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茶馆听书
    “嘿哈,嘿哈。”两道稚嫩的声音从左家的练武场上传来。只见两个男孩在练武场上做着同样的动作,一个男孩看着另一个小一点的男孩做出的动作,嘴里指导着,自己也重复做刚才的动作,道:“不对,不对,你这样做错了,不应该这样做,应该这样,这样。”

     这正是左风左烬两兄弟。距离上次关禁闭的时间已经过去五年了,在这过去的五年里,左风和左烬也是没少犯错,但还没达到关禁闭的地步。那次左雷回家之后听见左风和左烬已经被关禁闭了,本来满满的怒气也消了一半,和李华凤说了左风左烬出城的事后,李华凤又给左风左烬加了二十天的禁闭,这就弄得左雷满满的心疼了。

     于是出现了在左雷在城外遇见左风左烬,左雷还要当做没看见的模样,只是在家里私下和左风左烬说了一顿,还要隐藏左风左烬出城的事,怕再让李华凤知道了,关他心头肉左风左烬的禁闭,毕竟关禁闭的时候谁也不能见。

     左风和左烬也因为那次超长禁闭的缘故,也变得很少出城了。出城也就去那个张老头那里听张老头讲一些故事,左烬在那里做一顿饭,吃一顿就回来了。左风左烬至今都没有告诉左雷和李华凤他们遇见那老头的事,因为要是怕告诉了他们,估计左雷也不允许他们出城了,那就再也见不到那老头了。于是左风左烬把张老头那里也当成了他们的小秘密基地。左风左烬两个人五年来可说身体也长的飞快,快像一个小大人了。

     而前几天刚刚是左烬的十岁生日,左雷也终于将猿搏六式教给了左烬,此时左烬就在这里练习猿搏六式。

     左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身子学着左风的动作变换着,脸上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神情说道:“这招式好难学啊,我感觉动几下身体就要累瘫了。”

     左风在一旁笑道:“我说了难练吧,当初我练这招式可是花了整整两个月才把它彻底学会的。”

     左烬满脸无语:“什么叫可是花了两个月啊,我感觉练第一招就得花两个月时间。”

     左烬摆了摆手,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练了不练了,太难练了。”

     左风停下来身体上的动作,走到左烬身前,拍了拍左烬的肩膀,一脸笑道:“烬弟你早就应该有不打算练这招式想法了,你就学好你的厨艺,父亲母亲他们可是很看好你的厨艺呢。”

     左烬也是无奈的道:“看来我真的是没有练武天赋啊。”

     左风伸手一挽左烬的肩膀,说道:“别灰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嘛,你看看你厨艺那么棒,你哥我就只知道打打闹闹的,我觉得啊,你会做饭可比我好多了,起码每天都可以自己做自己好吃的。”

     左烬也是摇摇头,道:“可能是这样吧,算了算了,亏我八岁的时候还找父亲叫他教我,当时父亲没教我我还大闹一顿,现在教了我,我反而还不想练了,唉。”

     左风“嘿嘿”一笑,道:“父亲可是对你的厨艺有很大期望啊。没事的,走,咱们去城里转转,听城里那些练武的人讲故事去。”

     左风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看来我就只有学厨艺的份了,那就去城里转转吧,听听他们讲故事也好。”

     左风笑着脸挽着左烬的肩膀便准备出门了。刚刚走到门口,便遇到了刚刚进门的李华凤。刚刚过三十的李华凤依旧如同二十岁少女一样,从她脸上看不出时间的印记,只是有些一两条鱼尾纹露出而已。

     李华凤看到准备出门的左风和左烬,脸上露出一抹慈爱道:“风儿,烬儿,你们这是准备到哪去啊?”

     左风看着刚刚进门的李华凤,笑着挠挠头,说到:“母亲,我和烬弟准备出门去城里转转呢。”

     李华凤走到左风和左烬面前,摸了摸两个人脑袋,柔和的说道:“恩,在城里转转也可以,整天呆着家里也不好,不过现在城里有很多坏人,你们出门带几个护卫陪在身边,安全一点。”

     左风抬头看着慈爱的母亲说道:“是,母亲。那我们就出门了。”

     李华凤揉了揉左风左烬的脑袋,说道:“去吧,记得不要玩的太晚,一会记得回家吃饭。”

     左风左烬“嗯”了一声,李华凤便找来四个护卫让他们陪着左风和左烬,对着那四个护卫严肃的说道:“保护好风儿和烬儿,听见了没。”那四个护卫本来看见李华凤喊他们,欣喜的跑过来,结果一听到这话,立马就变的愁苦着脸,不过也只好应答下来:“是,夫人。”

     李华凤点了点头道:“恩,记得寸步不离的保护好他们,去吧。”

     于是左风和左烬两个人走在前面四个护卫走在后面一同出了左家在城里转悠。

     那四个护卫在后面窃窃私语道:“又是这个苦差事啊,寸步不离,怎么可能啊。”

     “对啊,大公子一会估计又和我们玩捉迷藏了。唉”

     “没错,小公子还好,但是大公子每次都带着小公子一起到处乱跑,我们总是找不到他们啊……”

     走在前面的左风听到后面的几个护卫在说话,回头“嘿嘿”一笑道:“既然你们知道了我想要怎么做了,那你们就在家门口呆着吧,我和烬弟一会就会回来的,没啥事的。”

     其中一个护卫愁着脸说道:“大公子啊,这是夫人要求我们做的啊,我们也不能违抗夫人的命令啊。”

     左风也是摊了摊双手,做出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既然说了你们也不听,那你们就紧紧跟着我们吧。”

     左风转过身对着一旁的左烬使了个眼色,看了看前面的一条人很多的街道,嘴里小声说:“烬弟,我一会数到三,咱们就一起往那里跑。”

     左风嘴角微动,轻声说道:“一,二,三,跑。”瞬间两个人就往前跑去,扎进了人堆之中。

     几个护卫看着往前跑的左风和左烬,脸上露出见怪不怪的神情,几人纷纷叹了一口气,道:“追吧,要是公子他们出了什么事,家主、夫人还不打死我们。”于是几个人也向着左风左烬追去。

     于是出现了整个人群中一阵阵叫骂声,“喂,你小心点,别把我的面弄撒了”,“你是不是没长眼睛,这么大的路你偏要往这里钻”……,几个护卫身体大,在人群中跑总是难免撞在其他人身上,而左风左烬两个人因为个子小巧,在人群中就像鱼儿进入了水里面一样,一会就把那些还在和其他人赔礼道歉的护卫们甩不见了,不过被撞的那些人看见护卫门身上穿的带左字服饰之后就嘟囔几句就没说什么了,但还是减慢了护卫们追左风左烬的速度。

     “呼呼,每次出门都要这样。”左烬躲在一个街角喘着气说道。

     一旁的左烬露出一个头看着街道上的情况,说道:“没办法啊,要是那些护卫和我们一起,那不就谁都知道我们是左家的人了,要是知道我们是左家的人,那些练武的人不都看见我们就像老鼠看见猫一样,躲得远远的,就不和我们讲故事了。不过现在那些护卫已经被我们甩不见了。”

     “父亲也真是的,我们都这么大了,还和那些人说不允许跟我们说外面的情况。”

     左风再次看向街道,确定已经没有护卫之后,转过头对着左烬说道:“唉,父亲那还是嫌我们太小了,其实我们已经很大了。算了算了,既然已经甩掉他们了,那我们就去那种小茶馆吧,那里面的人几乎都不认识我们,我们可以去那里玩。”

     左烬点点头,应答道:“恩,那我们就去那里吧。”

     左风左烬两个人就再次走进了人群之中,来到了一个小茶馆,里面都是身穿布衣的大汉,喝着茶馆里面的小酒,满嘴唾沫的说着自己的生平事迹。

     左风和左烬就是蹲在那些大汉周围,津津有味的听着他们说一些事。只见一个赤裸上身的大汉站起来,一只脚踏在板凳上,瞬间吸引力一大部分人的目光,一只手指着空中说:“那天啊,我在野外去找一些药草,准备去换一些钱,可是当我还没找到药草的时候,我听到狼的嚎叫,我当时四处一看,只见三匹野狼把我包围了。”周围的人听到这都安静下来了,都继续认真听他讲接下来的事。“我心想:这次完了,我恐怕得死在这群野狼的嘴里了。我心里那个不甘心啊,于是我抄起手里的刀,对着那些狼吼到:你他娘的今天找上小爷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冲上去就对着那些狼一阵乱砍,我先是看准时机砍掉了一个狼的爪子,可是另外两只狼也

     不是吃醋的啊,直接一爪子就划在了我的背上。”说完还露出他背上的一道爪子印记,背着手指着背后的那条印记说:“你们看看就是这条印记,那该死的狼,下手可重了,我当时强忍着痛,拿起刀继续和它们拼啊,不拼我就要死在他们嘴里啊,我当时就像吃了春药一样,有使不完的力气,直接把拿两只狼的头给劈掉一个,那个断爪子的狼也被我从肚子上劈开一条口子死了,剩下的那一条狼看见他的两条伙伴都死了,也越来越生猛。”大汗拿起桌子上的一碗酒猛喝了一口,用手臂把嘴一擦继续说道:“我当时吃了春药的力气也快用完了,那只狼就直接扑倒了我,它的那个嘴啊,就直接对准我的头,我用两个手扒住它张得大开的嘴,你们知道那嘴里是啥味的嘛,就是一股屎味,但是差点熏的我手软了,正当我心想我快要死的时候,一个人来到了我的身边,我就求救啊,只见那个人直接一手一挥,那个趴在我身上想吃我野狼就直接被击飞了几丈之远,还没等我道谢的时候,那个人就消失不见了。”大汉眼中露出一抹崇拜,接着说道:“要是没有那个神秘的人帮我,我可能就死在那些野狼嘴里了。”

     周围的人都爆发出一阵掌声,其中一个人说道:“兄弟你命真大,要是下次找药草,带上我,我也想遇见那个神秘人,他可能是一个超级强者,既然他帮了你,就是与你有缘啊。”

     另一个人也说道:“是啊,兄弟,再带上我,我们一起再遇到野狼也不怕了,还可以见一见那个神秘人啊。”

     大汉摇了摇头,说道:“那个人自从救了我就再没有出现过来,我还没看清那个人他就消失了。要是各位兄弟想和我一起再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再遇见那个神秘人,也不是不可以啊。”

     于是一群人都围着那个大汉敬酒说:带我一个带我一个,大汉“哈哈”大笑的说:“大家都可以一起的,都可以一起的,哈哈”

     左风左烬两个人在一旁也小声的说着,“哥,还真有那么厉害的人啊,一挥手就能将一只狼弄死啊。”

     左风说道:“应该有可能,我听说过父亲曾经一掌将一只老虎打死,那个神秘人应该还是比父亲还厉害的强者。”

     左烬惊讶道:“哇,一掌把老虎打死,我咋不知道父亲原来这么厉害啊。”

     左风“嘿嘿”一笑,说道:“我是听胡管家说的。”

     左烬陷入了震惊之中,自从他知道的越多,左烬就越觉得这个世界不可思议。

     左风站了起来,说道:“好了,这里已经没啥好听的了,都在巴结那个大汉呢。我们去另外一个茶馆。”

     左烬看着被包围得紧紧实实的那个赤裸大汉,也是一叹气,心中惊讶他的命大,也为那个出现的神秘人感兴趣。不过转瞬一想,那个神秘人也许只是路过的也说不定,于是跟着左风出了这个茶馆。准备去下一个茶馆继续听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