色,继而问道。

     “认识,我前男友。”林姗收回视线,把车窗关上。

     “殷总新招的助理,刚来没几天,平时大家都很少看到,似乎一直在殷总办公室。”

     “呵!”林姗冷哼了声。

     楚宥在玄关处脱外套,准备挂在门后铁钩上,平时几秒钟能解决的事,今天却用了将近半分钟。

     为了避免衣服摩擦到手掌,楚宥不得不放慢速度再放慢。

     到后面吃饭,刷牙等,都逼不得已只能用左手。

     这些其实都还能慢慢适应,关键是洗澡。

     楚宥穿着件毛衫在浴室里,医生嘱咐,这两天都尽量不要沾水,要是没有下午那档子事,他坚持两天,也没有什么,可是不行。他出了一身冷汗,周身都汗津津的,不洗的话,他晚上根本没法入睡。

     先把毛衫脱了,楚宥开始解皮带扣,不算特别麻烦,就花了十多分钟而已。

     拧开花洒,楚宥简单冲洗了一遍,复杂的也没有办法弄,手根本没那么长。

     他拿毛巾擦了身上的水,开始换干净的睡衣睡裤。问题又来了,脱得时候很容易,穿起来却比他想象地还要难,地上都是水渍,站着的情况下,一只手根本没法把裤子提起来。

     所以还是得出去。

     楚宥穿着睡衣,xia身围了条浴巾,睡裤甩在肩膀上,他穿过客厅,去自己卧室。

     中间瞥到因羽铎在客厅里沙发上处理文件,并没有看他,这让楚宥心里少了些别扭感。

     关上卧室门,楚宥扯掉浴巾,光着下半身坐床沿边,把裤子抖直,两条腿往里面钻。

     睡裤不向其他裤子,是松紧型的,楚宥一边往上拽点,又换到另一边。

     他埋头和裤子苦战着,房门被轻轻推开。

     “需要我帮忙吗?”殷羽铎高大的身体站在门中间。

     楚宥手底的动作猛顿,片刻后慌慌张张的把一边被角往自己裸、露的大腿上面盖。

     “呃……不用,我自己能弄好。”抓着被子的手在微微颤抖,像是被人当场抓包一样,楚宥想找个土坑把自己埋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