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谷内的美食
    大黄狗看着消失的黑白衣老头消失的方向,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些伤感之情。又看了看被压在身下的左风左烬,大黄狗的脑袋摆了摆,脸上露出迷茫的神色。似乎又在沉思些什么。

     左烬看着异样神色的大黄狗,对着身旁不再捶打大黄狗的左风说道:“哥,这狗在干嘛呢,那小老头说了几句话它就在这发愣了。”

     左风捂着肚子脸上一脸愁苦的表情:“管他愣不愣的,我现在肚子快饿扁了,只想快点吃到饭。”

     左烬脸上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心想: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肚子饿了就只晓得吃了,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情况了。看着发呆的大黄狗,左烬对着大黄狗尝试的说道:“大狗,你能不能先听那老头子的话先把我们送到他的住处好不好?我哥哥他肚子已经饿扁了,我的肚子也很饿,你看能不能先让我去做一些伙食我们先吃一点然后等那个白胡子老头回来?”

     大黄狗听到左烬的声音从沉思中醒来,那双大眼睛扫视着被压在身下的左风和左烬。低沉的“汪汪”叫了一声。然后松开了压在左风和左烬身上的爪子,转身往回走了。

     “哥,这只狗好像听懂了我的话。”左烬愣在地上看着转身离去的大黄狗对着左风说道。

     “你快起来跟上啊,赶紧到那老头子那里给我做饭,我快饿死了。”左风在大黄狗松开压在他身上的爪子后立马就站起来了,不过手还是捂着肚子。

     左烬汗颜,连忙爬了起来,和左风跟在那只大黄狗身后。

     “哥,刚才那只狗真的好像听懂了我说的话呢。”左烬跟在左风的身后还是为刚才大黄狗能听懂他说的话而惊奇。

     左风捂着肚子无奈的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只狗应该不是普通的狗,也许是那小老头养的妖兽也说不定。你几乎没怎么出家门,而且父亲也没有和你说这方面的事,你很惊讶也很正常。”

     左烬一脸疑惑的问道,:“哥,什么妖兽?”

     左风揉了揉饿扁的肚子说道:“妖兽是这个世界上很强大的野兽,它们和野兽长的差不多,但是比野兽更加凶猛,有的听得懂人话,甚至一些强大的妖兽都能说人话,还有传说中,有的妖兽特别厉害,都可以化成人形呢。”

     左烬震惊了,声音颤抖的问道:“说人话?化为人形?”

     左风挠了挠头说道:“对啊,我这是听那些练武的人说的,他们总是聚在一起说这野怪那野怪的,我总是想去听这些东西,那些练武的人一看我来了就都散开了,我看是父亲和他们说了一些什么吧。”

     左烬现在彻底震惊了,看着前面的大黄狗,眼睛一动不动的,这时左风又说:“烬弟,它应该不是能听得懂人话的妖兽,因为那些练武的人说,那种听得懂人话的妖兽都特别厉害,一击就可以把一棵三人抱粗的大树击断。这只大黄狗明显太弱了,连我都可以把它打趴下过。”

     左烬摆了摆他此时接受了的巨大信息脑袋,看着眼前的大黄狗,心想:这只大黄狗刚才明明听懂了我的话,应该是妖兽才对啊,怎么会连哥哥都可以打倒它呢。

     走在前面的大黄狗听见后面左风说的话,转头看着左风左烬两兄弟,嘴里发出“哧哧”的声音,眼中露出回忆的神情,转眼眼中又露出一抹凶狠。看了几眼左风左烬后又调过头继续往前走去。

     左烬看着刚才转过头的大黄狗,对着左风说道:“哥,刚才那只大黄狗的表情好可怕啊,感觉它刚才想吃了我们。”

     左风也是注意到那大黄狗刚才的样子回答道:“额,怕啥,你哥我还在你前面呢,大不了我让他吃掉你赶紧跑回不就得了。”

     左烬心中流过一股暖暖的情义,一个心智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怕,而自己却怕了,而且还说要保护自己这个年近三十心智的人。左烬心中想到:要是真的遇到危险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我的这个世界的哥哥。或许真的就是因为这深深的兄弟情,导致左烬差点万劫不复。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大黄狗带着左风左烬穿过一小片树林,来到了一个空旷一点的地方,这里类似于一个小山谷。小山谷里面有一所破旧的茅草屋和一颗巨大的参天大树。古树生长在离茅草屋前几丈远的地方,巨大的树影将茅草屋给笼罩进去。

     “对对对,就是这,就是这。”左风激动的说着,然后抓住左烬的手臂直接冲向了茅草屋后面的一片菜地,根本没有管前面还在走向茅草屋的大黄狗。

     小左烬被左风的大力扯得蹒跚了一下,无奈的道:“哥,你慢点,我马上就会给你弄吃得了。”

     左风这才“嘿嘿”一笑,慢了下来,挠了挠头,说道:“我这不是太饿了嘛,嘿嘿,你快去把菜弄好,我去抓几只兔子,记得快点啊。”左风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朝古树的另一侧跑过去。

     左烬摇了摇他的小脑袋,轻叹一声,“这都饿成什么样了啊!”不过此时他的肚子也“咕咕咕”的叫了起来,脸上露出尴尬。脚下的动作也快了起来,进入了菜园去摘了一些蔬菜。左烬刚来到这个世界,本以为这个世界的蔬菜和前世的是一样的,但却并不是完全相同的,大部分蔬菜都是变了形状,但是生长环境和蔬菜的味道和前世的是差不多的。所以左烬花了好长的一段时间呆在左家的厨房里看那些厨子做菜,才弄清楚。

     左烬摘完蔬菜,便在茅草屋旁的一口水井里面打了水清洗一番便走到到茅草屋里面的厨房做菜了。那只大黄狗趴在茅草屋门口,睁开眼睛撇了一眼左烬之后就闭上双眼。左烬一开始经过大黄狗的时候还心惊胆战的,不过见那只大黄狗只是看了自己一眼之后就没其他动作,心中暗舒了一口气,便直接去厨房生火做菜了。

     茅草屋里面很简单的设置,一进门就是算个主厅,一张桌子和几把长椅摆着桌子的四周,两侧一个是厨房,一个则是白胡子老头居住的卧室。卧室门总是关着的,左烬也没心思去看,现在他只想把菜做好,吃到肚子里。

     厨房里面的东西都一应俱全,调味料,刀具等都有。不过起火得钻木起火,很是麻烦。还好左烬前世学过钻木取火,不然连火都没有还怎么做饭。

     左烬将洗好的蔬菜放在案板上,左烬小小的个子连灶台都够不着,于是放了一个椅子在灶台前,站在椅子上开始切菜。左烬这是第二次拿这把菜刀,这把菜刀很沉,半寸之长的刀身和半寸之长的刀把合在一起很是奇怪,而且整把刀都是由一种莫名的铁矿石炼成的,刀刃之处异常锋利。左烬废了点力气才拿起这把刀,不过只能双手拿起。左烬将蔬菜往空中一抛,双手拿起这把刀对着空中的蔬菜一阵左右横切,菜刀划破蔬菜的声音如同撕裂空气一样,正是因为菜刀的锋利,才会有了这种错觉。“哒哒哒”的声音从案板上传来,蔬菜已经整整齐齐的切成相同的大小,左烬这时也因为挥刀而累的气喘吁吁。

     左烬唏嘘感叹道:“唉,身体还是太小了,没有力气,刀功也不能发挥出来。算了,就这样吧。”左烬将切好的蔬菜放入已经烧的平静的油锅中,“滋滋滋”,蔬菜的水分被蒸发出来遇到滚热的油发出声响。

     这时,挂在左烬腰间的御牌发出一阵柔弱的光,一股玄奥的气息从御牌上散发出来,“又是这种感觉,整个世界的香味仿佛都在此。”左烬一边翻动着锅里面的蔬菜一边看着发出光芒的挂在腰间的御牌。自从抓周那次左烬感受到了美妙的气息之后,就只有做菜之时才能感受到。因为左烬抓了御牌,所以左烬的父亲左雷就将御牌别在小左烬的腰上,不准左烬取下来。左烬也是无可奈何。上次来到这里做菜也是这样,御牌发出光芒,那些光芒射在正在左烬锅铲下翻动的蔬菜上,蔬菜就仿佛多了一些韵味。具体是什么左烬也不知道。当蔬菜快熟了之后,左烬放好调味料,御牌上的光芒才慢慢消失。

     “这奇特的光芒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能闻到万物的香味。”左烬很是迷惑,但是现在也没有深究,毕竟左烬自从抓了这个御牌之后便一直在研究这个御牌,但是直到现在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

     将炒好的蔬菜装盘之后,便放到了了主厅之上的桌子上。屋外的大黄狗这时闻到蔬菜散发的香味,也爬了起来,看着蔬菜露出口水,不过大黄狗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便又趴了回去,眼中露出一丝伤感。

     “烬弟,你炒好菜了嘛?我已经闻到了菜的香味了。”左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左风微微一笑,对着门外的左风道:“哥,已经炒好了,你的兔子抓好了没。”左风这时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还抓着两个大兔子,只不过此时的兔子的口中带着点点血沫,兔子身上的皮毛已经刮干净了,一看就知道死绝了。

     左风嘴角一咧,笑道:“你哥出手,那里还有抓不到兔子的道理,你看看,按照你上次所说做的,我把兔子的毛刮干净了,还把他们洗干净了。”

     左烬顺手拿过两只兔子,对着左风说道:“哥,那我去把这两支兔子做熟吧,一个弄成汤,一个弄成炒肉块,你看怎么样。”

     左风满不在意的说道:“随便你怎么弄,只要你快点,我能快点吃上就行了。”

     左烬无奈的笑了笑,道:“好的,那我现在就去弄。你先在这里等我。”说完便提着两只兔子又进去厨房弄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