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往事
    左烬跑出厨房,四处张望,“咦,风哥呢?咋不见了,不会把我甩了吧。”左烬挠挠头,走向刚才左风躲起来的地方。在这草堆里藏着一个锅,锅里都是刚才左风从厨房里偷出来的东西。“这东西倒是偷出来了,可人到哪里去了?”左烬疑惑的看向四周,并没有看到左风的踪影,“算了,等等吧。”左烬蹲在草丛里面,准备等着左风的回来。可是等了小半个时辰,左风还没有回来,左烬的肚子开始咕噜咕噜的叫了。左烬嘀咕道:“这风哥到底咋回事,怎么还没回来,算了,这里也不是很安全,我还是去后山那里等他吧。”

     于是左烬就把左风偷出来的一锅东西准备往后山带,“好重啊,这锅咋怎么重啊。”左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个锅抱起来,但是走几步就开始摇摇晃晃了,“不行不行,这走到后山得累死的。啊啊啊!风哥,你到底干嘛去了,咋还不回来。”左烬把锅放下了,哀嚎的道。

     “唉,烬弟,烬弟,我在这呢,我在这呢,你看看我逮到了什么。”这时左风从另一个草丛里钻了出来,手里提着一个雪白无比的大兔子。

     左烬看到左风手中奄奄一息的兔子,惊叹道:“哇,好大的白兔,哥,你刚才就是去抓这去了?”

     左风“嘿嘿”一笑,说道:“那是,刚才我把东西偷出来,学了乌鸦叫你出来之后,我就看到这只大白兔从我身边跑过去,我就立马跑上去去抓它,但是这只兔子跑得太快了,废了我好大的劲才把他抓住。嘿嘿,我们一会又有兔子肉可以吃了。”

     左烬疑惑的道:“这只兔子咱这后山长的起来吗?怎么感觉是像人养的。”

     左风笑道:“管他谁养的,我们吃了再说,不就是一只兔子嘛,没事的。”

     左烬还是无奈的点点头,说道:“好吧,那我们现在去后山吧,你把锅带着,这锅好重啊。”

     左风点点头,把那只奄奄一息的兔子扔到锅里,抱起锅说道:“确实这锅蛮沉的,不过我还是抱得动的,快走快走,我肚子早就饿了,快去烤肉烧菜给我吃。”

     左烬看着左风抱着比自己肩宽两倍的锅走在前面,说道:“走慢点,小心别摔着了。”

     左风从前面传来声音:“没事,没事,快点到后山生火做饭,我肚子开始叫了。”

     “好的,一会到了那里我就帮你做。”左烬也听到自己的肚子也开始叫唤了,跟在左风的身后朝后山走去。那时的左烬不明白怎么左风能抱动这么重的锅,现在左烬知道了,左风那时就已经是练武之人了。

     不一会就到了地方。

     左风把锅放下,把锅里的兔子拿起来,笑着对左烬说道:“烬弟,我去把这兔子剥皮洗干净,你在这里把火升起来,把我从厨房里面带来的干净菜都和那些肉都炒好。”

     左烬点点头道:“好,我弄,对了,你洗兔子的时候也顺便打点水过来,我一会烤兔子时候要用到的。”左烬从锅里那出一个水瓶递给左风,左风接住水瓶就往这附近的一条小溪处走去了。

     左烬看着提着兔子的左风,心中感到莫名的不安,左烬安慰自己道:“一只兔子,应该没什么事的吧。”然而就是这只兔子,左楠就找上门来了。

     左风把兔子提走之后,左烬弄了几块大石头把锅架起来,捡了一些枯树枝之后,用打火石把火点燃了。左烬把锅里的东西都一一摆放到一旁,然后开始炒菜了。

     当左烬把青菜炒完,炒肉菜的时候,一堆飞鸟从小溪的那个方向腾飞而起,左烬看向天空中那群鸟喃喃说道:“风哥这是又在搞什么名堂?不管了,先把这肉菜炒完了再说,加蒜、葱、孜然,加火。”左烬正炒菜炒的不亦乐乎,而在左风那一边。

     一个蓝色衣裙的女孩抱着刚刚从左风手中抢回来的的大白兔,眼中泛着泪花的对着大白兔说道:“小白,你怎么了,不见一会你就变成这样了,那个坏小子是不是把你打成这样的啊,呜呜。”

     “哎呦,好痛。”左风撑着背后的树慢慢的站起来,指着那个女孩说道:“你是谁啊,你干嘛抢我的烧烤兔子啊。还一言不合就打我。”刚才左风正走到溪边准备剥兔子皮的时候遇到了这个女孩,女孩看见左风正准备杀害这只兔子,二话不说直接把左风击飞了,左风撞到了一颗树上,惊起树上一堆飞鸟。

     “你还敢说烧烤兔子,我让你烧烤我的小白。”那个女孩一听左风说要烧烤兔子,直接过来一掌就打向左风,左风刚刚站立起来,看见那个女孩打过来,就只好双臂交叉在胸前进行防卫,“嘭”,结果当然又是被击飞到身后的大树上。

     “连我都不认识了?你没见过你堂姐姐我吗?”那女孩气呼呼的对着左风说道。

     左风慢慢的扶着树爬起来,揉了揉头,又揉了揉眼睛看向那个女孩,疑惑的说道:“堂姐?”左风这次记起来了,说道:“哦哦,你是云叔叔的女儿啊,听父亲提起过。父亲和我说云叔叔有一个比我大四岁的姐姐叫左楠,原来就是你啊。”

     “哼,知道就好,你说说,你刚才准备拿我的小白干嘛?”左楠嘟着小嘴一脸怒气的看着左风说道。

     左风看向左楠胸前抱着的大白兔问道:“小白,就是那只兔子吗?我刚才准备拿它烧烤当伙食吃呢,嘿嘿。”左风挠挠头一脸单纯的笑着说。

     左楠一听要把小白当伙食吃掉,气的不行,直接来到左烬身边,一掌打到左风胸口,打得左风又飞到身后的树上撞的一咚。左风因为没想到左楠又会打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打懵了。坐在地上看着眼前因为生气而气喘吁吁的左楠说道:“怎么了?你为什么打我啊。”

     “因为你要吃我的小白,你说我打不打你。”

     左风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只兔子是堂姐养的啊,左风就不服气了,立马从地上爬起来说道:“就为了一只兔子你就打我,你还是我堂姐吗?”

     “咋啦,你还不服气啊。”左楠摸摸大白兔的毛发看着左风说道。

     “是,我就是不服气,我还等着吃烧烤兔子肉呢。”左风把肚子捂着说道。

     “你还敢说要吃我的小白,看我今天不教训教训你我就不叫左楠。”左楠一听左风又说这话,立马就打向左风,左风这次可不会站着被打了,也使出招式进行反击,嘴里还说道:“一只兔子还看得那么重要,我今天非要吃到兔子肉。”

     结果当然是左风惨败,一个眼睛还被打成了熊猫眼。

     后来左楠问左风为什么在这里,左风也如实招来,于是左楠就叫左风带着自己去到左烬那里。

     正好左烬这时正在爆炒小鲜肉,一支锅铲在手里翻滚,每次炒肉之时都将肉挑向空中,顺手拿起孜然往空中的肉上撒着,这样弄了不一会,肉就炒好了。左烬身上携带的御牌也发出一阵光芒射入肉中,当左烬把肉装盘之后,光芒才渐渐消失。

     “好香啊。”左楠在一旁看到左烬这一手颠飞戏菜,然后闻到那肉香也感叹而出。

     左风一看到肉熟了连忙跑过来,拿起筷子就夹着肉往嘴里送。左烬看到跑过来的左风眼睛上的一块黑色熊猫印,问道:“风哥你这是怎么弄的?”

     左风一五一十的将刚才的进过和左烬讲了一到。左风吃着肉嘴里喃喃的感叹道:“她就是一个魔女。”

     左烬看向一旁的左楠,左楠也看向刚才炒菜的少年,看着左烬微微一笑之后就抱着那只大白走了,临走之前说了一句:“你们要是再敢打我的小白的注意那我就可要剥了你们的皮。”

     左风左烬都感叹道:“真是一个魔女啊。”

     ……

     左烬一回想起来这件事,再看向身旁的左楠,身子不禁打了个寒战。

     “没了?姐姐我可不相信我的小烬弟弟没有其他技能哩。”左楠笑着对着左烬说道。

     左烬看着那个笑容,再想起左风上次被打得那么惨的样子,说道:“真的没了。”

     左楠看着左烬的眼睛,静了三秒,无奈是说道:“好吧,没了就没了吧”,不过左楠又笑嘻嘻的对着左烬说道:“我上次没吃到你炒的肉,这次小烬弟弟你可别想躲掉我喔。”

     因为上次那个缘故,只要左风左烬一看见左楠,就像猫见了耗子一样,到处躲,上次左楠只是在后山见着了左风左烬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在家里见到左风左烬了。这次左楠直接就在家遇到了两兄弟,就把左烬逮到了。

     左烬苦笑着说:“楠姐姐,我给你做,给你做,一会得吃晚饭了,等明天我再给你做好不好。”

     左楠看着左烬,沉思了一下,说道:“也行,但是你可不能再躲着我了,不然再被我逮到了,”左楠看着左烬微微一笑,说道:“那我就要像教训左风那小捣蛋鬼一样教训你哦。”

     左烬连忙摇头说道:“不会的,不会的,我不会再躲着楠姐姐的。”

     左楠听到左烬这话,拍了拍左烬的脑袋,说道:“那你去找左风玩吧,我现在得去找我父亲了,一会晚上吃晚餐的时候我可要见到你喔。”

     左烬一听这话,答应道:“是,左楠姐姐,我一会晚上肯定到场一起吃晚餐,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嘛?”

     左楠一笑道:“走吧走吧。”

     左烬一听这话,如释重负的赶快逃离了这里。

     左楠看着左烬跑得飞快的逃走了,摸了摸自己脸笑到:“我有这么吓人嘛?”说完便看向桌面上的那盘棋,说道:“本是白字众军围城,却被黑子单骑冲散大军,局势破败,反而给少数黑子占尽优势,白字唯有强攻其城,守其城才能扳回劣势,所以这粒白字得下在这里。”左楠拿起一粒白字往棋盘上一放,黑白两方这时就是平局收场。

     要是左烬在这里,一定会惊讶这一步白子正是自己想下的那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