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十八
    德胜董事长韩三爷因重病住进医院后,长期昏迷不醒,加上徐凌在暗中相助,夏辛成功从执行董事转成了德胜董事长。

     徐凌目前一直隐秘行踪,他知道有人在寻找他,而且那人身份地位不低,徐凌这人向来睚眦必报,谁伤他一分,他必还以十分。

     徐悠然的死亡,让他最后剩余的那点善良和顾虑,全部消失得无形无踪。

     他身上随时散发出来的那种狠绝和嗜血,让夏辛有时候都倍觉惊心。

     这天夏辛驱车到徐凌藏身的地方,他得知徐凌私下去找过楚原的堂哥,他不太理解,徐凌和殷羽铎间的事,在那场车祸过后,算是告一段落,徐凌为什么还是不依不饶,楚宥是楚原的亲人,夏辛因为楚原的缘故,不希望楚宥因此出什么事,那么他和楚原间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关系,也许转瞬就会裂开。

     夏辛去哪里都会带上楚原,这次也没有例外,不过因为要谈论楚宥的事,夏辛把车停好,便让楚原在茶室外厅等着,他独自一人去了内里。

     楚原随意找了个空位坐下,服务生问了他要点的茶后不多时就端了上来,楚原点的柠檬茶,没有加糖,他直接喝了一口,苦涩的味道从舌尖一直蔓延到五脏六腑。

     夏辛没有派人跟着他,楚原来去自由,不过他没做过逃跑的打算,夏辛那里有很多他的赤身□□,以及他们上床的视频,他还要这张脸,也不想被父母知道,自己儿子被一个男人上了,他承受不起那样的事实。

     夏辛要去见的人是徐凌,这个楚原知道,但别的什么,他就知之甚少了,夏辛很多事不会告诉他,也不会让他知道,要说以前楚原对夏辛还有一点朋友情谊,不过在他被迫雌伏夏辛身下后,那仅有的友情也变成了恨意。

     楚原从藤椅上站起来,问了服务生洗手间在哪里,他沿着对方指引的路线走进里面,在拐角的地方,朝着反方向走去。

     “……他放过你一马,你不好好安分守己,又跑去招惹楚宥做什么?”夏辛看着对面的人,不解得问道。

     “安分守己?我在监狱里哪天不是安分守己,可有人放过我吗?你知不知道我在里面度过的每一天,都像在炼狱里一样。”徐凌冷然笑着。

     “你进监狱是三爷的决定,你没必要为此迁怒别人。”

     “夏辛,你现在坐到了韩三爷的位置,可是我呢?我什么都没有了,小然死了,还被人暗中抓捕,像只人人喊打的老鼠,连出个门,都畏首畏尾。你说我靠什么活下去,若是连恨意都没有了,我恐怕也就真的成行尸走肉了。”

     “不过你也放心,我不会对付楚宥。他是你小情人的堂哥,我知道。我也没多恨殷羽铎了,只是想借他的手帮忙铲除另一个人而已。”

     徐凌说道最后,嘴角的笑倏地隐没,换上了叫人胆寒的阴冷。

     “你要找人帮忙,我这边也可以。”夏辛刚接手德胜不久,内里很多事情还需要老功臣的徐凌协助。

     “不不,德胜实力太小,斗不赢他。”徐凌靠上椅背,摇了摇头。

     “谁?”夏辛听了半天,也没听出是谁。

     “贺擎!”

     “……贺擎?”夏辛记忆力似乎没有这号人,他沉眸思索了一会,随后脑子里划过一道光。

     “是他!”

     也对,那个人,他对付不了,只有家里有军政背景的殷羽铎可以分庭抗礼。

     夏辛离开茶室后,到前厅,左右看了一圈,没见到楚原身影,他心骤地沉了下去,正想拿手机给楚原打电话,那边梁柱后面走出来一个人。

     楚原站在那里,朝着夏辛淡淡地笑了。夏辛微怔,自从他强迫楚原那一天起,楚原就没对他和颜悦色过,他一直抱着持久战的心态,但眼楚原竟然会对他微笑,这是不是表明,楚原已经接受他了。

     夏辛快步走过去,他拉住楚宥的手,想开口问他,是不是,不过他说不出口,他太高兴,太喜悦了。

     “可以回家了吗?”楚原抬眼,表情淡淡的,不复以往的冷漠疏离。

     “嗯,我们回家。”夏辛握着楚原的手不松开,两人并肩离开茶室,不时有路人朝他们注目,夏辛丝毫不在意,他去瞧楚原,楚原也没有要挣脱的意思,夏辛将楚原的手握得更紧。

     楚原坐在副驾驶位上,他将安全带系好,夏辛把车挪出车位,楚原将车窗缓缓摇下,他定目看着天边一朵深黑的云彩。

     贺擎……他唇齿间咀嚼着这两个字,徐凌要利用殷羽铎去对付贺擎,他虽然不喜欢殷羽铎,可也不愿意楚宥因此受到任何波及。

     该怎么做呢?楚原认真忖度着。

     画画一般晚上灵感要好一些,也因此,楚宥将自己的时间做了合理的规划,上午在家陪小左,下午则带他出去走走,晚上再作画。

     不过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小左生病了,发起高烧来。

     楚宥和殷羽铎连夜带着孩子到医院,等孩子额头边插上输液管,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楚宥坐在病床边,看着躺上面的儿子,一颗心都快跟着一起碎了。小左烧得迷迷糊糊,总想拿手去扯额角边的针头,楚宥抓着他小手,不让他动。

     殷羽铎在一边和医生说着话,这个年纪的孩子发烧很常见,也幸好发现的及时,没有大碍,但以后要注意,晚上睡觉身边最好一直都有人,免得再有类似状况发生。

     医生离开病房,殷羽铎走到楚宥身边,手按在他肩膀上。

     “你也累了,到一边睡吧,这里我来看着。”

     楚宥抓着小左的手不放,殷羽铎低头,看他眼睛里都是红血丝,悲伤和痛苦浓烈得无以复加。

     殷羽铎将楚宥的手指缓缓掰开,捏着他下巴,让他看着他:“听话,去睡一觉。”

     楚宥眼睛眨了一下,从怔忪中缓过神:“我……”刚一开口,楚宥就发现自己声音嘶哑,他咳嗽了两声。

     殷羽铎面色一暗,俯身将楚宥打横抱了起来。

     忽然的凌空,让楚宥惊了一跳,他欲挣扎,身体已经落到了柔软的床铺上。

     殷羽铎身体压下来,在他眉角轻轻落了个吻,他语气柔和温婉:“快闭上眼睛睡,要是明天孩子病好了,但你又生病的话,我会惩罚你的。”

     殷羽铎搭在楚宥腰后面的手紧了一把,楚宥身体微微战栗。

     “那我先睡会,如果你也困了,记得叫醒我。”楚宥顺势躺下去,看着上方的人,说着。

     “好,睡吧。”殷羽铎手掌盖住楚宥眼睛,松开时,对方已然听话地闭上了眼。

     殷羽铎把屋角的椅子搬过来,放在两张单人病床的中间,他安静坐着,偶尔看一眼还在输液的儿子,偶尔看一眼睡的祥和的楚宥。

     这一刻,他身上居家好男人的气息,萦绕在屋里的每个角落。

     “醒醒,醒醒,楚宥,起来了。”楚宥模糊里听到有人叫他,他呆了会,随后猛然睁开眼睛。

     “小左,小左他退烧了没?”楚宥蹭得从床上坐起,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退了,昨天晚上就退了,你别急,先把鞋穿好。”殷羽铎按住楚宥匆忙的身体。

     楚宥坐回床边,沉沉舒了口气,他穿好鞋,站起来,看向殷羽铎时,发现他眼圈底下微黑。

     “你……一直没睡?”楚宥诧异,“我不是让你叫我吗,你为什么不叫啊?”他语气里带着责备,可这种责备只有对最亲近的人才会有的。

     殷羽铎揉搓着楚宥细软顺直的头发,他笑意缱绻:“你睡得很熟,我不忍心叫你。没关系,一晚上没睡而已。好了,你带小左回家,我也该去公司了。”

     “谢谢你,真的。”楚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能重复那句话,“谢谢。”谢谢你爱我,也谢谢老天,能让我爱上你。

     “好,我知道了。你和孩子平安无恙,就是对我最大的谢意,明白吗?傻瓜。”

     殷羽铎的声音,像裹了层蜂蜜,让楚宥一听,就甜到了肚子里,他脸悠悠变红,眼神躲闪,似乎一时间还不能适应殷羽铎的蜜语甜言。

     “呵!”殷羽铎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沉沉的声音,他捏着楚宥下颚,将他头抬起,在对方粉嫩的唇上轻轻咬了一口,然后舌尖仔细描绘着青年的唇线,正要撬开楚宥唇齿,探入进去攫取更多时,门外传来了某人刻意的咳嗽声。

     “我说,这里好歹还是病房,你们孩子还在,也不怕给他落下什么童年阴影。”

     程黯倚靠在门框上,眯眼调侃着里面的两个人,仿佛真的听清了他在说什么,恰好醒过来的小左也发出了哇哇的声音。

     像是在符合着说对的对的,没羞没躁,不知廉耻。

     “哈哈哈,哈哈!”程黯笑声爽朗,他大步跨进病房,到病床边一把搂起小左来,戳着他细白滑嫩的小脸。

     “叔叔说的对吧,你爸爸们太伤风化了,我们不理他们,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