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红色晚霞
    左楠看着这棋局喃喃道:“这小左烬的棋术竟然有如此境界,真是不知他是如何练就的,师傅他老人家可是酷爱下棋的呢,要是知道小烬弟弟有如此棋术,可是得跑过来呢。”说到这,左楠想起自己当初被师傅收为弟子,还是因为自己的下棋天赋。

     左楠喃喃道:“这次宗内来选拔弟子,不知道左风左烬能不能被选上啊,左风那小子应该可以,就是不知道这小左烬能不能,他还没有练武,估计很难。算了,不管这些了。”左楠看了看棋盘就也转身离开了。

     逃开左楠的左烬一路跑到自己的房间,呼呼的喘着气,“差点就着了那魔女的道了,唉,看来在这个世界还是不能暴露太多技能,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那还不当小白鼠解剖啊。”左烬暗暗想到。

     “烬弟,你终于回来了,你没受那魔女欺负吧。”左风和左烬是住在一起的,当左风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就来看看,发现是左烬回来了。

     左烬说道:“没有,她只是留了我一会就让我走了。”

     左风舒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这魔女不知道这次来这里这干嘛呢。”

     左风想了想说道:“她说她是来找云叔叔的,不知道是啥事。还有啊,她说要我们一会一起去吃家族晚餐。”

     “家族晚餐啊。”左风一听到这个事,说道:“估计是那个什么云岐宗又要来城里招收弟子了。”

     “恩?云岐宗?好像听叶老大夫说过。”左烬回忆道。

     “对啊,就是云岐宗,那魔女就是进入了云岐宗才这么厉害的,听父亲说她是云岐宗的正式弟子。”左风接着说道。

     “对了,哥,那我们一会去不去吃家族晚餐啊?”左烬对左风问道。

     左风说道:“去,干嘛不去,那魔女敢在家族晚餐上惹我们嘛,到时候爷爷奶奶,父亲母亲还有云叔叔可都在。”

     “恩,我也觉得应该去,毕竟左楠姐姐很长时间才回一次。”左烬说道。

     “哼,谁愿意看到她啊,上次被她打成那样,害得我被母亲批评。”左风恨恨的说道。

     左烬一脸无奈的道:“那还不是因为哥哥你差点把她养的小兔子杀了。她没跟父亲母亲告状说我们在后山烧饭吃就不错了。”

     “那还应该要感谢她嘛?你看着,等有一天我比她厉害了我也要欺负她。”左风比着他的拳头说道。

     “好好好,哥哥你是最厉害的,那我就先去看棋谱了,嘿嘿,哥哥你要是再不看棋谱可是永远也下不赢我的哦。”左烬看着比起拳头的左风,走到房间内的床头柜子上,拿起一本书,对着左风摇了摇说道。

     左风看着摇着棋谱的左烬,摆了摆手,往房间外走起,边走边说道:“下棋不赢就下不赢,我可是要成为像父亲那样一拳能打死老虎的人,我要去练功。”

     左烬看着往房间外走去的左风,说道:“那你去吧,我就在房间里面看棋谱。”

     “恩恩”左风伸出一支手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就离开了房间。

     左烬拿起棋谱做在房间内的椅子上,翻看着棋谱。左烬看着棋谱,一页又一页的翻动着,心想道:这个世界的下棋方式与前世没其他区别,这个棋谱上也都是记载着一些棋术,这对我来说已经并没有什么用啊,我已经都会这些了。不过还是得看看,要是父亲要我背诵这棋谱上的下棋方式我可要回答正确,不然得罚抄棋谱,唉,真是麻烦。

     于是左烬就一页一页的看,寸宽厚的棋谱在左烬的手中慢慢翻动着。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了。

     “大公子,小公子,你们在房间里嘛?”一个女孩从左风左烬的房间外推门进来。

     “恩?”正在房间里面看着棋谱的左烬听到这个声音,把目光看向门口,“原来是小兰姐姐啊。”左烬对着小兰笑了笑,把棋谱合上放在桌子上,对着小兰问道:“不知道小兰姐姐来找我和哥哥他有什么事?”

     小兰走进房间来,对着左烬道:“夫人让我来喊你们去吃家族晚饭呢。”小兰转了转头把房间扫视了一遍,对着左烬疑惑的问道:“风公子怎么不在这啊?”

     左烬回答道:“风哥他现在还在外面练功呢,估计一会就会回来了,我和他说了要吃家族晚饭的。”

     小兰点点头,展开眉笑道:“那就好,风公子总是玩到很晚才回家吃饭,真是令人不省心啊。”

     左烬尴尬的笑了笑,心想道:我还不是和风哥每次一起晚上回来啊。不过口上还是说着:“小兰姐姐,要不你先走吧,我在这里等风哥回来,然后一起去吃。”

     小兰一听,想了想说道:“那好吧,那我现在就去和夫人说,你们一会可一定要来哦,不然夫人得怪我没喊到你们。”

     “恩,小兰姐姐你去吧,我和风哥一会一定到场。”左烬对着小兰说着。小兰看见左烬肯定的样子,也转身离开了。

     左烬看着小兰离开,又往外望了望门外的天,太阳从天上慢慢的往下落去,一抹晚霞从天边出现,把整个天空映的红红的,晚霞也从那被小兰打开的门射进来照在坐在房间内桌子的左烬身上,把左烬映得拉长了很长的影子。

     “这感觉好舒服,这是什么感觉,怎么我的身子里面暖洋洋的。”左烬闭着眼任凭那晚霞照射在自己身上,疑惑的喃喃道。“咦,我的身体里面怎么有一团东西啊?这是什么?”左烬闭着眼睛感受这身体舒服的感觉,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肚子里面有一团东西,这个东西似乎透着左烬的身子吸收着晚霞,将他的身子弄得暖洋洋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咦,天空那晚霞怎么了?”左烬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又看向了那天边的晚霞,只见那晚霞之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红色光芒,瞬息间,那红色光芒慢慢消失。左烬看到那晚霞之中有一个小黑点往下坠落,“那怎么像一个人?”左烬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向那个黑点,却发现那个黑点已经下降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了。

     天边的晚霞也依旧那么红彤彤的,照在左烬身上,但是却没有了刚才的那种令左烬舒服的感觉。“奇怪,刚才那天空中到底是怎么了。”左烬挠了挠头很是不解的疑惑道。“为什么刚才我的肚子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现在又感觉不到了呢?那个红光之中好像有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唉,要是风哥在这里一定会跟我说的很清楚的。”

     正在左烬想左风的时候,一阵叫喊声从房外由远及近传来:“烬弟,烬弟,我刚才看到了一个特别大的红云,好大的红云啊。”左风跑跑进房间内,二话不说就拿起桌子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边喝边说道。

     “红云?”左烬疑惑的想了想,看着累得气喘吁吁的左风道:“哦哦,就是那个红光啊。”

     左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把自己的长衫外套脱掉了,说道:“对啊,刚才我正在往回走,突然我看到天空中有一阵红光,我正对着太阳看着那个红光,就好像看到了一个超级大的红云一样,特别壮观!”左风又边脱自己的衣服边对左烬问道:“对了,你也看到了吧?”

     左烬点点头,看着脱的只剩一条内裤的左风道:说道:“我看到了,风哥,你这是准备干嘛?”

     左风把脱下来的衣服都放在丢脏衣服的地方,然后往内房走去,说道:“我准备洗个澡,练功真是太累了,搞得我出了一身汗。”

     左烬这才明白的道:“那你快点,小兰姐姐刚才来喊我们要去吃家族晚餐的呢。”

     左风的声音从内房传来,“我知道,你去叫人帮我打点热水来,我忘记没倒水了。”

     “好好好,真是的,你这是有多着急啊。”左烬连忙跑到房间外,叫住了一个仆人,“那个,张四哥哥,麻烦你帮我打点热水到我房间里面来,风哥他现在要洗澡却没有热水。”

     张四听到左烬喊他,微笑的应答道:“好的,烬公子,我现在就去帮风公子打点热水过来。”张四说完之后就走了。

     左烬看到张四去打热水去了,也走回房间内,坐在桌子上,把玩着棋谱,说道:“哥,我已经叫人去打水了,对了,还有件事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

     左风在里面疑惑的问道:“什么事?”

     左烬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刚才那个红光出现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身体很暖和,而且我发觉我的肚子里面好像有东西一样。迎着那个晚霞我的身体的就越来越舒服。”

     “啊?你的肚子里面有东西?”左风扒在内房的门口露出一个脑袋看着左烬,看着摸着肚子的左烬,想了想说道:“烬弟,你可能感觉到了你身体里面的气了。”

     “气?”左烬的惊叹道:“我的肚子里面的东西就是你们所说的气嘛?”

     左风把头缩回去说道:“对啊,那丹田之处就是我们练武之人所说的气。难道烬弟你会练武了?父亲把家里的御火决传给你了?”

     “啊?练武?”左烬满脸震惊外加疑惑的道:“没啊,我没练武啊,父亲他也没传授…”

     这时门外张四提着两个桶进来了:“烬公子,热水已经打来了,我去给风少爷倒上。”说完便走进内房为左风到热水去了。不一会张四就出来了,对着左烬道:“烬公子,还有什么吩咐吗?”左烬摇摇头道:“没有了,你先去忙吧。”张四提着桶“恩”了一声然后就走了。

     左烬接着刚才的话说道:“父亲没有传授我那个什么御火决?”

     “噗通”内房内传来左风跳进浴桶的声音,左风说道:“那我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会去问问父亲吧,他应该会知道是怎么回事。”

     左烬“恩”了一声,又接着说道:“风哥,那你刚才看见那个红光之中的人影了嘛?”

     “人影?什么人影?”左风疑惑的问道。

     左烬解释道:“就是我刚才看见那个红光消散之后,仿佛有一个人影出现在里面。”

     左风道:“不会吧,我怎么没有看见,你不会看错了吧。”

     左烬也是不确定的说道:“应该是我看错了吧,不过那个红光确实好壮观,不知道那红光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出现那个红光?”

     左风在房里传来一阵一阵水声,说道:“我觉得估计是天气缘故吧,说不定远处有什么奇怪天气出现吧。”

     “额,天气啊?不会吧,怎么会出现那种天气。”左风一脸无语的说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一会去问父亲吧,他们估计知道。我估计全城的人都看见了那个红云吧。那么壮观,城里的人现在肯定议论纷纷呢。”左风在内房说道。

     左烬走到门口,看向那快要消失的半截太阳和越来越黯淡的晚霞说道:“我还是觉得这件事不简单,一会去和父亲说说吧。”

     左风在内房对着左烬道:“恩,父亲肯定知道的很多。我快要洗完了,你帮我把衣柜里的干净衣服拿过来。”

     “哦,来了。”左烬把左风的衣服递到内房,然后就出来,看着只有一小截的太阳,喃喃自语:这个世界真的好奇怪,那红光到底是什么?丹田内的气又是怎么回事?还有那红光之中的那个人影,真的是个人在那里面吗?一大堆疑惑从左烬的内心中发出来。

     正当左烬还在思考时,内房的左风终于洗完澡出来了,换了全新的衣服,对着左烬道:“好了,我洗完了,我们去吃饭吧,估计父亲母亲都等急了。”

     左烬点了点头,和左风一起出了房间,去吃家族晚餐去了。

     此时建岭城内,每个人都在议论着刚才天空中的那个红光。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小声的说道:“你知道嘛?刚才那个红光啊,听说有什么宝贝出世才会发出来的呢。”

     “哇,这么厉害啊,那是多厉害的宝贝啊!”

     “别说多厉害,只有你有那个宝贝,天下都是你的,我知道那个宝贝的事,你请我喝点酒我就偷偷告诉你。”

     那一个人一听,连忙推着这个人的后背,说道:“走走走,我们喝酒去。”

     那个说话的一看,脸上“嘿嘿”一笑,和着这个人一起和酒去了。

     这样的情况在城里出现的很多,一些不知道情况的人装知道来骗酒钱。不过还是有的人看着那个红光露出疑惑的表情。

     或许知道情况的人只有少数吧。不过他们真的知道事情的真相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