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番外(叶蒋)
    茶水间里,hr姐姐在打电话,言辞犀利。“她努力奋斗的时候你在劈腿寻找真爱,凭什么成功了就得嫁给你,让你一起见证好风光?”

     “在她最艰难的时候,你在别的女人床上浪,你真当她是傻逼,你怎么哄她怎么信?”

     “没什么可是,我不会劝她跟你复合,没有这个必要。”

     尖锐的嗓音静止下去,过一会复又响起,温柔的语调。“那个人渣被我骂了一顿,嫁不嫁在你,我只有一句话。恋爱时识人不清,别以为是眼屎糊了眼,结婚后你会发现,那是真的屎。”

     “四年了,你喜欢他就去追,他还单身呢,反正追不上也没什么损失,正好可以彻底放下。”

     “姑奶奶,这么犹豫的风格不像你啊……”

     叶子站在门外,双手捧紧了水杯,微微有些站立不稳的掉头走开。

     彻底放下?多少痴男怨女都倒在这四个字下,然后一辈子念念不忘意难平。

     坐回自己的位置,叶子闭了闭眼,弯腰打开办公桌下的抽屉,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仰头喝了一口,出神的望着无名指上的指环。

     四年了,她试着忘记蒋牧尘,用尽所有的办法。

     然而回到国内的那一刻,那些离开他后的无助和绝望,瞬间如灰尘抖落,忘了当初离开时跟他说的狠话,忘了自己说,从来不曾爱过他。

     他送的指环她一直戴着,在离开他的无数个白天,提醒着自己无论多难都要走下去。

     在无数个夜里,她疯狂的想起他的笑,想起他俊美异常的脸,想起陆楠去西江的那个星期,她和他疯狂的样子,想起最后一次,他说:“我不曾等过人,四年后若你回来,我娶你。”

     那些快乐的,悲伤的过往,一帧一帧就像电影一样,在背单词背到舌头发麻的间隙,在她眼前不停的放映,不停的提醒她,她当年有多绝情。

     提醒她,除了这个男人,她的心再难容下其他人。

     很多人说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尽快的开始下一段感情。叶子试了很多次,时间长短都有,多到她自己都忘了,爱一个人是怎样的感受。

     最终的结果,是她越来越无法接受异性的触碰,哪怕是牵手,都让她有种恶心的感觉。

     回国已经三个月,她知道他在这个城市,却提不起丝毫的勇气去见他。

     甚至不敢跟陆楠打听他的近况。

     她怕他已经新欢在怀,更怕他还在等她,多么的矛盾……

     ——

     进入夏季,北京的气候开始多变起来,前一刻还风和日丽,转眼的功夫便白昼如夜暴雨倾盆。

     叶子走出公司大门,远远看到陆楠的劳斯莱斯停在街旁,心中不由的一暖,打开雨伞飞奔过去。

     上了车,安全带还没系上,陆楠略显严肃的嗓音就飘了过来。“我带你去见他,他的情况很不好。”

     叶子心里咯噔了下,脸色霎时发白。“他怎么了?”

     “化验的结果还没出,但是蒋家上下都来了。”陆楠目视前方,平稳的控制着方向盘,一本正经的语气。“你若是不想去,我现在送你回家。”

     叶子错愕,整个人无力靠到椅背上,久久不出声。

     她想过一千种一万种重逢的画面,想过再见他如何开口,却从未想过,有关他的消息会来的如此猝不及防,如此的残忍。

     陆楠侧眸瞄她一眼,故作轻松的安慰。“可能也没我们想的那么夸张,毕竟化验结果还没出来。”

     “我去见他。”叶子打断她的话,将脸埋进掌心,难受闭上眼。

     陆楠抿着唇,沉默点头。

     抵达协和,大雨没有半分要停歇的迹象。陆楠将她领到病房外,不动声色的跟厉漠北交换了下眼神,牵手离开。

     四年前,她并不是太相信,蒋牧尘能洁身自好等待叶子归来。

     而今,她信了,还联合厉漠北帮他撒下弥天大谎。不敢想若叶子最后知道真相,会不会跟她绝交。

     “又乱操心。”厉漠北捏了下她的耳朵,拥着她加快脚步去取车。“咱回家陪儿子。”

     陆楠“嗯”了一声,习惯性的往他怀里靠了靠。

     蒋牧尘这一招苦肉计使得确实不地道,不过爱情里,谁没点心机呢。

     他都35了,再不破釜沉舟,怕是父母那里也不好交代。

     ——

     叶子站在病房外,冷静了将近十分钟才有勇气推门进去。

     蒋牧尘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闭着眼,似乎还在熟睡。叶子轻手轻脚的坐下,胸口发酸的端详他许久,终忍不住俯身,将他横在被子上的手捧进掌心。

     微微发凉的触感,一瞬间勾起无数回忆。

     她还记得那天,她算准他走出包厢的时间,让相熟的姐们陪她演戏。可姐们是真狠,一巴掌扇过来,她脑袋嗡嗡作响的摔了出去,正好倒在他脚边。

     他当时楞了下,徐徐弯腰朝她伸出手,眼底带着几分怜悯。“你怎么样?”

     简单的四个字,让她彻底忘了后面该怎么演,眼睛疼的睁都睁不开。

     那天晚上,他带她出去吃宵夜,问她为何被打,问她需不需要报警,要不要换一份工作。

     叶子忘了自己怎么回答他,却记得,他问她,为什么不读书。记得他帮她买了创可贴,提醒她手上的伤口要尽早处理。

     相熟的姐们说,他是b市最绅士的一个公子哥,跟他搭上了不愁今后没有好日子过。

     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本不奢望他能看上自己,谁知第二天经理却问她,有没有兴趣帮忙推酒。

     怎么可能没兴趣,她实在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之后他常去应酬,每次都跟她点很多很贵的酒,喝不完就存着。经理也不再为难她,不再压她的工资,甚至笑容里都多了几分谄媚。

     她知道他是有意这么做,但一直装傻,也不曾主动表示什么。

     她坦然的接受他给予的好处,同时又跟他保持相应的距离,用宋安安的话说就是典型的绿茶。

     她把从姐们那学来的勾男手段,统统用到他身上,效果立竿见影。

     他果然动了心思,却又绅士的从不主动挑破。

     一年的时间,她存够了出国读书的钱,存够了按月打给家里的钱,决定表示些什么的时候,他那晚第一次喝多,哑着嗓子告诉她,他要订婚了。

     她什么都没说,却执拗的跟他去了开了房。

     不知道男人对那层膜有多在乎,但她清楚,绝大部分男人知道身下的女人是第一次,多少都会动容,蒋牧尘也不例外。

     他那晚一反常态,问她要不要去国外读书,他可以给她找学校,可以承担所有的费用。

     她含笑摇头,早上醒来就回了租住的房子,跟着辞职回老家办理手续。

     他订婚当天,她在煌家开厢,跟姐们道别,喝到酩酊大醉的给陆楠打电话。

     她爱他,可那又怎样?

     他终究会娶个门户相当的千金,即便不是宋安安,也会是别的女孩。

     那晚她在天台上哭了很久,可能把一辈子要流的眼泪都流光了,心也在那一瞬间死去。

     是他把她从地狱里拉出来,可她却没资格伴他左右。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b市,大年初五。

     那晚陆楠醉了,窦晗也醉了,只有她是清醒的。跟他回到他的别墅,他们做了一次又一次,彼此较着劲,最后一次两人几乎都要虚脱过去。

     她依旧是天亮离开,神色平静的跟他说再见——再也不见。

     之后她一走四年,不给他打过任何一次电话,发过任何一条短信,不曾跟陆楠打听他的任何消息。刻意的让自己忘掉他,忘掉曾经爱过他的自己。

     她甚至以为她回来,会看到他已经娶了美娇娘,生活幸福美满。

     而不是如今这副模样……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蒋牧尘半眯着双眼,嘶哑的嗓音听着十分虚弱。“可惜,我恐怕不能再等你了。”

     叶子倾身过去,及时捂住他的嘴,哽咽摇头。“别说,我不要你等,我明天马上辞职陪你。”

     蒋牧尘眯了眯眼,刻意掩去眼底的笑意,温柔握住她比寻常女孩要粗糙得多的手。“不许说谎,不然你一辈子都嫁不掉。”

     “嗯”叶子伏在他胸口,呜呜哭成泪人。

     蒋牧尘闭着眼,尽量克制住情绪,厚实的掌心贴着她的后背轻拍。

     叶子哭了许久,直到病房的门被人推开,跟着耳边多了许多陌生的嗓音,才回过神,愣愣站起身。

     蒋牧尘摆出一副了无生气的模样,淡漠陈述自己的病情。

     蒋父蒋母一听说有可能是绝症,脸色变了变,小心翼翼的问他有什么心愿。

     蒋牧尘偏头看一眼还在发呆的叶子,平静吐出两个字:“结婚。”

     “好。”蒋父干脆点头,视线落到叶子身上,迟疑问道:“这位是?”

     蒋牧尘剧烈的咳了一阵,一张脸憋的通红的粗粗喘气。“我即将结婚的妻子,叶子。”

     蒋家二老看到他那样,连问都不敢问了,不住点头,并表示立即安排人筹办婚礼。

     叶子神情恍惚的听着他们的对话,使劲握紧蒋牧尘的手。她好怕他咳着咳会咳出血来。

     生怕在电视上看过无数次的镜头,在自己面前出现。

     蒋父蒋母说完婚礼的事就走了,叶子茫然坐下,眼泪又落了下来。“确诊的话,你还能活多久?”

     “大概半年,也有可能活不过三个月。”蒋牧尘把陆桉教给自己的话背了一遍,努力装出绝望的样子,直勾勾的望着天花板。“我是不是很自私,临走都不让你安生。”

     “是我的错。”叶子再次捂住他的嘴,闷闷的俯身抱他。“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好。”蒋牧尘又咳了一阵,激动得双手发抖地抱紧她瘦弱的身子。

     叶子误以为他发抖是因为病痛让他难受,哭的更加伤心,万分后悔自己没早些来见他。

     在医院守了一夜,叶子隔天一早去公司申请辞职,跟着便回了医院替蒋牧尘办理出院手续,陪他住进温榆河的别墅。

     陆楠和厉漠北也有别墅在同一个小区,大概是为了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相处,夫妻俩坐了不到五分钟就走了。

     蒋牧尘坐在轮椅上,一头一脸的汗水,整个人虚的不行。

     叶子扶他上了楼,立即去洗手间找毛巾给他擦汗。“怎么样,要不要紧?”

     “没事,你去书房把书桌左边的抽屉打开,里面有只木质的盒子,拿过来。”蒋牧尘拿走她手里的毛巾,有气无力的吩咐。“去吧。”

     叶子抿着唇,迟疑点头。

     她一走,蒋牧尘立即把贴在身上的暖宝宝贴扯下来,飞快塞到床垫底下。

     陆桉净出馊主意,这么大热天,居然让他贴三张,快热死他了。

     少顷,叶子拿着盒子折回来,见他身上的汗消得差不多,伸手摸了摸,又红了眼眶。

     “不哭了好不好,再哭我会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蒋牧尘捏了捏她的鼻子,低头把盒子打开。“四年前就想跟你说,你一直不给机会。”

     叶子看到他的身份证和户口本,眼泪又落了下来,心底涌起深深的绝望,疯狂吻他。

     情到深处,一切发生的自然而然,只是那种仿佛做完就再也没机会再做的压抑情绪,始终盘亘心头,以致她都忽略了很多明显不对劲的地方。

     足不出户的在别墅住了一周,两人的婚礼也筹备完毕。

     回b市领完证回京的第二天,叶子早早换上婚纱,化上最美的妆容,推着脸色依旧很苍白的蒋牧尘,走出别墅大门。

     考虑到他有病在身,婚礼并未大肆宴请宾客,来的也多是两人的至交好友,以及蒋家这边的重要成员。

     叶子没请父母过来观礼,也没请在煌家认识的姐们,安安静静的牵着蒋牧尘的手,接受众人的祝福。

     本来应该很热闹的婚礼,气氛莫名的有些悲伤。

     中午礼毕,叶子一脸抱歉的让陆楠替她招呼窦晗他们,自己陪着蒋牧尘先行上楼休息。

     蒋家二老也没留下,领着一干亲戚到酒店去吃饭。

     明天化验结果就出来了,叶子一想到这个,胸口便疼的像似要裂开,替他解领带时控制不住倒在他怀里崩溃大哭。“尘哥,我很怕。”

     “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蒋牧尘抬手刮去她脸上的泪水,含笑打趣。“傻姑娘。”

     叶子楞了下,跟着便被他压到床上,双手也被他用领带绑起来压到头顶。

     这个力道……叶子错愕一秒,反应过来,旋即破口大骂。“蒋牧尘你个大混蛋,你竟然骗我……”

     剩下的话转瞬被某人堵回来,热烈的让她无法招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