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笑得真美
    左风左烬两个人一同往房间里走着,左烬看着一路上闷闷不乐的左风,问道:“风哥,你怎么了,干嘛苦丧着脸?”

     左风慢慢说道:“唉,父亲也真是的,干嘛要我认那个老头当师傅。我一眼看去就觉得那个老头不是什么好人。”

     左烬说道:“不要这样说,父亲也是为你好,别人都巴不得当云岐宗长老的弟子呢,你这还不乐意了,有了一个师傅你进入云岐宗不就日子好过得多,再说了,我也没觉得那个启长老人怎么不好啊”

     左风摇摇头说道:“我看那小胡子老头的那个弟子,也就是我的师哥,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徒弟的都那样了,当师傅的还会好的哪去吗?”

     左烬拍了拍左风的肩膀说道:“风哥你只要自己管好自己不就行了,你到云岐宗之后就和那老头分开,挂个他的名就可以了,之后如何自己修行就看自己的了。”

     左风一听这话才好了点,说道:“对,到了那云岐宗我就这样做。”

     左烬也是无奈的笑了笑,心想道:那启长老疼你都来不及呢,看那启长老刚才的神情,风哥的天赋恐怕是非常恐怖的了。

     左烬也跟上左风步伐一同进房间去了。

     云岐宗来招收弟子了,这对于这建岭城周边的人可谓是一个鱼跃龙门的机会,所以建岭城这几天也是人多无比,左家也因此狠狠的赚了一笔,左家的各个能住人的旅馆饭馆都住满了人,还有很多没住上地的人为了旅馆的一个空房还大打出手,当然,这些人全部都被建岭城的卫兵给扣押了。不过还是有很多低价的住房,那些住房居住环境差了点,而且处于城边,离城中心很远,所以平时没有什么人去那里居住,但是这几天这里也都是挤满了人。

     丰香楼作为建岭城第一楼,当然也是人潮涌涌。丰香楼的住价为二十个银币,这对于一般人来说都是难以承担的,因为普通人家一年也就是收入一百个银币也就是一金币的样子,住这一晚丰香楼对他们来说开销实在是太大了,不过,还是有一些身着布衣的人入住,因为这些人知道,丰香楼里面可是住着云岐宗的人,要是自己能在住宿这丰香楼的时候被云岐宗的人看上了,可就是走了大运了,其实这样的事是因为以前发生过所以才会有人实践的。

     一个半时辰后,在丰香楼左风左烬两个人在房间里一个看着书,另一个则在打着坐,房间内安静的很。不过门外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惊动了两个人。

     “这谁啊,笑得这么开心。”左风看着那尚未打开的门,疑惑的道。

     左烬则把书放下,走到房门口对着左风道:“打开门看看不就知道了。”说完便准备把房门打开来。

     “嘭”一声闷响。只见左烬被那突然打开的房门给撞得坐到了地上。左烬揉着被门磕碰的额头,恼怒的对着房间外吼着,“谁啊?开门用这么大力。”

     “哎呦,撞到我们的左烬弟弟了呢,没什么事吧。”只见身穿青衣,面带笑容的左楠站在门外,对着坐在地上左烬说道,还欲走到左烬身前扶起左烬。

     左烬看见门外是左楠,脸色一变,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摆着手苦笑着说道:“没事没事,原来是楠姐姐你啊。”左烬心中还在想着:我怎么说听那声音那么耳熟,原来是这魔女来了,这魔女不会专门来我们麻烦来的吧。想到这,左烬连忙后退了几步。

     左楠微笑的看着左烬道:“没事就好,小烬弟弟就不用躲着我了,我这来不是找麻烦的。”

     左风一看到左楠来了,连忙站到左烬身旁,护着左烬对着左楠问道:“那左楠姐姐你是来找我们干嘛的?”

     左楠伸出一只手,手中拿着两根红色的细线,细线下方有两块绿色的令牌,两个绿色的令牌撞击在一起发出叮叮的声音,一听这清脆的声音就知道这两块令牌是玉石做成的。三寸大的令牌上印刻有丰香楼三个字。

     左风左烬都疑惑的看向那两块令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左烬对着左楠问道:“左楠姐姐,那是什么啊?要给我们的嘛?”

     左楠把手中的两块令牌往左风左烬这里一抛说道:“这是丰香楼的晚宴令牌,一会丰香楼会举行一场晚宴,这个令牌人人都得佩戴。只要是入住丰香楼天地人三字号房间的人都可以来参加这次的丰香楼晚宴,你们就算是左叔叔的儿子也不能例外。”左楠说着还摇了摇自己身上的那块丰香楼令牌,接着说道:“这是丰香楼的规矩,举行天地人宴时必须得佩戴丰香楼令。”

     左风左烬似懂非懂的接过来那令牌,一人拿着一个,左风左烬两个人你看看我的,我看看你的令牌,觉得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左楠又说道:“这个令牌是参加宴席非常重要的东西,你们得拿好点,对了,令牌分为红绿黄白四色。记得别被其他人换了令牌。”

     左烬拿着这个令牌对着左楠问道:“左楠姐姐,我只知道了这个令牌我们一会晚宴的时候要佩戴,但是这个令牌还有其他颜色是什么意思。”

     左楠叉着腰说道:“这也不明白?红色是你们左翠姐姐的丰香楼主令,绿色是天字令,黄色是地字令,白色是人字令。”

     左烬嘿嘿笑着说:“你不是没和我说嘛?我哪知道这个事。”左烬也想起当时在后庭院时左翠手中拿出的那个丰香楼主令,正是一块红色的令牌,而自己手中这块绿色的和左翠那块非常相似,除了颜色不同以为还似乎少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左烬用手摩擦着令牌上的雕纹,心中暗叹这龙凤雕得真是栩栩如生,似乎有生命一般。

     左烬把令牌别在腰间,与御牌挂在一起,走起路来乒乒乓乓的响。左风把玩这手里的令牌也别在了腰间,对着左楠说道:“左楠姐姐,你还有什么事吗?”

     左楠转过身,背对着左风左烬说道:“你们现在跟我去丰香楼主厅,一会宴会就开始了,我可又不想来叫你们。”

     左风左烬对视一眼,都小声说道:“我们还不想看见你呢。”还好这两句话左楠并没有听见,不然又是一桩麻烦事。

     左风左烬走出门外,发现门外还站着一个少女。少女与左风左烬年纪差不多,少女有着一个精致的脸蛋,脸上也总是挂着笑容,身着粉红色的衣裙,整个人都透出令人开心的味道。“难怪那个魔女刚才在笑呢,原来是和这个女孩在说话。”

     左风左烬两个人都盯着这个少女看着,左烬还好,就是面带疑惑,因为能和左楠说说笑笑的人可不多,可是左烬怎么想也想不出这个少女是谁。左风则看着那个少女傻傻的发笑着,那个少女也看到了左风左烬两个人,也回之以微笑。

     左风看着那个少女对着左烬说道:“那个女孩笑起来可真好看,我还是第一次见笑得这么漂亮的女孩呢。你看,她还在对我笑呢。”说完还对着那个少女挥挥手。

     左烬无奈的扶扶额头,说道:“风哥你要是再这样子,小心给父亲看见了,那可就是面壁的后果。”

     左风一听到面壁,连忙板起脸看向其他的地方,不再看那个少女,道:“对,我怎么能看她呢。父亲的话我一直记在心里。武之路漫漫,现在我还不能看女孩。”左烬也是无语的扶扶额头,道:“你看看没事,就是不能色咪咪的看,父亲也是叫你现在还太年轻不能近女色,要把练武放在第一位。”

     “恩,我明白了。”左风点点头,虽然也是那副板着脸的面孔,但是还是时不时的撇那个少女。

     左烬也是第一次见到笑得如此美的女孩,现在都笑得这么漂亮,长大后一定是倾国倾城的美女。左烬这样想着,但还是疑惑着这少女到底是谁。

     左楠走到少女面前,脸上笑着对着那个少女说:“看见没,后面那两个就是我家的两个调皮弟弟,可不听话了,总是惹事。”说完露出生气的面容撇了左风左烬一眼。

     少女说道:“左楠姐姐不要生气,他们也就是贪玩嘛,不要生气了。”

     左楠微微一笑道:“左楠姐姐没生气,要是他们像芋儿你这么懂事就好了。”少女笑了笑不再说话。

     左楠插着腰看向还在傻站着的左风左烬说到:“你们两个嘀嘀咕咕什么呢,快过来认识一下,这个是驲芋妹妹,是城主的女儿。”

     左风左烬连忙跑了过去,同声道:“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驲芋被左风左烬两个人傻傻的样子惹得发笑了,左风左烬也是看着笑的驲芋也傻笑着。左楠看见左风左烬两个人的样子,直接赏了一个人头上一个栗子,说道:“傻笑什么,跟在身后我们现在去主厅。”

     左风左烬两个人摸着头上被敲的地方,左风瘪着嘴恶恶的看着左楠的背影道:“笑也不能笑,这魔女性格太诡异了,要是有机会一定得好好报复她。”

     左烬摸着头顶的包说道:“我觉得要是再报复她我感觉我们两个人的小命都会给她玩没了。”

     左风左烬两个人都叹了一口气,唉,谁叫这个左楠太过强势了呢。左风左烬两个人完全都没有办法,不过以后也发生了许多趣事。左风左烬两个人跟在左楠身后走着,而那驲芋则和左楠走在一起说说笑笑的,那一声声甜美的声音听得人都很舒服。

     走了不一会便到了丰香楼的主厅。主厅门口有两个身前印着丰香楼身后印着左字字样的护卫,他们拦下了左烬这一行人,一个护卫道:“出示丰香楼令,否则勿入。”左楠把腰间的令牌扬了扬直接走了进去,而那个少女也是一样。左风左烬也学着左楠的样子把令牌对着护卫扬了扬也进去了。

     那个护卫看着走进去的左烬一些人对着另一个护卫道:“这估计就是左家主的两个儿子吧,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呢。”

     “对啊,不然怎么可能拿绿色令牌,不过那楠姑娘身边的那小女孩是谁啊,也手持的绿色令牌。”

     “可能是城主大人的女儿吧,听说这次宴会城主大人也会参加的,估计是为了这次云岐宗招收弟子来的,传闻城主大人的女儿天赋也很好的,城主大人也有意把女儿送入云岐宗。”

     “哦,原来是这样啊”………

     左风左烬并没有听见身后的议论声,两个人都走到主厅之中。左楠和驲芋走到前排的一个地方坐下,而左风左烬则坐在后面的角落,离左楠远远的。

     此时主厅之中已经有了很多人,大多数都是身着华丽的衣服的,不过也也一些身穿布衣的人坐在其中。身穿华丽衣服的人身旁要不是带着一个与左风左烬差不多或者大一点的孩子,要不就是一些青年。身着布衣的都是一些十七八岁的青年,这些青年面色枯黄,一看就知道营养不良。身穿布衣的人都聚在一起,也安静的呆在角落里等待什么。

     左风左烬两个人算是异类了,身穿一身丝绸衣服呆在角落里与那些身穿布衣的一起。左风左烬还和那些人说说笑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