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左家晚聚
    左风左烬两个人走到吃家族晚饭的大厅里面,发现人都到齐了,只剩他们两个了。大家都做在位子上,等着左风左烬。

     李华凤一看到左风左烬两个人的到来,连忙跑过来,严肃的说道:“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晚才来,让爷爷奶奶他们好等。”

     左风左烬都乖乖的挠挠头,做出认错的样子。李华凤也没有再说什么,牵起左风左烬的手走到饭桌上坐了下来。

     “风儿和烬儿终于来了啊,你们怎么弄得怎么晚才来啊?”左老爷子笑嘻嘻的坐在上位对着左风左烬问道。

     左风挠了挠头看了看左烬,左烬笑着说道:“风哥下午去练功去了,回来的时候洗了个澡,所以才花了这么长时间。”

     “喔喔,风儿还蛮认真的嘛。”左老爷子笑眯眯的说道,脸上的皱纹一笑起来就仿佛盛开的菊花一样。

     “那是,也不想想风儿可是练武的小天才呢,要是不努力,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武功。”左在一旁的老夫人也得意的说道。

     左风也是挠挠头,腼腆的笑着看着两个老人,毕竟最疼他们两个小娃的就是这两个老人了。

     “大哥,不知风儿如今到了什么境界了?”一旁的坐在李老夫人旁的左云对着左雷问道。

     左雷一听左云问起自己儿子就境界,满脸自豪的说道:“风儿如今已经是武者了,十三岁的武者,咋样,比你家姑娘小时候厉害吧。”

     左云望向坐在自己旁边的左楠说道:“确实比楠楠当初要强啊,如今楠楠也是十八岁了,也不知道现在到了何等境界。”

     左雷笑着说道:“自己家的闺女自己都不知道到了什么境界啊?”

     左云笑着说道:“楠楠昨天也刚刚回家,我真的不知道她现在是何等境界了。”

     左雷尴尬的笑了笑,对着左楠笑着说道:“楠楠啊,都说女大十八变,我看你啊,变得是比以前更加漂亮多了。”

     左楠在那边对着左雷笑着说道:“谢谢雷叔叔的夸奖,我看雷叔叔你也是越来越年轻健壮了呢。”

     左雷一听这话“哈哈”大笑起来,又问道:“那你和雷叔叔说说,你如今是何等境界了?”

     左楠看向身旁的左云,左云笑了笑示意左楠说,左云也在旁边竖着耳朵听,左楠对着左雷笑着说道:“雷叔叔,如今楠儿已经是锻气中期了。”

     左雷在一旁惊讶道:“哇,楠儿你的实力进步的如此之快啊,两年前你还是武者境界,如今却已经是锻气中期了,你这进步的速度太让人惊叹了。”

     左楠说道:“哪里的事啊,这还是师傅他老人家教的好。”

     左云在一旁问道:“楠儿,你和父亲说说,那厉长老对你好不?”

     左楠笑着拍了拍左云的手道:“父亲你放心,师傅对我可好了,每天还教我下棋呢。”说完看着左烬笑了笑。

     左烬看见左楠看向自己,惊起一身疙瘩,仿佛就像被猎物盯上了一样,左烬在心中默念:千万不要把我下棋的事说出去,千万不要把我下棋的事说出去。

     但是事情总是不会像左烬心中想的发展。

     左楠看着左雷道:“雷叔叔,其实我今天从家里到这里的时候,正巧碰见风弟弟和烬弟弟在下棋呢。”

     左雷看向左风和左烬,对着左楠说道:“前段日子他们惹了不少事,我让他们不出家门,他们就在家里下棋玩玩,烬儿我知道,我每天让他背棋谱,就是不知道风儿咋会下棋的。”

     左烬一听这话,连忙说道:“父亲,风哥是我教他下棋的,他有时也看父亲您给我背诵的棋谱,我们也又时对棋玩玩。”

     左雷这才恍过来,笑道:“这下棋也是很好啊,风儿也不能总是每天练功,多下下棋陶冶一下情操还是很好的,那些成大器者哪一个不是棋局高手。”

     左楠对着左雷说道:“雷叔叔,我遇见他们时他们正在对弈一盘棋局,烬弟弟的白字把风弟弟的白字全部给封得死死的,那可是一招围城之棋啊,不知道雷叔叔可曾教过烬弟弟这样的布棋之术?”

     “哦?想不到我烬儿也会懂得布棋之术啊,我可没教过烬儿这些东西,估计是他从棋谱上看来的吧,哈哈。”左雷回答道。

     左烬在旁边一听,心中暗想:完了,这魔女果真要把我的事暴露出去了。

     左楠看着一旁紧张的左烬笑着对着左雷说道:“原来是从棋谱上学来的啊,不过烬弟弟年纪轻轻就懂的得了如此深奥的布棋之术,实在是厉害啊。”

     左烬一听左楠说出这话,松了一口气,心中暗叹:还好父亲平时事业繁忙没时间多看棋谱,不然我就得被戳穿了,左烬也是应声答道:“父亲,您叫我每天背诵棋谱,那些棋局棋术我也是都从棋谱上学来。”

     左雷看着乖巧的左烬,笑着说道:“烬儿啊,还是你最乖,你不像你哥哥那样练武,学好琴棋书画,文学笔墨还是很有用的。”

     左烬“嗯”了一声,心里暗叹一口气,终于把父亲瞒过去了,但是左烬一看向那看着自己笑嘻嘻的左楠,左烬感觉这魔女估计又有啥计谋。果不奇然。

     左楠对着坐在左雷旁边的李华凤说道:“华凤婶婶,我听说烬弟弟不光会下棋,还会做一手好菜呢,这是真的吗?”

     李华凤一听,看着身旁躲着左楠目光的左烬,摸了摸左烬的脑袋说道:“对啊,烬儿他可是有一手好厨艺呢,这还是他父亲教的好。”李华凤说完看向身子另一侧的左雷对着左楠笑了笑。

     左雷听到李华凤说起这事,也是笑着说道:“烬儿刚出生的时候就抓了家族里面的祖传御牌,我就知道烬儿肯定是个会做饭的料,我就让他学习炒菜,他现在做出来的饭菜可是很好吃的。”

     左楠笑着说道:“烬弟弟做出的饭菜我这个当姐姐的也好想尝一尝呢,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能品尝一番呢。”

     左雷笑着说道:“等明天我叫烬儿帮你炒菜吃,嘿嘿,别说,烬儿炒出的饭菜可是比我们这些炒菜了炒了这么多年的人炒出来的还有好吃呢。”

     左楠这笑着答应下来了,左楠心中疑惑着:我看过雷叔叔炒菜的样子,和烬弟弟炒菜完全不是一个风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左楠也没有说出来,毕竟明天就可以自己亲自再看看左烬怎么炒菜了,一想到自己又可以看看自己这个小弟弟的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左楠看向左烬的目光又变得越发有兴趣了。

     左烬一听这话,心中无奈的吼叫着:啊!父亲,你为什么要答应她这个事啊,完了,这魔女是缠上我了。

     一旁的左风看着身边的左烬,摇了摇头,悄悄的对着左烬说道:“烬弟,这次你可得自己面对那个魔女了,你可要小心。”左烬欲哭无泪。

     坐在上位的左老爷子看见大家都聊得这么欢,说道:“我老了,不行了,家族的事还是需要雷儿和云儿好好办理。”

     左雷和左云一听这话,同时说道:“孩儿必当为家族好好奉献。”

     左楠一听左老爷子这话,笑着说道:“爷爷,你还不老呢,我看您还可以活几百岁呢。”

     左老爷子一听,脸上笑着说:“还是楠妮子嘴最甜。”

     左雷这时对着左楠说道:“楠儿,这次你回来,可是为了月后的云岐宗来建岭城招收新弟子来的?”

     左楠回答道:“是的,云叔叔,宗内这次来建岭城是在一个月后,事宜的安排这次由宗内的启长老办理。地点还是安排在我们家的丰香楼。”

     左雷一听这话,笑着说道:“云岐宗这几年招收新弟子都是在丰香楼进行,那我们可要好好招待他们了。不知道这次云岐宗打算如何招收弟子呢?”

     左楠想了想说道:“这次宗内打算在建岭城招收两百弟子,年龄不到二十岁的弟子为佳,过了二十五但实力达到武士的也可以额外录取。”

     左雷一听这话,开心的笑道:“那我家烬儿这不就可以直接上云岐宗了,哈哈哈。”

     左楠也笑着说道:“风弟弟的天赋是我见过最妖孽的,宗内这次肯定会把风弟弟招收进去的,就是…”左楠顿了顿,看了看左烬说道:“烬弟弟录取的机会可能不大。”

     左雷笑了笑说道:“我本就没打算让烬儿练武,他就陪在家里陪我们,要是风儿烬儿都走了,我们在家还不得担心死啊。”

     左楠一听到左雷的想法,笑了笑说道:“雷叔叔这想法也是很好的,毕竟武道一途步步艰难。”

     左风这时一听到练武,看了看左烬,对着左雷说道:“父亲,刚才您看见天边那块巨大的红光了吗?”

     左风这句话说出口,整个大厅都安静下来了,左雷看了看左云,缓缓说道:“风儿,为父怎么没看见呢,为父估计是有什么异宝出现在这岭云山脉了。”

     左风和左烬惊叹道:“异宝?”

     左雷道:“对,就是异宝,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那异常的红光肯定是有异宝出世,为父估计,这岭云山脉得乱了。”

     左风疑惑的问道:“乱?为什么?”

     左雷语重心长的说道:“异宝出世必定有很多人去寻,去抢夺争取,必定会造成伤亡,这不是乱吗?”

     左风这才懂了,又说道:“父亲,刚才烬弟说他好像感觉到了身体里面有气的存在,您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烬儿能感受到身体里面有气的存在?”左雷一听,连忙站了起来,走到左烬身边,一手抓住左烬的手腕。左烬感觉一股暖流缓缓经过自己的手腕流向自己的全身,身子说不出的暖洋洋。

     左雷疑惑的道:“没有啊,我并没有感受到烬儿体内有任何的气啊。”

     左烬听着左雷说的话,把自己刚才感觉到的事和左雷说了一次。左雷也是满头疑惑,最后还是说道:“我并没有给烬儿传授任何功法,烬儿也不可能感受到气的存在,估计是烬儿你的错觉吧。”

     左烬也是疑惑,心中想到:父亲都没有查探到我体内气的存在,那刚才会不会是我的错觉?应该不会啊!不过左烬还是点点头,说道:“父亲,那估计应该是我感觉错了吧,毕竟那晚霞映在身上还是蛮舒服的。”

     左雷,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说道:“那个红光之事肯定会引起方,云两家的注意,他们肯定会参与寻异宝之中,我们左家就不参与了,好好把接下来的云岐宗来我们家的丰香楼之事安排好就行了。”

     左云点点头应了一声。

     “说这么多干嘛呢,说了这么半天肚子不饿啊,快叫仆人把菜端上来吃啊。”一旁的刘老夫人看着说得津津有味的众人说道。

     一旁的左老爷子也是附和道:“对啊,快叫仆人把饭菜都端上来。”

     左雷对着站在一旁的灰衣老头说道:“胡管家,快叫仆人把菜都端上来。”

     “是,老爷。”胡管家应了一声就连忙吩咐仆人们上菜了。

     于是一家人都在桌上吃得开开心心,说着左风左烬的趣事,左风左烬两个人就只好害羞的埋着头吃饭,不过这可爱的样子又让大伙开心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