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御牌的来历
    左烬提着两只兔子来到了灶台前,两只兔子一共大约二十三十斤,左烬嘴里轻轻叨唠着:“前世的兔子这么大很少见,这个世界的兔子好大。足够风哥和我吃饱了。”手中的兔子一只被直接扔进了被烧得沸腾的水锅里,另一只由左烬放在案板上用那把菜刀将其切成块状,“咔咔咔”兔子体内骨头被拆开的声音快速响起,左烬看着眼前的一叠叠块状的兔子肉,从中挑出一块被切得断裂的一块上好的肉骨,摆了摆头道:“寸刀之力,不损其骨,保其精华,食之最美。庖丁解牛之法意在解开骨头之间的缝隙,而不破坏每一块骨头,使骨头和肉块烧制之时能味道最好而不流失。此刀功还是需要苦练。”

     左烬把锅里煮的那只兔子捞了出来,因为没有切开,所以是一整只兔子。整只兔子虽然已经被煮熟了,但是却并没有香味,左烬将这只兔子摆在盘子里,拿了一些洗干净的蔬菜放到兔子的肚子里,再将这只兔子抹上左烬配好的调味料,兔子体内也涂抹上,左烬还用找来的一根极细的木条,将兔子的腹部,以及喉咙及脊柱钻出一个个极小的孔洞。然后将这整只兔子放入锅里面蒸。不一会,左烬将蒸的兔子拿出来,这时,左烬腰带上的那块御牌又发出了一阵柔和的光芒,照射在左烬从锅里端出来的蒸兔子上,左烬疑惑的看着这块发光的御牌,疑惑的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何会发出光芒?”左烬摸向那块铅灰色御牌,仔细看了一会,只是发现这御牌发出柔软的白色光芒而已,并无其他特别之处。左烬就只好将御牌继续挂在腰间,继续做他的兔子美食了。当左烬将兔子放在灶台上时,腰带上的御牌才慢慢停止了发光。一股肉香混杂着青菜的香味从这只兔子上飘出来。

     这时左风在外面的主厅哀嚎道:“弟弟,你弄好了嘛,你哥我都快饿死了,你再不出来我就把外面的这个菜吃掉了。”

     左烬刚刚把那成块的兔子肉放到油锅之中,就听到了左风的声音,左烬一脸的无奈回答到:“哥,你就再等等,一会就好了,你再等一会。”

     左风这才没有哀嚎,对着厨房内的左烬说:“好吧,那我再等你一会。”

     左烬用手中的锅铲翻动着锅里的兔子肉,时不时的加入调味料,只不过每次都加的很少。爆炒着兔子肉,锅里冒出火光,左烬连忙拿过一些青菜扔进锅里面,火光才熄灭掉,左烬摇摇头道:“这种土灶不能颠锅,还真是麻烦,目前就只能这样压住火性了。”左烬最后一次放调味料的时候,他腰带上的御牌又发光了,射出光芒进入锅内,照射在兔子肉身上。左烬看了看那个御牌,喃喃道:“这到底是什么?”左烬也没继续关注御牌下去,因为左烬知道要是他再晚一会弄熟,外面桌子上的那盘蔬菜可就会被饿得不行的左风吃掉。将爆炒好的兔子肉装盘之后,拿了出去,还有另一个蒸好的兔子肉也端了出去。

     左风看着放在桌子上的兔子肉,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左风急切的说道:“既然你都弄好了,那咋们就开吃吧。”左风从盘子里拿出一双筷子,直接夹起一块爆炒兔子肉放入嘴里,“嗯嗯,真好吃,这兔子肉真是劲道,好吃。”

     左风汗颜的擦擦汗,连忙说道:“我连饭都没蒸呢,你就这样吃了,你不吃饭了?”

     左风嘴里混合着兔子肉,囔糊不清的说道:“不吃饭了,我吃这些兔子肉就可以了,你也别再去弄饭了,这些兔子肉够我们吃了。”

     左烬也摸了摸自己空空的独肚子,说道:“好吧,那就这样吃吧,我也快饿坏了。”左烬拿起一双筷子,夹了一块爆炒的兔子肉放入嘴里,左烬小小的脸上露出微微回忆的神情,一滴眼泪从眼角流出来,“好久,真的好久,味道,原来,兔子肉的味道是这样的香美。”左烬这是第二次吃爆炒兔子肉了,吃了两次,眼中皆流出眼泪。“上一世味觉的失去,这一世味觉又重新回来,要是没有失去味觉,或许我和爸妈还生活的很幸福。”左烬心中愚这样想,脸上泪水流出的越多。

     左风一筷子一筷子的夹着兔子肉往嘴里喂,一撇看见左烬脸上在流泪问道:“烬弟你怎么了?肚子饿了吃了肉填饱肚子激动的流了眼泪?”

     左烬这次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小手擦掉脸上的泪水笑着说道:“哥,我没事,我确实为能吃到肉填饱肚子激动呢。”

     左风停下筷子,稚嫩脸上微微严肃的说道:“就算是能填饱肚子也不能流泪啊,要是我左家男儿以后没饭吃,别人施舍了饭菜我们就留下来眼泪那算什么。”

     左烬低着头拿起筷子给左风面前的碗里夹了一块兔子肉说,“哥,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左风拿起筷子把左烬夹在自己碗里的肉喂进嘴里,嘟囔的道:“知道就好,快吃快吃,都饿这么半天了,多吃点。”

     左烬小脸上露出笑容微微一笑“恩”了一声。左烬知道前世的事已经过去了,这世他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哥哥,有爱自己父亲和母亲,还有总是一见面就把自己抱在怀里摸脑袋的爷爷奶奶,左烬这一世很幸福,他现在已经彻底的释怀了过去。

     一声“汪汪”声从门外传进来。顺着打开的门从里面往外看出去,一个黑白衣白胡子老头出现在左风左烬两兄弟的视野里,一只大黄狗从茅草屋前跑到了黑白衣老头的身边,摆着它那大尾巴,“汪汪”的对着黑白衣老头叫着。

     黑白衣老头摸着大黄狗的头,略微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对着大黄狗说道:“我这不是安全回来了嘛,没事的。”黑白衣老头看着正在茅草屋里吃东西的左风和左烬,对着大黄狗说道:“你没弄伤那两个小娃吧,那两个小娃可不简单。”大黄狗摆了摆他那大脑袋,也望向了左风和左烬,“汪汪汪”的对黑白衣说着什么。“那就好,这么说来,那大一点的小娃已经开始修炼了。好了,你呆在一旁吧,你也受伤了,得好好恢复。”大黄狗呜咽一声,脸上露出人性化的愤怒,转身走回到了茅草屋一旁趴着。

     黑白衣老头脸上无奈的一笑,脸上也神色也变得凝重的对着大黄狗说道:“放心,早晚一天那些人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左烬在茅草屋里看着外面的一人一狗对着左风说道:“哥,你看,那老头和那大黄狗好像在说话。”

     左风也注意到了,看了几眼之后,把头埋在饭桌上说道:“管他那么多呢,只要那老头对我们没有恶意就行了。那次你给大黄狗追着咬,他还不是让那只狗停下来,他那时还教我怎么学招式呢。”

     左烬只好不再说话。心中已经知道了,那个黑白衣老头和那只大黄狗一定不简单。

     黑白衣老头走进了茅草屋内,笑着坐在饭桌上的对着左风左烬两兄弟说道:“小娃,你们准备又来我这地偷菜吃啊?”

     左风嘴里含着肉对着老头说道:“什么叫又,上次不是你说我们要是想吃菜就可以直接来你这里嘛?”

     黑白衣老头脸上微微一笑,看着桌上的两盘肉食和一盘蔬菜对着左风说道:“我是叫你们可以来我这里拿菜的啊,那这两只兔子又是怎么回事?”

     左风脸上微微一红,说道:“兔子又不是你家养的,我抓这两只兔子吃还不行吗?”

     黑白衣老头拿起一双筷子,夹起一块爆炒的兔子肉笑着道:“山谷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你抓这兔子没问题,但是必须得让我也吃一顿。”

     左风小声嘟囔一句,“就是想吃嘛,干嘛那么多废话。”

     黑白衣老头听到了这句话,也没生气,把夹着的那块兔子肉喂到嘴里,细细咀嚼,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道:“结而不实,柔中带劲,劲道却如同烈火奔马一样,好啊,好啊。”说完又夹上了那蒸好的兔子肉,筷子一用劲,撕下一块肉放到嘴里,脸上微微一笑道:“酥软的兔肉带着点点肉腥,但一股青菜的清香却随后而来,整块肉味道全部都融进一股清香,妙啊,妙啊。”一动筷子便又夹到了那蔬菜之上:“蔬菜的清香与土壤的香味混合交替,如同身临田野,这做蔬菜技艺更高啊。”

     左风在一旁目瞪口呆,嘟囔道:“吃个饭还这么多废话。”

     黑白衣老头也是和蔼的一笑,看着一旁的左烬道:“这可不是废话,这菜确实做的好啊,想必就是这个小娃你做的吧。”

     左烬小脸上笑着说:“老爷爷,这菜确实是我做的,但是能品出这菜的奥妙您也很厉害啊。”

     黑白衣老头哈哈一笑,看着左烬身上的御牌对左烬说道:“你年纪如此之小便能有如此厨艺,实在难得啊,小娃你是这山林外那左家之人吧!”

     左烬顺着老头的眼睛看上了挂在腰间的御牌,对黑白衣老头问道:“老爷爷你怎么知道我是左家之人,难道这铅灰色铁片有什么来历吗?”

     左风一听左烬问出这话,也停下来吃肉的嘴,说道:“老头,你知道这铁东西的来历?我父亲和家里人每次看到这个东脸上总是神采奕奕的,问他们只是笑着说这东西是一段辉煌历史,再怎么问他们也不说。”

     黑白衣老头神色一扬,看着两个满怀期待解答的小娃,笑着说:“既然你们父亲不和你说这事,我就告诉你们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们可知道三大皇朝之一的衍钰皇朝?”

     左烬摇摇他的小脑袋说:“不知道。”左风则说:“知道”,左风看到黑白衣老头脸上奇怪的神情转语又解释道:“我弟弟平时都在家里,都没有外出过,所以对外界知识很闭通。”

     黑白衣老头这才醒悟过来,看着左烬说道:“原来是这样,那既然这小娃你不知道那我就仔细说说吧,这个大陆是名为玄央的大陆,而玄央大陆有三大皇朝,分别分割占据着这个面积很大一块很大的陆地,衍钰皇朝位居南方,而其他两个皇朝一个名为锡莞皇朝位居东北方向,另一个皇朝名为鼎晟皇朝位居西北,三个皇朝相交而立,其中以鼎晟皇朝实力最强,而锡莞皇朝最弱。三大皇朝之间相对较为和平,只是各个皇朝的连边之处时不时有些争斗。衍钰皇朝之中曾经出现过一个名震天下的人,那个人不光是一个厨子,也是一个厉害的绝世强者,他做出的菜食普通人一闻就能习武,练武者一闻也许能突破,要是吃下他做的菜食,啧啧,练武者想不突破也难,而那位绝世强者就是姓左。”

     黑白衣老头看着瞪大眼睛的两个小娃继续说道:“那位姓左的绝世强者当时为衍钰的第一御厨,后来他的时代落幕了,他的家族渐渐落魄,再没有出现过像他那么有绝顶天赋的人,对他有一些排挤的人纷纷打压他的家族,直至今日,他的家族已经沦为一个小城里面的小家族了。而那位绝世强者随身携带挂在腰间的物品就是你这小娃身上的御牌。衍钰皇室曾经说过,不许任何人灭杀这位绝世强者一族,也不许任何人抢夺他的随身携带身份象征的御牌,否则,整个皇朝必灭之。”

     黑白衣老头说完叹了一口气,又说道:“可怜的上天啊,给人一生的时间太短暂了。”

     左风和左烬这时还在震惊中,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这才明白原来自己的家族原来也有这么辉煌的一段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