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用心良苦
    在用酒精擦拭身体以及冰块外敷的双重降温作用下,楚宥在半夜的时候,就差不多降温了。这让一直守在他身边的殷羽铎心里悬起的大石头落了地。

     期间楚宥的手机响了一下,殷羽铎随手拿过一看,发现是他堂弟楚原发的,信息内容很简单,说他到宾馆了,还问了一下他的烧退了没。

     殷羽铎关上手机,放在了一边。

     楚宥睡得深沉,殷羽铎将人往旁边挪动了些位置,自己也跟着躺了进去。他把楚宥连人带被子抱进怀里,不久过后,也闭眼沉沉睡了过去。

     翌日早晨,楚宥是被热醒的,不仅如此,他还觉得身体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他怎么用力挣动,都无济于事。所以当他睁开眼的刹那,看见殷羽铎那张放大的俊脸时,还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楚宥扬起的脖子倒回去,他眯眼等了一会,就算是隔着一床厚厚的棉被,还是能清晰感觉到横亘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如同铁钳一样,箍得他很不舒服。

     不是做梦了,做梦不可能有这样明晰的感觉。

     记忆在倒带,楚宥回想起来昨天下午的情况,在想到就是身边这个男人替他擦拭的身体时,楚宥脸颊不由自主的由白转红。

     他心里没由来的一阵烦躁,脾气也不知不觉大了起来,也不管殷羽铎还醒没醒,两只手抓着殷羽铎肩膀就往床边推,同时脚下跟着猛踹。

     没有任何防备的殷羽铎被踢了出去,一同离开的还有他一直抓在手里的被子。

     等被子快要完全从身上掉落时,楚宥才后知后觉,自己身上根本一件衣服也没有穿。他一急,快速抓住被子一角,往回扯。

     殷羽铎在被踹那会就醒了,只是面无表情瞥了楚宥两眼,就对当下的状况有了了解。他没事人一样下床,理了理睡袍,随后到一边洗手间解决三急去了。

     楚宥像个傻瓜一样坐在床上,过了十几秒钟,楚宥拿拳头敲自己额头。暗骂自己真是病糊涂了。

     殷羽铎到出来都一直没多说话,楚宥还以为他会继续沉默,但在快走出房间门时,殷羽铎突然停下来,他侧过头,对眼里明显带着警惕的楚宥道:“你晚上出了一身汗,去洗个澡,洗完后把正装穿上,我在外面等你。”

     “什么?”楚宥没听明白。

     殷羽铎留给他一个逐渐消失的背影。

     莫名其妙!楚宥心里嘀咕。

     但也听从殷羽铎的话,到浴室好好洗了个热水澡。其实不用殷羽铎提醒,他也会去好好洗一洗,毕竟浑身黏腻不舒服的是他。

     至于穿正装,这又是为什么?殷羽铎没向他解释,楚宥深知自己终归寄人篱下,有些事能不起冲突,就最好避免。

     楚宥在衣柜里翻找了一会,冬天的衣服似乎不太多,看来他得什么时候去商场买几件。烧才刚刚退下来,还是穿厚点,楚宥便一件衬衣一件毛衣,一件正式外套。

     在这里住了将近半个月,他整个人瘦了一圈,衣服穿在他身上都带着空荡荡的感觉。

     从门口灌进来的风掠过他脖子,楚宥打了个寒颤,他立马又给自己加了条深灰色的围巾。

     楚宥走出去时,殷羽铎已经穿戴好闲适地坐在沙发里,一身深色西服,剪裁合体,将他挺拔坚毅的身躯,衬托得十分完美。楚宥在殷羽铎两米开外的地方站定,沉默地表达着一直萦绕在他心底的疑惑。

     “以后你就到ac娱乐上班,担任董事长助理。”殷羽铎也不委婉,直接说明决定。

     “为什么?”楚宥心里拒绝,但和殷羽铎相处这么些天,也知道他说一不二的性格,冒然反驳,对他没有好处。

     “我以为你自己清楚。”

     楚宥不语,他不清楚。

     “我给了你足够的自由和空间,可你又是怎么做的,完全不把肚里孩子还有自己身体当回事,竟然会想到去爬山,你下次是不是还要去下海啊?”殷羽铎嘴角勾着笑,眼里却半点笑意也没有。

     “这次生病是我疏忽大意了,我保证以后都乖乖待着,不会再做任何不利于孩子的事。”楚宥在放低姿态。

     可殷羽铎并不买账:“我并不是要和你商量,只是告知你这样一件事。车子在底下等着,该走了!”

     楚宥没动,拒绝的意味很明显。

     殷羽铎踱步过去,抓起楚宥手腕,他拇指在静脉处摩挲着,感受到从皮肤底传来的脉动,他忽地一笑:“或者你希望我在这里绑上什么东西?”

     他的神情春风和气,说出的话却是让楚宥立马打了个寒战。

     他在说真的,楚宥只是对上殷羽铎的眼睛,就知道,殷羽铎没有说谎。如果他执意和他拧下去,殷羽铎必然按着自己的想法做。

     “我想……”殷羽铎低沉磁感的声音刻意停顿了几秒,在楚宥放大的瞳孔下接着说,“到了那个时候,你恐怕连这个屋子也别想出了。”

     楚宥被动地和殷羽铎坐上了同一辆汽车,他搁在膝盖上的双手,攥地死紧。

     为什么又会这样?每当他想要有些改变时,事情总会朝着他不会预料的方向发展。

     他曾经错了一步,所以接下来的每步,都会跟着错吗?

     他几乎开始担心,真的到孩子出世那一天,他是否可以全身而退。

     汽车平稳的驾驶在路上,车里气氛寂静地,像是和繁华的都市是两个世界。

     在车子停到ac门口后,前座的两名保镖动作麻利地下来给殷羽铎他们开门。

     这次没有人再跟着楚宥,但他却是巴不得有人跟着,至少面对着两张面瘫脸,也比时时看着殷羽铎好。可这不是选择题,没有a,也没有b。只有一个答案。

     漂亮的前台在看到董事长后,恭谨地半弯下腰问好。在她直起腰的同时,眼尖的发现,董事长身后竟然还跟了一个人,开始她没有看清楚,等人走近了,一看,发现是不久前见过的青年。

     前台表情无懈可击地又再次问了声好,甚至于还特定挽了下从耳鬓坠下的一缕头发。

     奈何整个过程没有人欣赏。

     楚宥是因为上一次的事情,对前台印象不佳,他用眼角余光观察殷羽铎,对方和他一样,也没有情绪波动,大概是手下漂亮的明星太多,所以对前台那样的看不上眼。

     “想看我的话,可以正大光明的看。”殷羽铎在楚宥身侧忽然开口。

     楚宥犹如被人抓包般,瞬间脸红了起来。

     直梯一直升到ac娱乐大厦最高层,叮地一声响,电梯门往两边退。

     楚宥站在前面,因而他先出去,脚刚走了一步,就是一阵突如其来的头晕目眩,慌忙中他随手往身边抓,下一刻他身体猛地腾空而起,殷羽铎将他离地抱了起来,并大步往外走。

     “……放我下来!”楚宥低吼,他眼珠子四周转动,虽然暂时没看到人,可谁能保证待会没有,他丢不起那个人。

     “听话点!”楚宥全身都在激烈挣扎,让殷羽铎也险些支持不住,他威胁楚宥,“再乱动,我可亲你了。”

     “mb,混蛋你敢!”

     楚宥牙齿都咬得咯咯响,但色厉内荏的模样,倒是取悦了殷羽铎。

     “我要是不敢,你肚子里也就不会有我的种了。”

     楚宥吃瘪,拿手挡住脸,看不见别人,别人也就看不见他了。

     顶楼分两个区,董事长办公室所在位置,旁边并没有其他办公室。

     所以这一路上,没有第二个人。

     殷羽铎把人抱进办公司,放置在纯黑的真皮沙发上,便走到办公桌后面拨通了内线,吩咐了一句把东西拿过来,很快就挂了。

     楚宥半靠着沙发背,揉着太阳穴,也不知道殷羽铎发的什么疯,竟然在意他肚里的孩子,就该知道他目前最好是呆在家里好好养病。

     还有,让他当什么董事长助理,他没记错的话,那天帮着搬他东西的几个人里面,有一个圆圆脸的就是董事长助理,他来了,对方怎么办?

     何况他根本不会做这一类的工作,也完全不喜欢。本来之前电话里和一家杂志社说好,今天下午过去面试,这样看来,是完全没有戏了。至于另外两家,都是网上投递作品,楚宥分别按照他们的要求,各自画了一幅,目前还没有回音,但到底能不能通过,或者通过后,他是否还可以拿起画笔,以他当前的处境,估计得征求殷羽铎的意见。

     他怎么给自己找了这么大一个麻烦,而且根本就甩不掉。

     楚宥拿后脑勺暗暗撞着沙发。

     这边他苦恼着,那边门外有人敲门,在得到准许后,娃娃脸的助理手里提着两份东西走了进来。

     “东西放那边。”殷羽铎在办公桌后面埋头翻阅文件,见到来人后冷声吩咐。

     “好的。”助理肖辰把早餐都放在了沙发前面的矮桌上。

     肖辰是知道楚宥的,楚宥的所有背景资料,都是肖辰在调查,然后转交给殷羽铎,一开始他并不知道老板为什么要他调查楚宥,直到他去楚宥家搬东西,到老板的住址。

     对于殷羽铎的性向,整个ac公司的人都摸不准,以为他男女都不喜欢,肖辰曾经也这样以为,但现在他不会了。

     刚还在想的人,转眼就到了他面前,这让楚宥心里感觉相当复杂。不过看对方样子,不像是要被辞退,所以他这个董事长助理,也许根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

     殷羽铎只是刚好找到这么一个借口,可以随时把他放在身边,这样就不怕他再做出什么不合他心意的事。

     为了他肚里的孩子,殷羽铎还真是用心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