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想学招式得听我的话
    距离左烬的抓周事件,已经过去五年了。左烬也从小宝宝长大成了一个孩童。左烬在这五年里慢慢的意识到,这里并不是古代,而是一个名为玄央的异世界。左烬刚开始也感到很是震惊,因为这个世界和自己以前所在的华夏大陆几乎完全不一样,这里的人们都可以修炼一种奇特的武学,前世电视里看到的隔空打牛、飞檐走壁在这个世界处处可见。左烬也偶尔看见天空一个人快速飞过。左烬才彻彻底底明白,这里的人们只是相似与古代人的打扮,但是这里却并不是古代,而是一个能修炼奇特武学的异世界。

     左家后面的一座小山头,一个略显幼嫩的声音从一片小树林中响起。“大哥,你啥时候教我练武啊?”

     “等我学会了这猿搏六式着,父亲说你现在还太小,不能练武,等你像我这么大才可以完全练习。”又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虽然也很稚嫩但比第一个声音

     要成熟一点点,声音之中还带着“呼呼”的喘气声。

     一个身穿淡蓝色小长袍的五六岁稚童,手中拿着一颗树枝模仿着面前的一个身穿蓝色长衫做着各样奇怪动作的人,一边学着一边撅着小嘴说道。“啊!?又是这样,你已经学习了这什么猴子打架招已经快大半个月了,还没有学会,父亲那是怕我受伤才不教我的,可是就是练个招式嘛,不会受伤的,强身健体可不好嘛!”

     这就是左风、左烬二兄弟。

     左风的身体如同猿猴一般弓起,在这片小树林的空地上挥舞着两个拳头,时不时如同猿猴跃起,又极速的坠落在地上,翻几个跟头,嘴里还回答着站在一旁只知道在那里乱蹦乱跳的左烬:“你以为这招式是那么好学的,就这一会,你哥我就快累死了。”

     左烬扔掉手中的树枝,摊坐在一旁,小眼睛眯着看着眼前的左风,嘴里还在微微不满的喃喃道:“嘁,我看你就是乱跳得累。哼,不就是不想教我嘛。”

     左烬现在也是很奇怪,拥有一个幼童身体但是却有一个成年人心智的他看得很清楚,左风在那里乱蹦乱跳绝不可能一会就累的这么厉害。左风的小脸上因为练功而涨得微红,脸上还流出了大量的汗水。一个人再怎么蹦哒,一会时间也不能会累成这样,左烬就是想迫切的知道这猿搏六式到底有何奥妙才一直想学习。

     “我这不是不想教你,只是父亲告诫过我了,叫我不可教于你这招式。我半个月前满了八岁才能修炼这猿搏六式,你不是求父亲也教你修习嘛,你看看父亲答应没有?”左风停下了身体的动作,弯着腰双手撑在双膝上,喘着气看着小左烬。

     左烬被问得小脸涨红,无理取闹的说道:“父亲那是……,不管不管,我就要学,父亲不教我修习这招式,你必须得教我。”

     左风无奈的直起来腰,甩了甩手,看着天上已经在正中太阳道:“好好好,我教你,我教你,但不是现在,现在都已经中午了,我们先去弄点吃的,把肚子填饱再说。”

     此时左烬的肚子也非常配合的发出一阵叫声。“咕咕咕…”

     左烬站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点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好吧,那就先去弄点吃的,等吃完了你再教我。”左烬心里却想着:每次都是这样,拿父亲压我,还总是敷衍我,真当我是小孩子啊。不过左烬此时的身体确实是一个小孩子。

     左风脸上露出一阵轻松的笑容,走到左烬身边把对着左烬说道:“恩,没问题。”

     左风和左烬就一前一后离开了这个小树林。不过他们并没有往左家的方向走,而是往别处离开。

     左家位于一座名为建岭城的小城池,虽然是一个小城池,但因为建岭城处于一个山岭地带,所以整个城池都非常的巨大,把一些小山脉都包括进来,整个城池也不是很完整,有的大山脉处就没有设立围墙。而左家就是设立在一个破碎的城墙之处。大的山脉有的通向大山深处,而有的则是连绵几个山体之后就是平原,小山脉就更不用说了,有时只需要翻越一个山头便看看到一片平缓长满树木的森林了。

     离开建岭城的方法很多种,通过一些家族与城墙的交接处、或者直接由一些家族内部通往大山的深处直接出去、或者走建岭城唯一的城门。因为第一种和第二种离开建岭城的方式对于普通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所以建岭城的大门便成了普通人离开的唯一途径。但一些商队却可以用第一种离开方式。普通百姓进入或者离开建岭城很自由,并没有任何要求限制。

     而左风和左烬两兄弟此时便是从左家内部往左家与城墙的交界处走去,因为对于这时的他们,这是很安全的离开建岭城的方式。

     左家与城墙的交界处的关卡由城主府派人把守,目的也是为了一些商队贩卖一些不好的物品或者商队里面混有皇朝通缉的犯人。不过这也为左风左烬顺利出城提供了便利。

     “哥,你说我们这次出城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啊,父亲母亲他们可都不让我们出城。”左烬对着那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左风问着。

     左风稚嫩的脸上对左烬露出一脸微笑,说道:“没事的,我们又不是什么坏人,别人是不会无缘无故找上我们的麻烦的,再说了,我们一起出去已经好几次了,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左烬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城池关口,脸上透着一股无奈,应答道:“好吧,那我们出去的时候就小心一点。”

     其实左烬是不想出城的,因为他每次被左风带出城,就是因为左风想尝自己烧制的菜食。自从有一次左风和左烬两个人在野外玩饿了,距离家太远也一时赶不到回去,于是左烬看着和自己一样饿着肚子的左风说:哥,我们去弄点野菜,我会弄吃的。左烬于是在这个异世露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厨艺。虽然是在野外烧烤着吃,但是左烬烤出的菜食却让左风深深的记住了什么叫食物的美味。

     左风牵着左烬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向那城池关口。左烬第一次看见这个城池关口是心中是满满的震撼的,因为这城池关口太庞大雄伟了,前世他去过华夏大陆的紫禁城,但是紫禁城的城池口与这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建岭城的这个城池关口起码是前世紫禁城城口的三四倍之大。

     “烬弟,一会过去的时候不要说话,紧紧的跟在我身后,知道了嘛?”左风的手紧紧的抓住左烬的手,生怕左烬在这里走丢了似的。

     左烬满不在意的应答着:“知道了,这里又没啥人,怕什么呀!”因为这里是左家与城主府共同管理的关口,除了三三两两的商队以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在这里。

     左风脸上有些紧张,看着越来越进的城池关口说道:“我是怕父亲和母亲安排仆人在那里拦截我们,你看看上次,就是遇见了胡管家刚刚从外面回来,他回家告诉了父亲我们出城的事,我们一回到家就被母亲训斥了一顿,告诫我们再不许出城。”

     左烬也是回忆起上次被母亲训斥的情况,那次左风因为带左烬出城被关了十天的禁闭,左烬也是被关了三天。想起父亲母亲对左烬自己浓浓的疼爱和关心,让左烬感受到了家庭深深的温暖,左烬说道:“父亲母亲不让我们出去我们就不出去了吧,免得又受责罚。”

     “不行,咋们必须得出去,不然你咋给我弄吃的,城里的餐馆只要我们一进去那些掌柜的就都跑过了给我们端好多吃的喝点,都在讨好我们,哼,他们做的伙食哪有你做的好吃。”左风坚决的否定掉左烬提出的要求。

     因为左家管理着整个建岭城所有的餐饮业,可以说,整个建岭城几乎每一家饭馆都是左家的,身为左家的两个小公子,左风和左烬可以说是每家饭馆都人尽皆知了。想吃饭,根本不用动手,只要一进门,那家饭馆的掌柜就会喜脸相迎,于是一大堆食物就送到面前。

     左烬也是想到那些掌柜的热情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好吧,那就这一次啊,下次就不出来了,肚子就在家里吃吧,我可不想再被母亲发现责罚了。”

     左风脸上露出小得意的说道,“好好好,就这一次,就这一次,那下次你不和我一起来我可就不准备教你那猿搏六式了啊。”

     左烬一怔,心想:这比自己心智小了不知道多少岁的孩子还和我玩套路了啊,唉,没办法,为了能早点学习那猿搏六式了解,那其中的奥妙也只好将就他了。

     左烬急切的说道:“别别别,你下次还是带我出来吧,但是你要记得早点教我猿搏六式。”

     左风脸上越发得意的说道:“恩恩,好的,你想学招式就得听我的话。”

     左风左烬两个人不一会就走到了那个巨大的城池关口,城池关口左右各有两个身穿铁盔甲的军士。

     其中一个军士看到了正往城池口走过来的左风左烬两兄弟,便大声的对离城池口还有一段距离的两兄弟喊道:“风少爷、烬少爷,今日又出城游玩啊。”

     左风脸上微微一怒,小声的说道:这傻瓜,这么大声,是想让我母亲知道我要出城嘛。于是拉着左烬的手快速跑到了城池口,对着那个军士说,“你小点声音,我们这次出城可是要瞒着我母亲出去的,你就别拉大你的嗓门嚷嚷了。”

     左烬知道这些看守城池口的军士都是这附近的普通人,是被城主府挑中来派来看守城池口的,对这周围的事很是熟悉,当然也熟知左风左烬两兄弟了。

     军士脸上微微一红,歉意的对着左风说道:“风少爷,我下次会注意的,那个你出城也小心点,外面可不像城内这么安全。”

     左风一脸不耐烦的说道:“你这话都说了多少遍了,知道了知道了,我们走了,要是我家仆人来问你看见我们没有你就说没看见,知道了嘛?”

     军士脸上憋着笑意看着眼前这个装着大人模样说话语气的左风说,正气的说道:“知道了,风少爷,此事天知地知,你和小少爷知,我不会知道的,因为我一会就会忘记的。”

     “嗯,那就好,我们走了。”左风连忙拉着小左烬的手逃出了这个城池口出了城外。

     其余刚才三个身穿盔甲的人都看着逃的飞快的二兄弟爆发出一阵哄笑。那个和左风说话的军士看着二兄弟的背影嘴巴咧开都笑得合不拢嘴了。

     四个人为这事笑了一会又开始谈论着今天你干了什么、他干了什么……而左风左烬两兄弟早已经飞快逃出城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