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1
    陆楠没什么情绪的眯了眯眼,解下围裙拉开椅子坐下,端起他盛好的饭。“无耻!”

     厉漠北抬眸,斟酌了一下,缓缓开口:“谢谢夸奖。”

     陆楠迎着他的视线,漆黑的眼底折射不出丝毫的亮光,静静的看他许久,沉默下去。

     “味道不错。”厉漠北低笑出声,镇定自若的没话找话。“以后伙食费我出,洗碗的活我也包了。”

     陆楠发狠的嚼着嘴里的青菜,没搭理他。

     吃完饭,厉漠北真的去洗碗,陆楠偏头瞄了一眼,起身回房。她以前怎么没发现,他的脸皮这么厚。

     打开笔记本电脑,心不在焉地整理了一会盛教授的书稿,窦晗忽然来电话,告诉她一个小时后抵京,让她去机场等着。

     “大周末的,你出差啊?”陆楠惊到,下意识的看了眼屏幕上的时间。

     “听沈澈说肘子上京找你,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专程去陪你啊。”窦晗的笑声传过来,陆楠甚至能想象出,她在机场频频看表的焦急样子,心底不由的淌过一股暖流。“等着我。”

     挂断电话,陆楠深深的吸了口气,带上包开门出去。

     厉漠北刚洗完碗,手上还有未干的水渍,目光狐疑的望过来。

     陆楠懒得理他,速度飞快的过去换了鞋,开门一阵风似的的跑了。

     厉漠北若有所思的盯着房门看了片刻,去客厅拿回自己的手机,迅速拨了个号码出去。

     等了大约十秒,电话一接通他便道:“老杜,有件事要拜托你。想办法打个招呼,让我住的这一片的所有房产中介,都不要把房子租给叫陆楠的女孩,b市人,在故宫博物院工作。”

     对方不知说了什么,厉漠北眉头蹙起,苦笑道:“你攒个局,一会我过去。”

     结束这通电话,厉漠北坐到沙发上,把笔记本电脑打开,每隔几分钟就看下时间,注意力许久都无法集中。

     生意上的事还有很多没处理完,可就是没法静下心。

     枯坐许久,厉漠北不放心的给陆桉打个电话,让他联系陆楠。

     ——

     飞机准点到达,陆楠接到窦晗,拉她上了地铁旋即倒苦水。

     上周末跟师姐吃饭,师姐劝她的话跟叶子发来的微信,内容差不多都一个意思。

     都是劝她别较劲,阶层不同不必强融,何况人言可畏。即便厉漠北肯为了自己众叛亲离,将来也会后悔。

     爱情会把人的眼睛蒙上,只看到优点而忽略了缺点。

     而激情是没法燃烧一辈子的,尤其是像厉漠北这种,从小养尊处优一路过来都顺水顺风的男人。得不到的时候,征服欲会比普通人更强烈,会给人造成错觉,觉得他是真的非自己不可。

     陆楠相信厉漠北是真的想跟她共度一生。

     但怎么说呢,跟他的那些朋友接触的次数不多,然而他们聊的话题,她大部分是插不上嘴的,有些也只是在书上看过。

     继续下去,彼此的生活圈总会有所交集,琐碎的矛盾也会越来越多。

     毕竟所有的爱情童话都是王子娶了心爱的姑娘,可故事没说,他们婚后的日子过的如何。

     陆楠纠结的不光是这些,还有他家人的态度。

     他们的离婚手续还没办,这样同居下去,迟早会被有心人发现。到时候会是个怎样的局面,谁也说不准。

     “你继续撩他呀。”窦晗舒舒服服的往椅背上一靠,打开包摸了瓶口香糖出来,开开盖子倒出一粒塞进嘴里。“反正又没离婚你怕什么,万一中奖,没准你那个眼高于顶的婆婆会网开一面。”

     撩他?陆楠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没多大兴趣。“你看热闹不嫌事大是吧。”

     窦晗可怜兮兮的靠到她身上,使劲嚼口香糖。“楠哥,天地良心日月可鉴。我是真的希望,你能跟厉师兄走到最后。他瞒着你,本意也是怕你受伤,可惜肘子太狠大家都防不胜防。”

     陆楠撇撇嘴,一点都不认同她的看法。“一切因他而起,造成现在的局面,他必须负全责。”

     “要我说,你才是这一切仇恨的根源。厉师兄错将肖楠认作你,从而招致肘子憎恨。肘子刻意误导你,花了五年的时间防他。结果老天看不过,让你跟厉师兄遇到还成了夫妻,最终招来肘子反扑。”窦晗坐直起来,头头是道的分析。“还记得肘子是怎么拒绝你的么。”

     陆楠敛眉,不置可否的闭上眼。“他说我不爱他,我爱的是他身上的影子。”

     “相识八年,你可曾见他在谁面前,如此不自信?”窦晗吐出口气,话里隐约多了几分同情。“一个是厉师兄,一个是你。”

     “你到底是来安慰我,还是帮他们兄弟说情?”陆楠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板起脸。“我原谅与否不重要,他家人的态度始终是个死结。”

     窦晗侧眸瞟她一眼,沉默下去。

     她何尝不知道那是个死结。听沈澈说,许承洲在许家祠堂跪了半个多月,许家的长辈还是没松口。

     他们帮不上什么忙,心里也愈发的同情陆楠。明明什么都没做,反倒成了别人口中的坏女人。

     进了市区,陆楠给陆桉去了个电话报平安,挂断后又给师姐打过去,约她出来聚聚。

     地方是师姐定的,就在她住的小区附近。

     这几天寒流来袭,夜晚的街道都看不到几个人,咖啡店里顾客寥寥。

     陆楠喝了口咖啡,若有所思的望向窗外。许承洲能找来,那么许音华或者别的什么人,肯定也会找来。

     只要她跟厉漠北的婚姻关系存续,那些人就有可能随时会出现,打破看似宁静的生活。

     “不要想太多。”窦晗拍了她一下,同情的语气。“该吃吃该喝喝,不行你搬师姐这边住,她们小区不是还有空房出租么。”

     “多大点事儿。”师姐挑了挑眉,倾身凑过去,抬手搂着她的肩膀暧昧冲她眨眼。“我对门刚搬走,房子大概有十个平米,一个月一千五,考虑下呗。”

     陆楠沉吟片刻,轻轻摇头。“我得倒地铁、转公交,太折腾了。”

     窦晗和师姐对视一眼,双双摊手。租房这事还真不能急,可继续同居的风险又无可避免,万一他的家人真杀到这边来抓现行,想想还是蛮吓人的。

     聊了一个多小时,窦晗敬谢不敏的表示不跟她回去,而是决定留宿在师姐这边,看她的眼神满是怜悯。

     陆楠理解的笑笑,埋了单在她们别有深意的目光中,略觉无语的出了咖啡厅。

     回到租住的房子楼下,时间已经差不多11点。

     陆楠仰头看了一眼客厅的窗户,烦躁的情绪又蹿上来,压都压不下去。正好窦晗来了,明天陪她逛完街,顺便让她替自己看房子。

     只要不是太远,她都会考虑。

     上楼进门,发现厉漠北在家却不开灯,下意识蹙眉。“怎么不开灯?”

     厉漠北从屏幕上抬起头,侧眸看了眼身后的落地灯,淡淡开腔。“开大灯晃眼睛。”

     陆楠背过身去换鞋子,默默翻了个白眼。晃眼睛是假,故意让自己心疼才是真。

     换好鞋子,陆楠瞥他一眼,抬脚回了自己的房间,关门上锁。

     一夜辗转,没怎么睡就被手机铃声吵醒,接通听了一会,顿觉生无可恋。

     窦晗难得来一趟,她答应的好好的,要陪她买买买,不料同事临时有事找她去代班。看了下时间,还不到早上7点,睡也睡不着,只好爬起来洗衣服。

     厉漠北不知什么时候回去睡了,房门没锁。

     陆楠把衣服丢进洗衣机,听到开门的动静,本能伸头出去。厉漠北穿着睡袍,领口的位置开的很大,脸上残留着几分才睡醒的慵懒,眼神迷茫的望过来。

     性感又风骚的样子,格外的欠。

     陆楠把头收回来,吞了吞口水,设置好洗衣机,爽快的把洗手间让给他。厉漠北揉着额角,见她回房就把门关上,不由的苦笑。

     之前在b市,她留宿别墅总给他一种,她只是过去做客的感觉。同床共枕无数次,这种感觉依旧挥之不去。直到后来她去厨房给自己做饭,那一刻,他才感觉到了些微家的味道。

     遗憾的是,陆楠还没搬进去,就被许承洲搅得一团乱。

     所以陆楠不理他,他真的是一点脾气都没有。说到底,他也是交由自取。

     陆楠回房全副武装一番,时间差不多的时候随即穿上外套开门出去。

     赶到西华门,时间正好。陆楠带上工作牌,跟其他同事一起看过今天大概要接待的游客数量,随后前往保和殿西庑房。

     虽然正式拜师,可她目前还没资格修复任何文物,平日的工作,也仅仅是给那些价值连城的国宝清尘。

     寒假来临,前来参观的熊孩子比前段时间多了很多。

     正式开馆的后进来的第一批游客,基本都是家长带着小朋友。陆楠打起精神,一边要求大家保持安静,一边口齿清晰的介绍馆内的藏品。

     介绍到清紫檀雕山水八屉兰亭八柱插屏时,视线里意外多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厉漠北一身休闲打扮,黑色短款羽绒服,黑色长裤,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觉得一身黑很低调。

     在陆楠看来,他分明是存心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

     那么挺拔修长的一身黑,搁在一群家长和熊孩子中间,别提多醒目。

     陆楠眼底滑过一抹不悦,假装没看到他,继续若无其事的继续自己的工作。

     快结束时馆内出了点意外,有熊孩子钻过护栏打闹。陆楠焦急冲过去,惊险抓住两人的衣领,额上冷汗一层层冒出。

     “请家长朋友照看好小朋友,损坏文物不是儿戏。”陆楠将两个小子拎到跟前,蹲下去才发现自己好像又崴脚了。

     “对不起啊,小孩子不懂事,不是故意的。”很快有家长过来认领捣乱的两个熊孩子。

     陆楠咬牙站起来,又重申了一遍参观须知,语气严厉。

     家长连连赔不是,拽着孩子的手,一边走一边低声警告。陆楠擦了把汗,一回头就听到厉漠北充满关切的声音。“脚怎么回事?”

     “崴了。”陆楠皱眉,呲牙咧嘴的把同事叫过来交代一番,拖着崴伤的脚慢慢往外走。

     还是之前跳围墙崴伤的那只脚,疼的她直抽抽。

     “我背你出去。”厉漠北蹙眉,脸色难看的拦住她。

     “不用。”陆楠话才出口,不妨他忽然低头,在她耳边严厉警告。“背出去,或者我当众吻你,你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