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印师的对决
    次日清晨,陆阳路,龙门客栈。

     一扇半旧木质房门吱呀一声打开,玄尚打着呵欠慢慢走了出来,揉着惺忪睡眼,一副未睡醒的样子。

     没办法,谁叫那床实在是太舒服,玄尚已经有好几年都没有睡得这么香过了。

     “睡过头的话,可就要一生都为这个懒觉而后悔了哦。”一个突兀的声音传来。

     就在这时,玄尚房间隔壁的房门也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黑衣黑发少年倚在门口,笑着打趣道。

     “咦?”玄尚上下打量那个黑衣少年,眼神中充满了惊奇。

     黑衣少年年纪看上去玄尚一般大,不高,人却很挺拔,浑身透出一股爽朗的气息。他穿的都是些平民穿的那种衣服,便宜朴素。

     玄尚发现,他的两只手上缠满了绷带,也不知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双手上都有伤吗?但是最奇怪的还是他给自己的感觉,明明身上一点印力的波动都没有,却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压抑感。

     “你…也是来参加考试的?可是为什么…”玄尚看着黑衣少年的眼睛,迟疑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的确,我也是来参加本次天印学院考试的。你没看错,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印力,只是个普通人。”黑衣少年毫不避讳,直言道。

     “那为什么?为什么要去参加天印学院的考试?难道你不知道普通人是不可能比得过那些天赋超群的天之骄子的么?”玄尚十分不解。

     “那是因为…”说道这里,黑衣少年沉默了,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又仿佛在下定决心,“那是因为,我,林炎,就是要证明给你们这些印师看,就算是普通人也有着打败印师的力量,普通人不是天生就低人一等,他们有着自己的尊严!”

     说完这句话,黑衣少年眼中仿佛闪动着莫名的光芒,接着他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客栈,转眼间就消失在了熙攘的人群里。

     玄尚这时才回过神来,他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世界上总有一些疯子,唉,罢了罢了,我还是赶快去参加考试吧,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说完玄尚拔腿便跑,在路上也没忘买个鸡腿补补身子,毕竟这可不是一般的考试,这种情况绝对不能亏待自己。

     很快,他就来到了进行印师考试的地方。

     “昨天子慧老师说了的,就是这个叫【天阳城印师殿】的地方。哇,真是气派啊!”玄尚站在印师殿门口,看着这座通体玄武岩打造的庞大无比、雄伟壮丽的大殿,不禁心潮澎湃。

     大殿正门不断有穿着印师袍的印师们走过,这些印师有强有弱,有年轻的也有年纪大的,但每当他们走过印师殿的时候,全部都挺起了胸膛,表情里洋溢着自豪。

     没错,因为他们是印师,是这块大陆上最有力量的一群人,也是地位最高贵的一群人,他们没有理由不自豪,没有理由不骄傲!

     当然,玄尚这个潦倒落魄的小印师除外,在那些人眼里,他就是个叫花子...

     玄尚怀着激动的心情走进印师殿中,只见大殿中广阔无比,尖塔似的殿顶投射下阳光,配合四周许多印力维持的特殊灯具,整个印师殿都处于明亮之中。

     印师殿分为东西南北中五个区域,正中是印师管理区域,由高级印师驻守,负责印师升级考核及印师的统计管理,属于核心地区;

     而东面则是印师物品交易区,许多印师修炼所需物品在这里都可以买到,当然,如果你有什么好东西要出售,在这里你将会得到一个满意的价格。

     西面是印师武器防具区,这里你可以购买到印师可以使用的武器和防具。

     南面则是任务发布区,发布在这里的任务只有印师才能接,任务一般分为一到五星级(五星级最困难),任务内容包括消灭魔兽、捕捉魔兽、收集物品、护送等一些普通人难以完成的任务,当然,任务奖励也是丰厚无比。

     至于北面,那是给雇主们提供服务的区域。

     玄尚印师考试的地点,就是大殿正中负责印师考核的地方,此处暂时被天印学院征用了。

     一名穿着白色印师袍的女印师走了过来,玄尚注意到她的领口上绣着四道弯月,竟然是十二印强者!

     “请问你是参加今年天印学院印师招生的学生吗?我是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女印师微笑着对玄尚说,并没有因为玄尚的衣着而嫌弃他。

     “恩,我叫玄尚,请问到哪里参加考试啊?”玄尚面带微笑,女印师的态度让得他心情大好。

     “请跟我来。”

     女印师带着玄尚来到大殿正中,推开一道门,走进一处会议厅中。

     会议厅很大,在天印学院的布置下,当中建立了五个方形区域,似乎是用来切磋用的。周围则是围了一排一排的座位,女印师带着玄尚在第一排坐下,向他讲解印师招生的规则。

     “通过第一阶段的灵力天赋测试的大约有三百多人,其中天赋越优秀的人,可以坐在越靠前的座位。恭喜你玄尚,子慧告诉我说是最优秀的人之一,有资格坐在第一排。”女印师微笑着讲解道。

     啥子啊?

     自己是天赋最优秀的人?

     玄尚猛的给了自己一耳光,感受到脸上传来的灼热感后他才意识到,这不是梦!

     欣喜若狂的他顿时哼起了小调,别提有多高兴了~

     坐好后,玄尚发现应诗瑶、应流枫他们也坐在第一排,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顿时涌上玄尚心头,自己什么时候跟这些天骄之子齐头并重过?

     “印师考试第二阶段是考核学生对印力和属性的运用,采用实战的形式决出最强的一批学生,他们最终才会被天印学院录取。”女印师站在最前面用带着印力的声音宣布着。

     “场中有五个擂台,比赛采用一对一的淘汰赛,随机抽取两人比赛,其中一方失去战斗力、认输或离开比赛场地则比赛失败,胜者才可以继续比赛,直到前十出炉。请注意,点到即可!”见众人不语,女印师继续严肃道。

     “前十吗?会不会有点困难呢。”玄尚起身,看了看四周的那些波动着雄厚印力的少男少女,他开始不自信了。

     这时玄尚突然发现自己的不远处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那个疯子,林炎!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个普通人吗?”玄尚疑惑的问道。

     “你说那个叫林炎的吧?”女印师脸色有些变化,不自然的说:“他的确是个普通人,不过,他通过第一阶段的原因似乎是…他被另外几个参加印师考试的孩子狠狠嘲笑了一番,然后他把那几个人都揍趴在地上了,似乎我们学院一个十印的工作人员也被他揍了一拳,然后他就通过了第一阶段的测试…”

     “鸡腿的!这都可以!”玄尚恨不得一口血喷出来,这也太过分了吧!哪有打几个人就过了测试的道理?

     女印师也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比赛快要开始了,我先走了哦。”

     “谢谢你啊!”玄尚面带微笑向着女印师挥手道别。

     很快,印师考试就正式开始了,天印学院一名十五印的高级印师在主持比赛,点到名字的人就可以上去比赛,有专门的裁判在判胜负。

     “第一场,季月南对应元。”

     应家大少应元直接走上台来,他年纪稍大,身材魁梧,体表仿佛凝结着一层冰霜,在他附近温度都下降不少。他的对手季月南也是实力不可小觑,浑身环绕着一层绿色的光芒,皮肤仿佛木质化一般,防御力不可小视。

     季月南沉肘屈膝,手印一结,顿时在他身前竖起几道树木屏障,将他护在里面。紧接着手印一变,一道成年大腿粗的树根狠狠向着应元抽打过去,发出呼呼的破风声,这下抽中的话应元怕是凶多吉少。

     应元神色不变,只见他飞快的结了一个手印,双拳马上裹上一层厚厚的冰霜。

     此时树根已经逼近到他身前了,他大吼一声,全力一拳击出,“轰!”的一声,拳头结结实实打在了树根上。

     应元脸色泛出一阵潮红,不由得倒退了两三步。这时那个季月南同样也不好受,整条树根都被冻成了冰块,然后啪的一声摔碎在地上,受此重创,季月南的印力一阵翻腾,短时间内都没有时间来反击了。

     趁此机会,应元立刻用印力结出几根巨大的冰枪,然后全力向着季月南投射出去,冰枪重重地刺在树木屏障上,直接击穿了两层屏障,冰枪也都碎成了冰渣。

     与此同时,应元全力向着季月南奔跑过去,企图拉近彼此的距离。

     季月南不堪示弱,自己也是有着两把刷子的,他很快就做出了自己的决定,直接向着应元冲了过去!

     应元立刻结印,浑身凝结出一套冰霜铠甲,双手握住一柄冰枪,直接戳向季月南!

     两者距离只有不到两米了,季月南双目厉芒一闪,突然在应元脚下召唤出一条树根,猝不及防的应元一个踉跄,冲锋的势头直接被瓦解!

     季月南紧接着从腰间抽出一个匕首,匕首也是泛着蒙蒙的绿光,显然不是把普通的匕首!

     握着匕首,他狠狠地向着应元的腹部刺去,这下要是刺中了,应元就要重伤退场了。

     应元到底是大家族的长子,实力底蕴也是丰厚,危机关头他也是惊而不慌,他一声大喝:

     “冰霜之环!”

     只见他身体突然爆发出一阵环状冰霜气劲,轰的一声将季月南弹飞开去七八米,同时他连忙将凝出的冰霜长枪投射出去。

     这下他使出了全力,冰霜长枪贯穿了季月南周围的树木屏障的同时,竟然又把季月南撞飞了六七米,直接将他击出了场地!

     “应元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