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偷锅
    “该怎么解啊?我看看。”左烬看着那盘棋,此时的白字已经犹如乱军,被那支黑色棋子冲得七零八落,优势已去,不过还是有得一救。左烬拿起一粒白字,满脸笑容的准备往棋盘上落去。

     “咳咳,咳咳咳。”站在另一旁的左风看着准备落子的左烬,连忙咳嗽起来,对着左烬使眼色。

     左烬一看见左风的眼色,脸色一颤,暗想到:这差点着了这魔女的道了,要是我真解了这局,那不是暴露了我的实力了嘛?家里的棋谱我可是看都没看过,她要是问我棋谱上的棋局,要是我回答不出来,那这魔女不还得堵着我问个明白,这步棋可不能下。

     其实左风只是看见左烬身后的左楠对着左烬越来越感兴趣,他怕左烬一下完这步棋,要是下的好了的话,那魔女还不整天烦着他们。左风可不想左烬落入魔女之手,要是真这样的话,那自己也得整天和这魔女见面了,谁叫左风和左烬是兄弟呢,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左楠看见左烬正准备落子,却被这一声咳嗽打断了,心情略微有点不爽,左楠望着咳嗽的左风,松开牵着左烬的手,慢慢的走向左风,一脸微笑的说道:“左风弟弟,你是不是生病了啊,怎么咳嗽得这么厉害?要不要姐姐帮你治治?”

     左风一看见左楠往自己这边走,连忙往后退了一大步,苦笑着说道:“不不不,楠姐姐,我这喉咙就是有点干,我去喝点水就好了,喝点水就好了,不算生病,不需要姐姐你的医治了。”

     左楠止主脚步,对着左风说道:“那你还不去找水喝,小心你的喉咙一会干得咳破了可就不好了。”

     左风一看左楠止住向自己走来的脚步,心中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我现在就去找水喝,那楠姐姐你先和烬弟下棋,下棋,我就先走了。烬弟我再找你玩,再见!”左风转过身就往另一条道飞快的跑走了。左风回过头望还痴在那左烬心中默默说道:烬弟啊,希望你别被那魔女给烦死了,风哥我这就对不住你了,那魔女可是动起手来太吓人了,风哥我是害怕了。但她不会打你啊,你呆在她哪应该没事的。恩,应该没事的。左风心中这样想着。

     其实左烬确实没啥事,但是手中的那粒白字落还是不落成了一个大大的问题,以左烬前世的想法,遇到这么精彩的棋局,肯定是要下的,但是现在旁边还有一个魔女,要是下了,这魔女肯定是会问自己一些奇怪问题的,弄的左烬真是左右为难啊。

     不过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对棋的欲望,左烬把那粒棋子放到棋盒里面对着左楠说道:“楠姐姐,这白棋我看已经没有任何存活的可能了,这步棋我不会。”

     “嗯哼?你不会下?”左楠笑着转过身子,看着左烬,又说道:“那你刚才拿白子准备落子的时候你当我没看见啊。”

     “这个…”左烬心中一紧张,心想道:这该如何是好,刚才真是不该拿棋子的,这可让我现在怎么回答啊,魔女真是魔女,眼睛还是那么贼。风哥啊,你咋就这么丢下我就这么跑了啊。

     “咋啦?说不出话了?那看来你是需要姐姐的一番疼爱才能下完这一步棋啊。”左楠笑着走向左烬,两只手在左烬的脸上摸了摸,弯下腰笑着看着左烬。

     左烬看着眼前的左楠,一阵阵幽香从左楠身上传来,左烬的眼睛就这样距离不到五寸与左楠对视,看得左烬心慌的慌的,脸上也又红起来了。左烬连忙把头低了下去,声音如同蚊子般大小的说道:“我是真的不会下啊。”

     左楠看见左烬怎么也不承认,也没有继续逼问了,只是看向左烬的神情变得很是有兴趣。左楠直起身子,揉了揉左烬的头,看着那个残局对左烬说道:“以前我只知道小烬弟弟厨艺极好,今日我这一见,发现小烬弟弟的棋术也是相当的高超啊。就是不知道左烬弟弟还有没有其他隐藏的技能呢?”

     “没、没了吧”,左烬汗颜,心想到:要不是我上次不小心给你碰见烧饭做菜你怎么会知道我厨艺精通的事。左烬一想到这件事,就觉得那也是很尴尬的一次见面,那还是两年前左云带左雷来这里的时候,一次误会让左烬和左风两兄弟见识了什么叫做魔女。

     当时左风和左烬都在家中的后山里玩,玩着玩着就肚子饿了,左云心血来潮,对着左烬说道:“烬弟,我肚子饿了,咱们弄点吃的吧,今天我们不去那张老头那里了,就在家里弄的吃吧。”

     左烬一笑道:“咋滴,你终于知道要尝尝家里的午饭了味道了。”

     左云一听左烬的话,连连摆头说道:“不不不,不是吃家里的饭菜,是要吃你做的。”

     左烬这就疑惑了,问道:“在家里我怎么做菜啊?你也知道,除了父亲让我练习炒菜的时候我能碰碰灶台,一般我都不好去厨房碰的,厨房里面的那个刘婆婆,看见我都像看见宝贝似的,只要我一去厨房,她就马上跑过来把我小心翼翼的供着,生怕我出了什么问题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又没说要你到厨房里面做菜,我们要在这里做。”左风一笑,指着脚下说道。

     左烬看向脚下,张大嘴巴惊讶道:“我们是要在这里生火做饭?”

     左风笑着点点头,说道:“对啊。”

     左烬问道:“这里又没锅没灶的,连调味料都没有,我怎么做菜啊。”

     这时候左风“嘿嘿”一笑,说道:“厨房里面不是有锅嘛,我们一会去偷一个出来,然后偷点调味料和菜不就可以了吗?”

     左烬说道:“这样真的好嘛,要是被刘婆婆发现了,肯定要告诉母亲的。”

     左风一拍胸脯说道:“肯定没事的。”然后又附在左烬耳旁小声说道:“你一会这样,你先进去吸引刘婆婆注意力,然后我就乘刘婆婆注意力在你身上的时候偷偷的把锅啊菜啊什么的都偷出来。”

     左烬面色凝固,说道:“那不就是坑了我嘛,那你出来了,那我一会什么时候出来啊。”

     左风挠了挠脑袋,这时天上一只乌鸦从左风左烬头顶嘎吖嘎吖的叫着飞过去,左风一拍手掌高兴的说道:“一会我偷完东西了,我就大声的学乌鸦叫,嘎吖嘎吖嘎吖。你在里面听到了这个声音就出来。”左风还用手掌扩在嘴前示范了一次,左烬想了想,觉得这个计划还是很有安全性,于是就同意了左风的计划。但是计划真的就没有意外吗?不当然不,意外就是左楠。

     当左风左烬计划好了之后就来到了厨房,厨房离后山很近,不一会就走到了。因为左家人口很多,所以左家的厨房很大,毕竟每一次生火做饭都是几百人的分量。尽管厨房很大,但是到了这个时间点厨师们必定都在午休,因为左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厨师们只有休息得好才能有精力做出美味的菜肴,所以中午做完午饭之后必须午休。尽管厨子们都去午休了,但还是有看门的人在的,那就是厨师长——刘婆婆。刘婆婆年纪大,只能指导那些年轻的厨师,当一个厨师长,自己是不做饭菜的。刘婆婆是以前左老爷子的厨师呢。

     左风左烬走到厨房的门口,左风对着左烬点了点头,然后就躲在一旁了。左烬看着左风躲好了,就将厨房的大门轻轻推开,够着脑袋看里面,看到里面没人,就直接走了进去,左烬知道,刘婆婆肯定在厨房里面,只是他现在没有发现而已。果不其然,当左烬走进厨房没几步的时候,一个身穿灰色布衣围裙,手中拿着一个烟斗,头发黑中带白色,脸上有些皱纹的老婆婆出现了,这人正是刘婆婆。

     “我说怎么有人这时候进来,原来是烬公子啊,烬公子不知道来刘婆婆这里干什么呢?”刘婆婆把烟斗插在腰间,走到左烬身边,笑着对左烬说道。

     “我…”左烬一愣,脸上憋的涨红,心想:我到底来这干什么,刚才风哥没和我说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啊,看来就只能骗骗刘婆婆了。左烬挠挠头笑着说道:“刘婆婆,我来看一看厨房里面的锅,父亲明天要我练习炒菜,我看厨房里面的锅有没有好一点的。”

     刘婆婆一愣,说道:“看锅?你父亲不是专门给你造了一个锅吗?你还来看锅干嘛?”

     我的天,我哪里知道我来看锅干嘛,左烬心中说道。

     “哦,对了,你父亲肯定是觉得厨房里面炒菜时间久了的锅要比你那新锅炒出来的菜要好吃一点,所以才叫你来看锅的对不对?”刘婆婆又说道。

     左烬一听,心中一喜:这确实是个很好的理由啊。于是嘴上说着:“对啊,刘婆婆,父亲就是让我来看哪一些锅使用时间长又保养比较好的,然后我再练习炒菜就用那个锅。”

     刘婆婆把左烬的头揉了揉,牵着左烬的走往厨房里面走着,厨房很大,有很多灶台分布着,每个灶台都是做菜工具齐全。左烬曾经问过父亲左雷:“为什么要这样弄很多灶台,弄一口很大的锅一起炒不简单些嘛?”左雷是这样回答的:“锅大则菜肴味不足,形色差;锅小则菜肴香美,人吃了也更健康。”左烬对左雷的话也是认同的,毕竟锅越大就需要对火候掌控力越细微,也越难操控,自然炒出来的菜就要比小灶炒出来的不好吃些。

     刘婆婆把左烬牵着,边走边细心的说着每一口锅什么时候开始使用的,一直用到现在用了多少年等等,左烬也是蛮有兴趣的听着刘婆婆将这些锅的来历。

     此时躲在厨房外面的左风看见刘婆婆把左烬带到厨房深处去了,也开始行动起来了。左风慢慢的来到厨房口,看了看里面,确定刘婆婆和左烬走得够远之后,来到距离门口最近的一个灶台,把灶台上的刀啊,调味品啊,锅铲啊一股脑的都扔进了锅里,然后来到存放蔬菜肉食的地方拿了一些东西之后就马上抱着锅跑了。

     和左烬边走路边说话的刘婆婆突然停下来,转过头看向门口,笑了笑,又继续和左烬讲这些锅的事情了。左烬被刘婆婆的突然停顿弄的心中一慌,暗想道:不会被发现了吧。

     还好刘婆婆又开始继续讲,左烬才松了一口气。

     左风抱着锅躲在厨房外的草堆里,用手扩在嘴前,发出“嘎吖,嘎吖,嘎吖”的声音。在厨房内的左烬一听到这个声音,心中的石头也终于落下了,看着还在一旁讲锅的刘婆婆,笑着说道:“刘婆婆,你不要再讲了。”左烬看了看周围,指着身旁的一口锅对着刘婆婆说道:“我觉得这一口锅就不错。”

     刘婆婆看着左烬指向的锅,笑道:“烬公子好眼花,这锅的年份可是有一百年之久了,但是却依旧如新,确实是个好锅啊。”左烬看向周围的时候发现这口锅比其他锅要高那么一点点,于是就选了这口锅,想不到这口锅的年份这么大。刘婆婆又说道:“烬公子那还看不开其他的呢?”

     左烬摇摇头说道:“不了,就这口吧,明天我就和父亲一起来这里练习炒菜。”

     刘婆婆也微笑的点了点头说:“好”,于是左烬就直接告别了刘婆婆,出了厨房找左风。

     刘婆婆看着飞快跑出厨房的左烬,喃喃笑道:“风公子又带着烬公子捣乱了,真是调皮的两个小鬼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