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一局棋
    吃完家族晚饭的左风和左烬往自己的房间里走着。

     左风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舒服的道:“吃得好饱。”

     左烬一旁无语的道:“你吃了两个羊腿子,真是撑不死你啊。”

     左风把手背在脑袋上,望着天空中那一轮圆月说道:“两个羊腿子算什么,我感觉我可以吃一头小羊仔。不过烬弟啊,我怎么看你没吃啥东西啊?”

     左烬笑着说道:“晚上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而且我肚子也很饱啊。”

     “好吧好吧。”左风又说道:“对了,那个魔女这次回来就是安排那个什么云岐宗的招收弟子事宜啊。”

     左烬点点头道:“对啊,她刚才不是说了嘛,云岐宗今年招收弟子是在我们左家的丰香楼进行的。”

     “丰香楼啊!那可是我们左家最好的饭馆了。”左风回想道。

     左烬挠了挠头说道:“我还没去过丰香楼呢,不知道丰香楼是咋回事。”

     左风对着左烬神秘一笑,说道:“丰香楼里面可全部都是好吃的,而且住的地方也非常豪华呢。比我们家里的布置都要好,听说父亲可是花了几十万金才做成了那个丰香楼。”

     “哇,花了那么多钱啊”左烬惊叹道:“听父亲说我们左家一年的收入才上万金币,那个丰香楼不就是花了几十年的钱啊。”

     左风说道:“那算什么,父亲告诉我,在祖爷爷的那个时候我们还不在建岭城,是其他的一座比建岭城还要大的城,我们左家也是建了一座丰香楼的呢。而且啊,在我们的老祖宗的时候,我们的丰香楼可是在皇城里面是鼎鼎有名的。”

     左烬又想起张老头说的话,对着左风问道:“不会是那个我们最厉害的祖先在皇朝建立的吧?”

     左风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父亲和我说这事的时候很是自豪。不过他也说我们左家落寞了,唉,不知道我们左家曾经辉煌的时候的样子。”

     左烬一笑道说:“哥,放心,等你将来成为了像老祖宗那样的绝世强者也可以在皇城里面建一个丰香楼的。”

     左风也是点点头,对着天上的月亮大喊道:“我左风一定要成为绝世强者!”

     殊不知,此时左风此时说过的话,在将来成了真事。

     左风和左烬两个人一会房间就洗洗休息了。

     第二天清晨,太阳刚刚出头。

     左烬从被子里面清醒着爬起来,发现房间里的另一个床铺上的左风不见了,见怪不怪的说道:“风哥还是这么努力,一大早就起床练功了。”

     左烬起床洗漱一下就跑到左家的演武场上去了,一到演武场就看见左风在场内演练着猿搏六式。

     左风练着猿搏六式,越练越贯通,猿搏六式一式接一式的施展而出。当左风又打完一整式的时候,看到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练武的左烬,跑到左烬的面前说道:“烬弟,你起床了,咋不多睡睡。”

     左烬说道:“我每天睡到这个时候必定会醒,习惯起早床了,倒是你,我都没发现你什么时候起的床。”

     左风说道:“当小鸡刚开始叫的时候我就醒了。小鸡的那个叫声叫的我受不,索性就起床练武了。”

     左烬“恩”了一声,心想道:这才是真正的闻鸡起舞啊。

     左风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又走向演武场,继续练武去了。左烬就在一旁观望着。左烬看着左风演练的一招一式,其实心里面也在模仿着,但是要左烬自己打出一招半式,左烬却做不到。因为每次打出的招式都没有什么力度,反而自己花了很大的力气,仿佛要打出一招就要花费几倍全身的力量一般。其实左烬也知道缘故,左风和他说过,因为自己不能感受到身体里面的气,不能将气融练到招式之中,所以才会花费那么大的力气。

     左烬其实真的好想练武,可是父亲左雷却一直不教他功法。左烬也是无可奈何。

     看着左风练功,太阳已经不知不觉慢慢的升高了。左风打完这猿搏六式最后一式之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走向左烬对着左烬道:“现在我们去吃早餐吧,练了一会武弄得我肚子好饿。”

     左烬点了点头,就和左风一起去吃早餐去了。吃完早餐之后,左风又和左烬打了个招呼就跑去练武去了,左烬表示左风是个练武狂徒,然而左风也总是坚定的说道:“只有加倍努力练武我才能早日打败那个魔女啊。”

     当左风走后,左烬回到房间把一本自己改编过棋谱拿出来,拿着棋谱,走向了凉亭之处。左烬一直走到凉亭,坐下来,看着那桌面上的棋局,疑惑的道:“这不是我昨天和风哥下完的那盘棋啊。难道有人动了棋盘的嘛?不会啊,仆人们不会私自动我和风哥下的棋局啊。”

     左烬疑惑的的看着棋盘上的棋局,道:“咦,这棋局下的妙啊,黑子大军与白子大军两军交锋,势均力敌,但是白子大军散而不乱,适合有着凝成战军之势,白子大军左右翼包抄黑子大军,中间之军薄弱似乎给黑子大军生路一般,但是此生路却是死路,若是黑子大军全力冲击中路之军,只可能会受白子两翼围剿,断其后路,把黑子逼上棋盘周遭,无路可逃,妙啊妙啊。嘿嘿,这棋可该黑子下了。”左烬从棋盒里面拿起一粒黑子,往棋盘被白子四壁包围的地方一放,笑道:“只要黑子收起散乱之军,合起大军,专破白子一翼,在白子包围还未到之前必可冲破白子一翼,这盘棋,白子可胜。”

     “啪啪啪。”一阵掌声从凉亭上方传来。

     “谁?”左烬抬头望着凉亭上端飞跃下来就一个倩影惊讶说道:“左楠姐姐!你在这干嘛?”

     左楠看着惊讶的左烬,拍着手掌笑着说道:“我在这里看你下棋啊,嘻嘻。”

     “啊?”左烬看向自己放下去的那粒黑子与整盘棋,心中暗叹不好,说道:“这棋不会是左楠姐姐你自己下的吧。”

     左楠走到左烬对面,笑着道:“对啊,这棋就是我下的,不过也不全对,当日我和师傅他老人家也是对弈此棋局,但是我却不知道如何破解,遇见摆好棋局便想研究一番,正当我冥思苦想的时候我看见你过来了,于是我就跳到凉亭上,想看看你怎么下,想不到小烬弟弟你还真的可以破解此局啊。”

     “额,这…”左烬心中狂汗:怎么办怎么办,我这该死的手痒啊,为什么要作死下这一步棋,这又着了这魔女的道了,这可怎么解释啊。

     左楠笑着看着内心快要崩溃的左烬笑着说道:“小烬弟弟,这棋局家里的棋谱上可是没有记载吧?恩?棋谱就在你手上,你和姐姐说说,你是怎么知道这粒黑子该下在这里的?”

     左烬捏了捏手中的棋谱,把棋谱往身后一藏,心中灵机一动,说道:“楠姐姐,家里的老棋谱上确实没有这对棋之法,但是父亲给我看了一本新棋谱却和这棋局有些类似,我也是看着这棋未下完,就像试一试,想不到真的可以成功。”

     左楠开心的笑着对着左烬说道:“哦?是这样吗?那你把雷叔叔给你的新棋谱给楠姐姐看看,你干嘛往身后藏呢。”

     “这个…”左烬一拍脑袋,说道:“我手里的这是老棋谱,我想回顾一下老棋谱上的棋局,新棋谱不在我手上呢,还在父亲那里,父亲说新棋谱他也是花大价钱从别人手里购得的,怕我弄丢,就自己收着呢。”左烬这时真是佩服自己的智商,毕竟左楠再怎么厉害也现在不会无缘无故去问左雷有没有新棋谱这件事吧。

     左楠用古怪的眼色望着左烬,脸上的笑意欲发浓烈,说道:“真不巧呢,我今天早上正巧碰到准备出门的雷叔叔,想问一下家里的棋谱的事,雷叔叔说家里只有唯一一本拓印的棋谱就在小烬弟弟你的手里,原件棋谱也放在家里的书库里面,我准备一会吃了午饭再去拿原件棋谱的,不过,小烬弟弟你告诉我,家里除了那老棋谱以外那个新棋谱是哪来的吗?”

     左烬一时语塞,尴尬的往后移了移,随时想要逃跑。

     左楠似乎看出了左烬的意图,走到左烬身边,伸出一支摸了摸左烬的脸,另一支手朝左烬勾了勾笑道:“把你手中棋谱给楠姐姐看看,让我瞧瞧左烬弟弟手中的棋谱是不是那我未曾见过的新棋谱。”

     左烬心中是十分尴尬的,因为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新棋谱,左烬手里的这个棋谱是左烬自己依照家里的棋谱和前世的记忆自己画的一份棋谱,现在来凉亭正准备研究一下新棋局的,想不到就遇到了这个魔女。左烬二话不说直接转身站起就准备往后逃走。

     但是左楠可不会就这样看着左烬逃跑,左楠用手把左烬的后衣领一抓,左烬就跑不动了,左楠笑着对左烬说道:“小烬弟弟,你这是急着往哪里去呢,快把你手中的棋谱给姐姐看看。放心,姐姐就只是看看,不会弄坏你的棋谱的。”

     左烬把棋谱抱在胸前,委屈的说道:“楠姐姐,你就放过我吧,这棋谱就是家里的那个老棋谱,你一会要棋谱去书库里面拿不就行了,这拓印版的看着不舒服,要不我现在就去书库帮你拿原本?”

     左楠笑着说道:“不行,姐姐现在就想看你中的那个棋谱,你快交出来,不然姐姐可就抢的哦。”

     左烬最后也只好妥协了,把手中的棋谱交给左楠,耷拉的脑袋站在一旁,时不时还撇一眼正在翻自己棋谱的左楠。

     左楠拿到棋谱的时候,心中一笑:嘿,小样,还跟我玩。左楠翻着棋谱对着左烬说道:“我早上根本就没有遇见雷叔叔,刚才我是骗你的,我也知道雷叔叔怎么可能会花钱买一个新棋谱,我们左家的棋谱可算是整个建岭城的最好的了,哪里还会有什么新棋谱出现。”

     “啊!?”左烬一脸石化:这左楠,不愧是魔女。

     左楠翻着左烬的棋谱,一脸震惊的看向左烬,问道:“这棋谱你是从哪里来的?”

     左烬一听到左楠这话,眼睛一转,“嘿嘿”一笑,连忙说道:“这本棋谱是我在路上捡的。”

     “捡的?”左楠震惊的问道。

     左烬笑嘻嘻的说道:“当然啦,我上次出城玩,就在一个草堆里面看到了这个棋谱,然后我就带回来自己看了,不过上面的棋谱好难懂。”

     左楠看着手中的棋谱震惊的说道:“小烬弟弟,要死你真的是捡的话,你可就捡到一个宝贝了,这本棋谱可是一个棋圣所作啊。”

     “哇,这么厉害啊。”左烬也是故作惊叹道。

     “恩,不说了,小烬弟弟,你的这本棋谱我先拿回去研究一下,有机会再找你玩咯。”左楠一拿到这个棋谱,欣喜的不得了,和左烬说完再见之后连忙抱着棋谱就走了。

     左烬看着把自己棋谱抢走的左楠,苦笑着道:“看来我得又写一份棋谱了,不不不,我再也不能写棋谱了,看来能暴露自己的东西还是少表现出来的好,还好我编的好,不然我可就穿邦了。”

     左烬看了看棋局,也没有了研究棋局的心思,也转身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