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尾声
    出了陆楠家的院子,厉漠北还有点回不过神。

     他自认表现的还好,怎么就博取不了岳父的信任?抿了抿唇,硬拉着陆楠上了车,蹙眉睨她。“你爸好像很不满意。”

     陆楠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情绪低落下去,疲惫的靠着椅背发呆。

     厉漠北见她难过,眸光沉了沉,俯身过去轻吻她的唇角。“没关系,这次不留,下次肯定会留。”

     “你还想有下次?”陆楠有点郁闷。“你俩聊什么了?”

     厉漠北简单复述了下刚才跟陆国华的聊天内容,感觉特别费解。“我没说错什么吧。”

     陆楠皱了皱眉,伸手将他推开,无奈的口吻。“将心比心,阿姨看不上我,我爸看不上你也无可厚非。”

     厉漠北一愣,回过味来顿时笑了。“相信我,这点面子我一定会让他挣的足足的。”

     语毕不等她反应,俯身亲了下她额头,安抚道:“安心回去吃饭,相信你老公。”

     “别这么自信,我爸可没那么好说话。”陆楠见他神色轻松,伸手抱了抱他,开门下去。

     厉漠北坐在车里,等着她把院门关了,这才发动车子倒车出去。

     陆楠进了客厅,什么都不问,神色如常的去厨房吧饭菜端到餐厅,招呼陆桉下来吃饭。

     席间陆国华不提,陆楠识趣的当厉漠北来过的事不存在,吃完收拾干净,乖乖上楼午睡。

     虽然厉漠北说让她什么都不要想,可怎么能不想?

     这件事不解决清楚,始终是梗在她心头的刺。睡到下午起来,爸妈还是没有要跟她谈为什么不留厉漠北吃饭,陆楠略抓狂,吃过晚饭便打车去了市里。

     叶子在煌家认识的一个姐们的化妆品代理店开张,她这次过来,是专门来道贺的。

     到钱柜下了车,陆楠给厉漠北发了条短信,心事重重的上楼。窦晗和叶子已经唱了半个小时,酒也喝了不少。

     陆楠坐下,自己开了一支啤酒,闷头喝起来。许老过世之前,本想约窦晗陪自己喝一场,一晃眼年都要过完了才喝上。

     她跟叶子有心事是因为男人,窦晗也有,不过是为了房子。跟沈澈登记结婚,买房子的事情免不了要提上议程,关于全款还是按揭,闹的不是太愉快。

     能用钱解决的事,真的不是事,至少比陆楠遇到的难题容易解决多了。

     “他爸妈不好说话么?”陆楠同情的拍拍她。“所以你不想跟他们一块住?”

     “也不是不好说话,而是我想再过两年二人世界,有老人跟着住,总归不方便。”窦晗苦笑。“你也知道,我国大部分中老年妇女,生平最热衷于两件事:催婚、催生。”

     陆楠忍俊不禁,丢给她一个我懂的眼神,拿起手机,低头解开手机锁。“付首付缺多少,我借你。老厉过年给了我一大笔压岁钱,正好我暂时用不上。”

     “楠哥,你在西江的时候,老厉也在吧?”叶子暧昧的冲窦晗眨了眨眼,扑过去将她摁到沙发调戏。“说说,开荤什么感觉,一个星期啊,你俩也是够激烈的。”

     “咳咳……”陆楠大囧,耐不住痒,只好举双手求饶。

     窦晗让叶子闹的也忘了不开心的事,迅速加入逼供的队伍。

     陆楠让她俩逼的没招了,老实坦白。“没比较过,所以不知道技术好不好,除去第一次不太顺利,剩下的感觉都很完美。”

     “我去,老厉真是个奇葩。”叶子放开她,兴致盎然的跟她说在煌家的见闻。

     陆楠跟窦晗听的津津有味,结果她冷不丁来了句:“男人大多数时候是管不住下半身的,尤其是开过荤的男人。”

     “蒋先生属于哪一种?”窦晗忍不住问。

     “不清楚,但他没在煌家叫过人。”叶子耸肩。“会所的姐们都教我,任何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看着完美的男人背后,说不定血腥又残暴,又或者器小有隐疾,不能光看脸就栽进去。”

     陆楠和窦晗相视一笑,突然把她摁倒,逼问她到底有没有睡过蒋牧尘。

     叶子不住求饶,不过一直否认。

     闹了一场,又接着喝酒唱歌,散的时候三个人都醉的不成样子。

     勾肩搭背的从楼上下来,陆楠看到厉漠北等在门外,迷蒙的眨了眨眼,脚步虚浮的过去把他抱住。留意到沈澈和蒋牧尘也在,脑子里有片刻清醒,下一瞬又变得糊涂。

     跟着厉漠北上了车,陆楠歪在副驾座上,一直嚷嚷着要送叶子去酒店,不能让她跟蒋牧尘在一起。

     “是她给牧尘打的电话。”厉漠北头疼的看她一眼,不断提高车速。

     陆楠“哦”了一声,醉醺醺的闭上眼,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话听进去。

     厉漠北拧着眉,把车开回东城别墅,深深后悔让她独自去喝酒。

     陆楠下了车,等他靠近过来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衣领,骤然将他拉得俯下身来,不等他说话便堵住他的嘴。

     厉漠北好气又好笑,单手扣紧她的腰,吻了一会,弯腰将她抱进客厅。

     陆楠被他放到沙发上,手臂挥了挥,又抓着他的领口不放。“喝水。”

     “乖乖躺着别动。”厉漠北掰开她的手,倾身从茶几上把矿泉水拿过来,拧开喂她。“以后不许喝这么多酒。”

     陆楠喝了水,不怎么情愿的“嗯”了一声,脑袋晃来晃去的往他身上蹭。“头疼。”

     “头疼还喝这么多。”厉漠北皱眉,脸色不悦的将她抱起来,大步上楼。

     陆楠刚进洗手间就吐了,弄了厉漠北一身。

     厉漠北依稀拧紧眉头,给浴缸放了水,回头把两人身上的衣服脱去。

     陆楠身子软绵绵的挂在他身上,手还特别的不老实。又吐了几次总算消停下来,厉漠北把她放进浴缸,回头冲干净地板,把脏衣服丢进洗衣机,又折回去给她洗脸洗澡。

     “厉漠北……”陆楠眯着眼,迷迷糊糊的抓住他的手。“我想咬你。”

     厉漠北还没说话,虎口的位置顿时传来一阵剧痛,垂在手背上方的脑袋跟吸血鬼僵尸似的,还不停的晃来晃去。

     抿了抿唇,恍惚想起上回在北京,她好像没这次醉的厉害,不由的心疼。

     中午岳父没留他吃饭,她肯定又想多了。年纪不大,心思一堆一堆的,也不嫌累。而且,她是真的不信任他,从西江回来这一路他就看出来了。

     这毛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改。

     陆楠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用了多大劲,咬了一会松开,又摇摇晃晃的滑进水里。

     厉漠北瞟一眼渗出血丝的牙印,绷着脸把她捞出来,扯下浴巾胡乱裹了一圈,抱她回卧室。

     陆楠脑子里全是浆糊,倒进床里哼了哼,难受的闭紧双眼。喝太多了,脑袋一阵阵的疼,胃里也烧的慌。

     厉漠北陪着她一块躺下,温柔的将她锁在自己胸前,眉头却皱的死紧。

     本以为在西江的几天,她已经向自己彻底敞开了心扉,原来还是没有。在她的心里,他所占的位置,小的似乎都可以忽略不计。

     陆楠喝醉太能闹了,半夜把他踢下床不算,还让他去隔壁睡。

     折腾到凌晨三点,她估计是闹的累了,这才沉沉睡过去。

     厉漠北揉着额角重新躺下,墨色的眉峰在暖黄的光线下,不住压低。

     以后坚决不能让她沾酒,一滴都不行。

     陆楠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卧室里弥漫着一股怪怪的味道,脑袋疼的像似要炸开一般。

     上次喝醉她就警告过自己,不许再犯那样的错误,没想到还是控制不住,喝着喝着就喝多了。

     坐起来看了一圈不见厉漠北,陆楠略觉失望,难受掀开被子下床,昏头昏脑的去晃去洗漱。

     这边还留着她的洗漱用具,拿起牙刷挤了些牙膏上去,睁了好几次眼都觉得难受,索性闭着刷牙。过了一会,感觉到厉漠北进来,下意识睁开眼,尴尬的冲他笑。“早。”

     厉漠北点点头,径自走到她身后将她抱住,下巴搁到她肩膀上厮磨。“不疯了,嗯?”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陆楠脸色爆红,低头避开他透过镜子投射过来的玩味眼神。“也不记得自己昨晚做了什么。”

     “当真?”厉漠北偏头亲吻她的耳朵,温热的唇瓣渐渐下移,手也没闲着,扯开她身上的浴巾丢到一旁。“你嘟嘟囔囔一晚上,现在给你。”

     陆楠轻颤了下,拿起牙刷继续刷牙。

     这个骗子,她才没说这事。她喝多了是事实,但没喝断片,真当她什么都记不住啊。可谎话已经出口,想收回来似乎有点难。

     而且,她低估了厉漠北的执着程度,被他摁到洗手台上的时候,某种深藏心底的隐秘渴望,似乎也在一瞬间被他点燃……

     早餐自然没能及时吃上,陆楠累的头晕目眩,进了书房就躺到落地窗前的美人榻上不想起来。

     窗外阳光正好,静谧别致的庭院,一览无余。

     懒洋洋的晒了会太阳,厉漠北把早餐端上来,陆楠耍赖要他喂。吃了一口粥,留意到他左手的虎口有伤,而且很像牙印,顿时尴尬的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打算怎么补偿我?”厉漠北忍着笑,故意把手伸过去,方便她看得更直观。“下嘴怪狠的。”

     陆楠吞了吞口水,佯装镇定的抬起头。“你想要什么补偿?”

     “想好了告诉你。”厉漠北意味深长的看了她片刻,把粥递过去,拿起自己的那碗,慢条斯理的吃起来。

     他的眼神太那啥了,陆楠直觉他的要求会很羞耻,抿了抿唇,老老实实自己吃。

     吃完在楼上又歇了会,不见厉漠北上来,陆楠回卧室换上套加厚的家居服,下楼去院子里找他。

     别墅每周都有园丁过来打理,一些常绿的盆栽都照顾的非常好,围墙的蔷薇花枝也才修过没多久,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陆楠走了一圈,找到他后觉得阳光有点点晒,遂坐到水池边的香樟树下,一边拿手机给叶子和窦晗发微信,一边看他给兰花换土。

     他身上出了不少的汗,一滴一滴顺着高挺的鼻尖的往下落。陆楠看得出神,脑海里不禁浮起他方才赤着身体的模样,感觉有点燥。

     收回视线,脸颊止不住的发烫。

     这个祸水。

     “怎么不睡觉?”厉漠北把手上的事做完,洗了手过去,拿起茶几上的毛巾擦了擦汗,动手将她抱到腿上坐下,掌心贴着她的胸口摩挲。“爸妈没问你昨晚怎么不回去?”

     “我出门的时候跟他们说了,我跟窦晗住。”陆楠侧过身,翘着唇角,伸手抚上他性感的喉结,轻轻摩挲。“为什么这个时候换土?”

     “过几天春雨就要下了,这几盆花是从外公别墅那边搬过来的,我得照顾好。”厉漠北捉住她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下,嗓音微微发哑。“晚上不回去?”

     “不可能……”陆楠话音才落,手机就有电话进来,看过号码旋即忍不住揶揄。“你亲哥。”

     厉漠北摇头失笑,等她打完了电话,牵着她的手一块回屋。

     换了拖鞋,他打开鞋柜上面的小抽屉,把车钥匙拿出来自然而然的放到她的掌心。“我一会得回老宅那边,没法送你,自己路上小心点开。”

     陆楠笑了笑,踮起脚尖亲他。

     厉漠北及时揽住她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再耐烦一天,以后她想不跟自己住都不行。

     ——

     陆楠回到家,爸妈都不在家,陆桉跟高中同学出去玩,说是晚上不回来。

     上楼换了睡衣躺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翻来覆去间,目光落到自己的电脑包上,恍惚想起许承洲给自己的信,还有结婚证和跟厉漠北签的协议都在里面,忍不住起床过去翻出来,重新躺回被窝里。

     结婚证还新的像才拿回来,而且照片上的两个人真的是一点笑容都没有,眼神陌生的望着镜头,各自保持着戒备的距离。

     半年了,时间过的真是快。陆楠牵了牵唇角,清澈的眼眸隐约浮起笑意,拿起协议,一条一条往下看。

     不是她签字之前看到的那份!这一份内容,根本就是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所有的条款,写的都是他不能如何如何,对她没有丝毫的要求。

     视线在‘一百年后’四个字上定格,没来由的红了眼眶。

     一百年,他倒是想的美。

     将协议装回去,陆楠迟疑了下,拆开许承洲发给自己的快递信封,拿出上次只看了一眼的信,静下心慢慢往下看。

     八年的陪伴,他真的很了解自己,所以他选择离开。他说祝福,说对不起,说他庆幸自己没有坏的那么彻底,没有跨过朋友的那道底线……

     陆楠把信看完,忽然就不恨他了。一生那么短,或许某一天睡着就永远不会醒来,与其恨他,不如相逢一笑泯恩仇,彻底放下。

     随手把信放到床头柜上,半睡半醒的躺了一会,叶子来电话说跟蒋牧尘彻底谈开了,不会跟他交往。

     陆楠本来还挺同情蒋牧尘,结果点开宋安安发来的微信,得知他有过五个前任,立即同仇敌忾觉得他活该。

     隔天窦晗早早打电话约她逛街,陆楠收拾妥当,下楼跟爸妈说了一声,出门拿了车去跟窦晗汇合。

     爸妈没问是谁的车子,只交代她别玩太久,家里可能会来客人。

     这都正月初六了,还能有什么客人来,陆楠压根没往心里去。到市区接了窦晗,顺便把叶子也叫出来,开开心心的开车去兜风,把逛街的事都抛一边去了。

     这车拿回来她昨天第一次开,车厢里还残留着些许怪味,今天感觉已经没那么重了,结果还被窦晗嫌弃。

     陆楠一阵无语,听她唠叨一阵,想了想还是主动开口问叶子,为什么要拒绝蒋牧尘。

     叶子沉默了下,笑道:“他一路顺风顺水,什么都不缺,想找什么样的刺激都能找到。对我执着,也不过是因为从来没在女人身上栽过跟头。而我接近他,其实是想赚干净的钱,还耍了不少心机。”

     “如果他从此收心,一直等你回来呢?”陆楠想起蒋牧尘曾跟自己说,一辈子等一个人其实没那么难,莫名生出几分港感慨。“你对他并不全然是利用,不然听到他订婚的消息,不会那么崩溃。”

     叶子不否认,但说出口的话,却颇为绝情。“疯一次就够了,疯一辈子会致命。”

     陆楠若有所思的笑了下,打住话题。记得老师曾说,女孩儿要独立才能让自己成为风景,千万不能称为任何人的附属品。

     而叶子正在走一条成就自己的路,她相信她能踏平荆棘,顺利抵达终点。

     兜了两圈折回市区逛街,陆楠买了两套春装,正逛的高兴,厉漠北忽然来电话,让她立即回东城的别墅。

     陆楠听他的口气似乎很着急,只得别过窦晗和叶子,风风火火地赶过去。

     将车停进车库,厉漠北的车子也到了大门外。陆楠狐疑蹙眉,上车就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要回你家,人可能有点多,场面可能也比较大,你跟着我,别怕。”厉漠北微微勾起唇角,发动车子平稳的向前开去。

     陆楠拍了拍胸口,有些不明所以。“为什么会有很多人。”

     问完想起出门前爸妈说有客人的事,眼皮跳了跳,直觉厉漠北是要过去正式拜访。

     厉漠北侧眸看她一眼,并未回答她的问题。“我也不知道,陆桉说的。”

     他说过,要让岳父的面子挣的足足的,自然不会食言。

     “陆桉说的?”陆楠听他这么说便不问了,直觉跟自己猜的没差。

     回到西城,车子才进巷子,陆楠立马又觉得自己猜错了。这边很少有这么多的豪车出现,偶尔过个宝马5系都稀奇,不到百米的距离竟然停了好几辆价值过百万的车,这太不寻常。

     厉漠北见怪不怪,将车开门她家门外,下车绕过车头,体贴的帮她把车门打开。

     陆楠下车,左右看了一圈,眼皮又跳的厉害。

     她看到了厉永新的座驾。

     “老厉……”陆楠才开口,厉漠北的手就覆了上她的唇,低头在她耳边哑哑轻笑。“别怕,我说过有我在,你安心跟着我就行。”

     大概是他的笑的样子太好看,又或者潜意识里在期待着什么,陆楠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双腿微微发软。

     进了大门,院子里站了好多人,陆楠脑袋嗡嗡作响,只记得许老爷子郑重其事的提亲,郑重其事的把她和厉漠北叫上前,语气和蔼的让他们好好相处。

     记得盛教授眉眼含笑的夸爸妈有福气。

     陆楠甚至不记得自己有没有改口喊许音华“妈”,只记得自己没失礼,紧张的差点不知道该怎么呼吸。

     许音华的态度完全变了,变得有点毛骨悚然。完全一副:儿子我交给你了,你好好管教他的信任模样。

     敬完茶陪许老爷子在院子里下棋,陆楠心里七上八下,好几次都忍不住想问他,是不是一个亿兑现不了,所以把厉漠北抵给她?

     考虑到人家给足了爸妈面子,最终还是压了下疑问。下了一局,许老爷子输了,看她的眼神跟刀子似的锐力无边,惹来盛教授好一顿嘲笑。

     到附近的饭店吃过便饭把人送走,陆楠被厉漠北拉上车,手心里潮的都能挤出水来。

     “出息……”厉漠北拿着纸巾,仔细帮她把手擦干,跟着握住她干干净净的手指把玩一番,执到唇边细细的吻着。

     陆楠抽回自己的手,像似才从梦里惊醒过来,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了许久,生气噎他。“你能耐,你刚才怎么没当着陆桉的面喊哥。”

     厉漠北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在嘴边,皱了皱眉,佯装镇定的发动车子。

     陆楠“噗”的一声笑出来。“出息。”

     厉漠北郁闷的不行,把车停下,倾身过去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她的脸颊。“待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陆楠轻颤了下,脸颊瞬间烧的通红。厉漠北愉悦扬起唇角,坐直回去,一脸淡定地把车开出去。

     回到东城的别墅,一进门陆楠就被他抱了起来,脚步飞快的上楼。

     “大骗子!”陆楠心底滑过一抹异样,无意识收紧手指,将他身上的西服抓出深深的皱褶,掌心又溢出细密的薄汗。“禽兽。”

     厉漠北低头看她一眼,唇边的笑意渐浓。

     进了主卧室,厉漠北把她放到床上,脱了外套,缓缓单膝跪下,温柔执起她的手放到唇边轻吻。“陆楠,嫁给我。”

     陆楠挑了挑眉,缓缓勾起唇角,眯眼望着他深邃漆黑的眸子,抽开手抚上他的脸,指尖沿着他英俊的脸部轮廓温柔描摹。“好。”

     “真乖。”厉漠北捉住她的手,高大挺拔的身躯扑过去,激动难抑的将她压到身下,热烈封住她的唇……

     她是他的梦,是他心中无法磨灭的执念,未来幸福可期。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