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0
    月光如水,银色的清辉温柔洒下。

     t市南郊,因一汪温泉而得名的泉山,巍峨盘踞一隅。

     素有城中一米不及泉山一寸之说的泉山脚下,聚山上温泉而形成的月湖,如一块流光溢彩的玉石,水面波光粼粼雾气缭绕氤氲。

     湖边不远处,自穆家别墅透出的点点灯光,穿过葱翠的林木,将周围照得影影绰绰。远远看去,笼罩在模糊光线下的白色欧式建筑,显得格外幽静。

     别墅三层,穆家如今的掌舵人穆璃,微笑整理好婚纱的下摆,优雅直起身。如水般晶莹透亮的眸子,娇羞望向一旁的表姐李思琪:“这套怎么样?”

     李思琪脸上惊艳的表情一闪而过,微微蹙着眉做思考状。

     眼前的穆璃盈盈而笑,如瓷胎般白皙莹润的肌肤,渐渐泛起一层诱人的红晕,带着几分羞怯,几分不安。

     完美组合的精致五官,有如雕塑大师精心雕刻而成,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而露肩设计的手工婚纱,更是完美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腰身,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温婉又性感,即使不施粉黛,依然美得令人窒息。

     她偏头仔细看了几秒,艰难压下胸中的嫉妒之情,淡定摇头:“不太理想,景辉喜欢保守一些款式,要不要再试下中式的那几套?”

     “好吧……”穆璃耸了下肩,乐此不彼的解开婚纱的拉链,拿起另一外一套换上。

     李思琪心里厌烦的很,却又不得不摆出配合的姿态,体贴的陪着。穿的再好看又怎样,穆景辉永远都不可能真正娶她。

     时间一点点过去,穆璃试了一套又一套,后来累的不行,只好随便挑出几套,光着脚出了阳台透气。

     8月的山风,带着丝丝凉意,轻轻吹拂而过。如瀑的黑色发丝随风而舞,如白瓷般细腻的脸颊上,依稀露出一抹幸福而甜蜜的笑容。

     明天就是她和穆景辉大婚的日子,他等了自己四年,怕是早就等不及了吧。从他被穆家收养,穆璃就有种感觉,自己一定会嫁给他。

     “阿璃,我真羡慕你。”身后的大床上,李思琪掩去眼底怨毒之色,不动声色的望着角落里燃烧过半的熏香。

     这种含有迷幻成分的熏香,长时间吸入,会导致思绪混乱,行为失控。而一旦碰上尼古丁,药力会增加一倍不止……

     穆璃好笑回头:“有什么好羡慕的,你很快也会遇到那个他的。”

     李思琪故作无奈的吐了吐舌头,心道不用很快,穆景辉从来就是自己的。

     这几年,穆家在穆璃的铁腕经营下已成为t市经济的龙头老大,是时候该她和穆景辉来采撷果实。

     “叩叩”,意外响起的敲门声,将她的思绪打断。

     “进来……”穆璃话音刚落,房门就被人轻轻推开。

     两人齐齐望去,见是穆景辉端着点心进来,不由的笑了。

     李思琪状似不经意的抬起眼,温柔对上男人的视线,默默与其交换了个彼此了然的眼神,识趣起身:“阿璃,我先回房,你们可一定要守住最后的防线。”

     这话是说给穆璃听的,也是说给穆景辉听。

     她的男人,她不许任何人窥觊,就是亲表妹也不行!语毕,丢给他们一个你懂的眼神,扭头跑了出去,并好心带上门。

     “咔哒”门锁关上的刹那,李思琪脸上的笑瞬间褪去,明亮水润的眸底,布满了狠毒。

     过了今晚,穆家再无千金,这里所有的一切将由她和穆景辉共同掌控。

     白皙如玉的手,轻轻贴向尚未显怀的小腹,嫣红的唇微微向上扬起……

     穆璃闺房,穆景辉唇角挑起好看的弧度,脚步轻巧无声的踏过地毯,径自走到她身后。“睡不着?”

     结实有力的麦色手臂,带着霸道的情绪稳稳环住她的腰,性感低沉的嗓音里,明显染上了欲色:“我等不及了。”

     “景哥哥,你答应过我的。”穆璃微微侧着身子,那双璀璨动人的眼眸,灼灼的望着他线条分明的下颚:“只剩这一晚都等不及啊。”

     穆景辉没有回答,而是直接低下头,出其不意的吻上她的唇。

     他确实等不及了,等不及让她去……死!

     男人的吻蛮横又直接,似乎没有任何怜惜之意,这个发现令穆璃疑惑起来,猛的张开眼。

     穆景辉透过眼缝,对上那双染上惊疑之色的水润眸子,心中一阵烦躁的推开她,理由冠冕堂皇:“对不起小乖,我……”

     “没事……”穆璃安下心,咯咯笑起来:“放心吧,就一个晚上而已,我又不会跑。”

     抬手体贴的帮他整理刚才弄皱的领带,泛着红晕的脸上满是揶揄:“你也快回去睡,别让我在新婚之夜失望。”

     穆景辉面色冷峻的咬了下后牙槽,没动。

     那模样落到穆璃眼中,分明是某种愿望没达成的懊恼之意。浑然不知,眼前的男人,此来却是为了杀她。

     少顷,穆璃见他还不肯走,只好撒娇催道:“你快回去啦,我也要休息。”

     穆景辉不动声色的看一眼时间,如往常一般抱了抱她,慢慢退出她的闺房。

     这个男人怕是压抑坏了吧……穆璃幸福的笑着,抬脚回了卧室。

     她深爱着他,好容易等到满20岁,就迫不及待的要嫁给他为妻。余光见他的烟落在托盘上,刚才接吻时出现的奇怪感觉,再次袭上心头。

     今天的穆景辉很奇怪,莫非男人也有婚前恐惧症?

     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她睡意全无的在房里踱了两圈,好奇抽出一支烟点着,搭在烟灰缸上。

     淡淡的尼古丁味道,慢慢萦绕鼻尖。穆璃闭起眼,细细回味着着穆景辉平日抽烟的模样,忍不住想笑。

     大概是少年老成的缘故,他习惯了每日西服、白衬衫、打领带的装扮。俊美突出的五官,却又带着三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坚毅、淡然的神色中,时常透出令人着迷的禁欲气息。

     他的手掌宽大厚实,温热、干燥。

     修长的十指,弯曲的指节像是林中青竹的竹节,仿佛刚脆易断却韧而不折。实际上,他整个人都像是一根清高的修竹,永远的带着孤高的眼神,俯瞰众生。

     抽烟的男人很多,穆璃一直觉得,穆景辉夹着香烟的动作最是性感迷人。

     有时甚至会忍不住想,那样充满了力量的一双手,在自己身上摩挲的感觉,会是何等*……

     手中的烟不知不觉燃到尽头。穆璃从神游中回过神,忽然感觉呼吸有些紧迫,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浑身提不起一点劲。

     意识到问题可能出在烟上,她立即掐灭,并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胳膊。

     口腔里依稀感觉到一丝腥甜,思绪却仍旧混沌。她勉强撑着床站起,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看什么都是重影。

     穆璃惊骇的大叫起来,然而所有的声音,似乎都被堵在了嗓子眼,根本喊不出来。

     迷迷糊糊中,她看到穆景辉似乎还站在阳台上,心底仅存的一丝希望涌上来,不顾一切的往他身上扑去:“景哥哥救我……”

     耳边的风声猎猎作响,穆璃尚未来得及感受飞翔的感觉,便重重摔进早已放干水的泳池。随她一同落下的玻璃护栏,亦瞬间四分五裂。

     溅起的碎屑刺了她一脸,红色的血雾瞬间蔓延眼底。巨大的疼痛虽驱散了迷药的药效,可她却没了呼救的力气。

     喉咙里不断涌出腥甜温热的液体,白色的泳池底部,迅速变得赤红一片。

     挣扎中,男人平稳而有力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她的面前。

     “为什么?”穆璃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一点点的剥离躯体,目光绝望的盯着眼前这个,自己深爱了无数年的男人。

     “二叔是我亲生父亲,穆家原本就该是我的。”穆景辉眼神淡漠的望着一地鲜红,薄唇徐徐勾起:“琪琪也不希望你活着。”

     一个是最疼爱她的长辈,一个是她从小当做亲姐姐的表姐,还有自己用尽全部心思深爱的男人。

     自以为幸福的日子,背后竟残忍如斯。穆璃心死如灰,想笑,可是怎么都笑不出来。

     更多的是恨,恨自己无知更恨自己痴傻,恨不得亲手杀了他们,可她此刻连呼吸都是奢侈。

     “你……和表姐,你们……”她努力看清他的模样,不甘的问出口:“多久了。”

     “你十六岁生日当天,我们偷吃了禁果。”穆景辉嘲讽的抿了下薄唇,眼底的残忍一览无余。

     她的告白日,也他们偷欢的纪念日!穆璃身上的血一下子冷至冰点,美丽灵动的双眸,也渐渐失去生气:“我爸妈他们……”

     穆景辉浅笑着蹲下去,黑色的瞳仁里满是冷酷而漠然的神色,定定望着她因为失血过多,而越来越苍白的俏脸,大方承认:“是我做的。”

     “呵呵……就算我死,你们也无法得到穆家……”她缓缓笑开,更多的血从她嘴里涌出来,染红了白色的丝质睡衣,迅速顺着水晶地砖的缝隙,往周围蔓延开来。

     云层散去,月光的清辉再次洒落,照亮一地妖艳的红。

     穆璃的瞳孔在男人的冷笑中,一点点变大,至死都盯着他冷酷的面容……

     半个月后,t市北郊清山殡仪馆东厅。

     穆景辉一身新郎装扮,负手站在为穆璃而设的灵堂中央。

     巨大的黑白遗照上,穆璃目光澄净平和,唇角微微向上扬起。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个表情,但穆景辉竟隐约有种错觉,穆璃唇边的笑,充满了嘲讽和鄙夷。

     本以为她死,穆氏便是自己的囊中之物,谁知她居然留了一手,搞得如今自己空有董事长的名头,名下半点股份都没有!

     说白了连普通董事都不如,就是一个打工的!

     他不甘心!忍辱负重十年,他不甘心这样的结局。穆璃的心机和手段都非比常人,这一点从她正式接手穆氏就看出来了。

     可他万万没没想到,她口口声声爱自己的背后,竟是满纸谎言!

     所谓将穆氏全权交予他,自己只想做一个贤妻良母,全是狗屁!

     烦躁的揉了揉眉心,他侧眸朝一旁的助理微微颔首,示意他将大门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