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
    车里的厉漠北仿佛不认识她,只一眼便开着车从她眼皮底下滑过去。

     陆楠心跳的有些乱,强作镇定的拍了拍胸口。

     合约里说保持现状不变,但不允许婚内出轨。虽然她跟沈澈是真的没什么,但是刚才那个情形……陆楠闭了闭眼,唇边掠过一抹微讽的笑意。

     “楠哥?”沈澈也看到厉漠北,心里微微有些诧异。

     许承洲他哥来这干嘛,难道也是来接盛教授的?视线落回陆楠脸上,自动脑补了下许承洲出钱给她摆平这事的剧情,赶紧松开手。

     陆楠对他的心理转变一无所觉,见许承洲已经扶着盛教授出来,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脚。“盛教授出来了,再不走,车费要翻四倍。”

     “出来了?”沈澈回魂,旋即冲过去帮忙。

     陆楠也上前,紧张搀着盛教授的胳膊,同时朝出租车司机招手,示意他倒车。

     人出来就好,她心里的这块石头,算是彻底放下了。

     ——

     厉漠北开车从拘留所里出来,下意识的看了一圈,没见陆楠,这才加速离开。

     手机有电话进来,接通听了一会,眉头微微蹙起。“我现在就过去,盛教授被人接走了,没能见到。设计院这边不是招了个新人吗,周一入职手续办完,让他直接去c市配合我的工作。”

     挂断电话,厉漠北沉吟片刻,缓缓把车停到路边,找到陆楠的电话打过去。

     呼叫铃响了许久,久到厉漠北差点没了耐性,耳边总算传来陆楠客气疏离的声音。“厉先生您好,我是陆楠。”

     “这个周末的见面取消。”厉漠北抬手按了按眉心,不咸不淡的提醒。“保持现状,不是让你在婚内,继续跟旧情人藕断丝连的暧昧,陆楠,别忘了你还有个身份,是厉太太。”

     这头,陆楠掀了掀唇,话里明显带着火气。“放心,这种情况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希望厉先生也能跟所有的异性,保持相应的距离。”

     挂了电话,陆楠在阳台站了很久,直到沈澈在屋里喊她,这才拉开推门进屋。

     枷锁是她主动选择往身上的套的,对方的要求也合情合理,只是心里还是有些适应不来。她现在是厉太太,再也不是单身狗陆楠。

     进了客厅,陆楠见盛教授没什么事,跟沈澈他们陪他说了一会话,一起去医院把师母接回来。

     忙完已经下午,陆楠身心俱疲,拉着沈澈陪她把项目收尾的工作处理清楚,尔后直接去吃饭。沈澈女友窦晗出差没能过来,许承洲孤家寡人一个,另外的两个同学要加班,要晚些时候才到。叶子接了电话,应该已经在路上。

     陆楠坐下,拿起菜单扫了一眼,递给沈澈。

     “说个好事,算双喜临门。”沈澈曲起手指,得意的敲了敲桌子,双眼微微眯起。“肘子的工作定了,市文物管理局。”

     “啧啧,你可以的啊你。”陆楠努力扬起笑脸,偏头看了一眼许承洲,招呼服务员上酒。“肘子请客啊,必须得庆祝。”

     许承洲目光深深的望着她,唇边噙着一抹淡笑,也不说话。点完菜,叶子风风火火赶到,抱着穆璃就亲了口。

     “陆楠,你昨天的提议,我同意。”许承洲忽然出声打断她们的腻歪,脸上的笑容轻轻浅浅,让人看不清他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陆楠怔了下,眼神一瞬间黯淡下去,脸上露出夸张的笑。“你还真是没救了,我开玩笑的话居然也当真。”

     许承洲沉默的看着她,眼底滑过失落,没在继续这个话题。沈澈八卦的拉着他问,陆楠到底说了什么,刚问完就收到了一对恶狠狠的白眼,只好继续点菜。

     叶子是被陆楠来来挡酒的,看到她这样隐约猜到原因,禁不住心疼的拍她的肩膀,欲言又止。

     “亲爱的,我没事。”陆楠回给她一个笑脸,拿来杯子倒满酒,招呼沈澈和许承洲干杯。

     沈澈神经大条,光注意许承洲看陆楠的眼神跟裹了蜜似的,以为是好事近了,起哄着让他们单独干杯。

     陆楠也不推辞,又倒了几杯酒,一口一口全数喝进肚子里。

     热热闹闹的吃喝到十点,另外的两个同学赶过来,陆楠拿出手机,挨个问他们要卡号。

     沈澈知道陆楠的脾气,劝都懒得劝她,直接从皮夹里把自己的卡拿出来,双手奉上。“楠哥,算钱伤感情。”

     “回头你媳妇问起,为什么没钱,你难道要说,我跟楠哥是哥们啊,算鸡毛钱,嗯?”陆楠一针见血。“感情是回事,钱还是要算的,这叫公私分明。”

     沈澈脸色讪讪,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许承洲。

     许承洲借口没带卡,让陆楠缓缓,眼神执拗。陆楠定定望他片刻,当真没再逼他。

     散席已经夜深,陆楠喝的有点飘,搂着叶子从最后一班公交上下来,让她自己先回去,自己坐到楼下的花坛边上发呆。

     都结束了……夜风微凉,头顶星光模糊,晕黄的路灯光线斜斜照过来,她的影子落在地上,无比寂寥。

     陆楠抱紧双臂,茫然的看着从暗处走来的许承洲,感觉做梦一样。

     “陆楠,那两百多万的赔偿款怎么来的?”许承洲在她身边坐下,摸了盒烟出来,拆开包装拿了一支含到嘴里。“如果是借的,我帮你还,盛教授的事你只要开口,我完全可以帮你摆平,你到底在犟些什么?”

     “不用了,钱是我跟家里人拿的。以后好好干,依着你们许家的家族影响力,相信很快你就会成为政坛新星。”陆楠从他手里把烟拿走,曲起食指一下子弹出去。“别学坏。”

     许承洲脸上浮起怒意,又拿了一支烟含到嘴里,“啪”的一下点着火,幽幽吸了一口,非常老练的动作。

     夜色下,那张清朗干净的脸庞,掩在青白的烟雾后方,模糊的轮廓里透出深深的讽刺。“陆楠,你不爱我。”

     陆楠定定的看着他,忽然就笑了,笑声苦涩。“所以你拒绝?”

     “你不过是在我身上,找另外一个人的影子。”许承洲如同宣判一般,用他雅致的语调缓缓道来:“我不喜欢穿白衬衫,会抽烟,也会喝酒。我不喜欢上素描课,不喜欢园艺,我本质上跟沈澈一样,是个彻底的俗人,不是你塑造出来的高大上的学霸男神。你有事从来都不跟我开口,宁可自己背也要骄傲的跟所有人说,楠哥不怕事。”

     陆楠看他的眼神渐渐变得陌生,“嚯”的一下站起来,扭脸望向别处。“你说的对,我从来不爱你,这八年对你的好,都是我强加给你的,是我犯贱。”

     说完,陆楠丢下他,头也不回头走了。

     从厉漠北的别墅里出来的时候,她异常庆幸,甚至还没死心,觉得还有反悔的余地。可这一刻却让她觉得,自己狼狈透顶,用了八年的时间跟他暧昧,最后一刻才看清一件事。

     她所有的付出,于他,不过是个笑话。

     许承洲没去追她,夹着烟坐在花坛边上,一脸落寞的望着被霓虹染红的天幕。

     这就是陆楠,骄傲又自卑的陆楠。

     ——

     周一上午,陆楠从高铁上下来,感觉还有些恍惚。

     周末她回了趟家,早上是从家里走的,直接去设计院办理入职手续,不料部门办公室在哪都没搞清楚,就接到了出差的通知,票也买好了。

     走出出站口,陆楠找到来接自己的项目副监理胡松,相互认识后随即上车出发赶往项目工地。

     胡松因为要去接人,送她到了工地简单介绍完情况就走了。陆楠也不在意,检查完图纸就开始跟工人师傅做样品。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工作区里只剩她一个。而陆楠对此一无所觉,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手中的构件上。

     厉漠北拿着手机,微微倾身半倚着木工操作台,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

     设计院那边说招了个专业对口的硕士生,他以为是男的,没想到竟然是陆楠,自己的新婚妻子。他来了半个小时,不过陆楠似乎一直没发现。

     她的动作很有力量,每一道工序都有条不紊,像个经验丰富的老木匠。

     那张过分英气的脸,没有任何修饰,跟登记那天萎靡苍白的样子,有很大差别。修的很整齐的眉,陇在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上,隐隐透出张扬凌厉的气质,鼻子挺直,唇瓣厚薄适中,形状优美。

     厉漠北按了按眉心,从她脸上移开视线,伸出手,在木料上点了下。“反方向,30°角,别画错。”

     “嗯”陆楠点头,微微矮下身子,拿着墨斗在木料上弹线。

     厉漠北的目光随着她的动作向下,漫不经心的在她胸前扫了一圈,淡定望向别处。“有没有c?”

     “没有。”陆楠不假思索的答完,反应过来这个问题似乎跟刚才说的无关,这才回头看他。

     厉漠北?陆楠怔了下,看他的目光却跟陌生人毫无二致:“您好,厉先生。”

     “很意外?”厉漠北眼底滑过一抹淡淡的笑意,只一瞬便恢复清冷。“你是盛教授的学生?”

     陆楠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低头,把衬衫的扣子扣严实。弄好后瞄了瞄操作台,拿起一根拇指大小的木料,淡定的举到他眼皮底下。“先生的跟这个差多少。”

     厉漠北微微眯起眼,目光玩味。他的新婚妻子,似乎不是只会死读书的呆子。

     他问她有没有c,她竟然反呛回来,一点亏都不肯吃。

     陆楠执着的等着他的答案,眼底藏着几许挑衅。

     “我希望……”厉漠北开口,只不过很快被陆楠打断,听见她用疏离又淡漠的语调,说:“工作是工作,我分的清楚,所以厉先生,请您也保持工作中应有的素养。”

     厉漠北眉间的皱褶变深,慢条斯理的转过身,温温和和的嗓音没有太多起伏。“既然见面了,周五来我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