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 替天行道
    p>  娄晓飞开着汽车,背着万能包包孤身一人离开了娄府。

     一路上有很多的坎坷,因为那该死的圣樱学院离羽明国实在是太远了,汽车很快就要换一次油,耽误了不少时间,很快天就黑了,也已经到达了学院所在地圣樱城。娄晓飞是谁呀?琉璃圣教幕后教主,无论再繁忙的酒店,都会给她备一间专用的总统套房。但有时,也会惹出麻烦:

     “掌柜的,有没有客房啊?”一名墨衣男子喊道,身后站着一紫衣男子。

     “对不起,这位公子,本店暂时没有客房了。”刘掌柜说道。

     “真的吗?”墨衣男子再问。

     “真的,本店真的没有客房了!”刘掌柜加重声音。

     正在两个人愁眉苦脸的时候,娄晓飞进来了。

     娄晓飞一进来就受到众人的眼光,在这个地方,琉璃圣教也很著名,但大家只知道幕后教主是羽明国的人,拥有一张绝世容颜,也很特别,但很少人见过,所以众人(除刘掌柜以及酒店重要成员外)都没认出她的身份,只认为是个奇装异服的人。

     “小妞,跟本公子我回去,保你吃香的喝辣的!”一个纨绔(这词读‘丸酷’)子弟说道。众人都为这位女子惋惜,这么漂亮的女子就要被这附近出了名的淫贼赵一祥(照遗相)玷污了。不过接下来的景色让他们大跌眼界:

     “啊!”这杀猪般的尖叫是从赵一祥口中发出的。

     “你竟敢这么对我?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赵一祥!”赵一祥说道。

     “第一:我这么对你是天经地义的,因为一个淫贼的下场就是这样,我只是替天行道;第二:我刚刚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现在知道了,你就是照遗相,也是一个淫贼!”娄晓飞理直气壮。

     “来人,把这个jian人给我打死!”气急败坏的赵一祥怒吼。突然,一群人赶来,将娄晓飞团团围住。

     “你们古代人词汇也太少了吧!就只会这一句吗?KO!”娄晓飞拍拍手,对方全部倒下,就在众人惊讶时,有一句话更令人害怕。

     “见过教主!”刘掌柜弯腰说道。

     众人都知道这间酒店式琉璃圣教开的,里面有很多现代设施,所以都不敢在这里闹事,却没想到教主却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

     “免礼!刘掌柜,你就把现场收拾干净吧,我把套房钥匙先拿走了!”娄晓飞刚想上楼,就被那个墨衣男子身后的紫衣男子拉住了。

     “刘掌柜,你不是说没有房间了吗?怎么她会有钥匙?”紫衣男子质问刘掌柜。

     “因为羽明国那边传来了教主要来圣樱学院的消息,这是本店专门给教主留的总统套房。”刘掌柜回答道。

     “好了,你现在能放开我了吗?”娄晓飞问道,应为他知道这个人武功不浅,但比起她还是差一大截的,但若闹起来还真是有些麻烦。

     “不能,因为我们没有房间住了!”紫衣男子回答。

     “你没房间住关我什么事?”娄晓飞反问。

     “因为你住了最后一间房!”紫衣男子丝毫不觉得自己错了。

     “那又怎样?难不成本教主的套房会给你住吗?”

     “不会,但我想住。”

     “靠,你妹的!”娄晓飞遇到这种极品,样貌极品,脾气极品,算她倒霉,不禁爆了粗口,“算了算了,我真是服了你了。套房里还是有几间空房的,你们挤挤应该可以睡了吧!不过,你,报上名来!”

     “谢谢,我叫南……冷莫寒。你是?”

     “我叫娄晓飞,不过你不可以叫我全名,要么叫我姐,要么叫我董事长!”说罢她就上楼了,冷莫寒的嘴角留下一抹邪魅的笑。

     做土豪,返小说币!仅限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