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p>  “九哥,她喝了你的茶!”此言正是出自十三皇子言承俊,而那所谓的“九哥”就是轩王爷言承轩。

     “怎么了,本姑娘就是喝了,大不了赔你一杯呗,用得着这么对我说吗?”正在气头上的娄晓飞把言承俊当做个受气包,对他破口大骂,“你嫌我喝了你九哥的茶,我还没嫌你们兄弟俩占了我家这么大的地方,你看看你,这么大个包子脸,我站你旁边手机都没有信号了,你看看你,就是作孽!”

     “娄晓飞,不得对十三皇子放肆!”娄勇一声怒吼。

     “哟,什么叫‘十三皇子’啊?果真是思想还停留在封建社会的老古董,什么皇子王爷的,不就是比我们会投胎吗?如果脱离了父母,你们会变成什么样?而且,就算你们是皇子王爷,那又怎么样?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因为我们都是通过坟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娄晓飞理直气壮的反驳道。

     “娄—晓—飞—!!!!你竟敢多次忤逆长辈,来人,掌嘴!!!!!”娄勇再次怒吼。

     “谁敢!!!!”娄晓飞怒喝,但还是有刘管家一行笨蛋向前冲去,所以——

     “啪!啪!!啪!!!啪!!!!”娄晓飞毫不留情的扇了他们几个耳光。突然,以她强大的感觉,发现赵氏母女正趁众人的注意力,正偷偷的想对远处的凌薇、雨桐和雨月下毒手。

     “啊!”没错,此杀猪般的尖叫正是从赵氏口中发出。与此同时,一对胳膊落在地上,突然化为灰烬,却看不到一滴血,而且,在娄晓飞离赵氏母女的距离内,所有物体化为灰烬,但不包过其他人,这自然是娄晓飞的杰作喽!

     “老爷,老爷!”赵氏母女是一对带泪梨花呀!

     “这就是教训!敢伤害我的人,下场肯定会生不如死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当初,你去做这些坏事的时候,就早应该料到今天的下场。今天只是开场的警告,害我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你们母女就是那用来警示的鸡!还有那个娄家主,我至今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所以,你不要总是自称是我的父亲,因为— —,你配不上!!!”娄晓飞扶起被吓坏的凌薇她们,一边发出极为阴沉的声音。

     娄晓飞将凌薇三人扶到一边,对娄悠绮说:“我知道你的目标是我,我们要打出去打,不要在这里伤及无辜!”于是,她们就到了堂前的空地,大门没有关,所以,刚刚一切的一切都被围观的老百姓看见了,接下来这一幕,他们将看得更清楚。—— —— ——

     “娄晓飞,你不要净逞能,娄悠绮就算没了左手,武功还是很好的!”十三皇子好心提醒道。

     “你应该多向你九哥学习学习!”娄晓飞将言承俊的“好心”当做“驴肝肺”。

     “她能在我们的视线下,轻松的废了娄悠绮的胳膊,就说明她的武功在我们之上,我倒是很想见识见识,一掌就能把那门远距离的事物震碎的人,到底有多么厉害!”沉稳的轩王爷解释道。

     ~~~~~~~~~~~~~~~~~~~~~~~~~~~~~~~~~比武开始~~~~~~~~~~~~~~~~~~~~~~~~~~~~~~~~~~~~

     “漏油漆,我看在你没有胳膊的份上,就让你五招,但能不能打到我,不,是碰到我,就看你自己了!”娄晓飞的声音忽近忽远,很不稳定,也让娄悠绮心惊胆战。

     只见娄悠绮伸出必杀技,出掌向面前的人打去,当人们准备闭上眼,不去看那血腥的一幕时,却没有预期想象的那样,娄悠绮发现,自己面前的只是空气,突然传来娄晓飞的声音:“已经用去一招了,还剩四招了,可不要再浪费了哟!”

     “娄晓飞,你有本事不要躲啊!”娄悠绮发出极其无耻的声音。

     “哼!我有躲吗?你没看见你刚刚打中了我吗?你不承认,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说是不是啊!”娄晓飞突然现身,对群众说。

     “是的是的,刚刚娄大小姐明明打中了娄二小姐,但娄二小姐躲得快,没有被伤到一丝!”群众甲说道。以前娄悠绮经常在外欺负人,而那些人因为娄家的关系,不敢去惹娄悠绮,现在终于有机会整治整治娄悠绮了,而且还是那个尊重他们的娄二小姐问他们的,怎么能说“不是”呢?

     “哼!你们可不要忘了,我可是娄家大小姐,你们这样对我,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们!”死不悔改的漏油漆又放狠话了。

     “漏油漆,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你是娄家大小姐又如何,人人平等,你再怎么我— —娄晓飞,也不会放过你的!一个国家若是想要国强兴旺,最离不开的,不是君王这根支柱体,也不是满朝文武这些建筑体,而是老百姓们。因为一个房子若想要永久的站在地上,不仅仅是要建筑材料,更需要的是土地,因为只有在这些土地上,房子才会有置身之地。也可以把君主比作一叶舟,只有在老百姓这些水中,才能滑行。但如果君王不得民心,那么,那些水就会变成狂风暴雨,把小舟淹没,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就是这个道理,我相信,你们口口声声所说的皇帝也一定会知道这个道理,否则— —”娄晓飞转身对门口的百姓说,“你们将成为亡国奴!”

     做土豪,返小说币!仅限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