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徽章之争
    “九号擂台第四十八号参赛者,上台比试。”第九个擂台上由云岐宗弟子主持的裁判说道。

     左烬听到这个声音对着左风说道:“风哥,该你上场了。”

     “恩,知道了。”左风看了看一旁期盼的左烬,昂首阔步的走到那擂台之上。

     与左风对决的是一个身穿劲装的满身肌肉的肌肉男,肌肉男看着走上台与其对决的是一个孩子,嘿嘿一笑道:“想不到我第一场就抽到这么弱的对手,哈哈,看来这场我是赢定了。”

     左风微笑的摇摇头,笑道:“看来你不是建岭城的人吧,这样也好,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人不可貌相。”

     “哼,一个小孩子哪来的那么大口气。”肌肉男轻蔑的吐了口唾沫,又道:“这擂比不是你这小孩该来的地方,我劝你现在应该下台去,一会伤了你可不好。”

     左风依旧是微笑道:“那得比过才知道,不过受伤的可不一定是我。”

     云岐宗弟子看着左风和肌肉男都已经准备就绪,大喊道:“擂比开始。”

     肌肉男看见左风一脸从容的站在擂台的另一方,说道:“既然你选择不退出,那我就帮你退出吧。吃我一拳。”肌肉男双手握拳,大步朝着左风冲来,肌肉男见左风还迟迟没有动作,道:“我可不会看你是小孩子就手下留情的。”

     左风道:“我可没说要你手下留情。”左风看着越来越近的肌肉男,双手握拳,身子慢慢的弓起,这正是猿搏六式的起步动作。

     肌肉男看见左风做出那怪异的姿势,说道:“一个小孩子家家的哪来那么大勇气接下我的拳头。”

     左风默不作声,肌肉男也毫不留情,直接伸出拳头打向左风的面门。左风弓起的身子这时也做出了动作,双脚往前一蹬,一拳迎击在那肌肉男打过来的拳头上。

     “嘭”一声闷响,九号擂台上扬起一阵灰尘。

     站在九号擂台外的左烬看着场中的情况,说道:“风哥也不手下留情。唉,看来那人估计手臂得疼一阵子了。”

     带灰尘散去,肌肉男摔倒在地上,一只手抱着自己的另一只手臂,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脸上露出震惊加遗憾的神情,说道:“我输了。”

     左风弓着的身子也恢复正常,微微一笑,道:“以后可不要小瞧别人。”

     肌肉男看着转身离去的左风,问道:“你这小孩可是到了武士之境?”

     左风背对着肌肉男摇摇头道:“我可不止是武士境,我是一名武者,而且我有名字,我的名字叫左风。”

     “左风?”肌肉男先是疑惑的想了想,顿时脸上露出欲加惊讶的神情,喃喃的苦笑道:“输的不冤啊。”也走下台去。

     在第九号擂台外的观众们看着场中已经出来的胜负情况,有一些是不解而更多的是一脸崇拜。

     一个满脸疑惑的观赛着推了推旁边的人道:“那个肌肉男怎么败给了一个小孩子啊,真是差劲,还不如我上去,连小孩子都打不过。”

     一旁的人说道:“就算是你上去也是一样的结局,那个小孩就是左家的练武奇才左风,如今可是武者之境。”那个起问的人点点头,惊讶道:“武者之境的妖孽啊。”

     站在擂台下的左烬看着左风胜利归来,连忙跑过了问道:“风哥,有没有受伤?”左风微笑的摇摇头道:“这怎么会让我受伤呢,对面只是一个武人境的人。”左烬点点头,和左风一齐朝左家所占据的方向走去。

     左风的名声由第一场已经散播开来,除却建岭城之中的人,现在连城外进来的人都知晓了左风的名声,左风可算是一个名人了。但是这可苦了一些参赛者了,因为当第一轮比赛刷完之后,剩下的人会接着抽取比赛序号的竹签,而抽到与左风对决的人可算是非常的不幸了,直接认输投降,毕竟左风可是一个武者境的人,参赛者大多都是武人武士境,而要是有武者境的实力,是直接是可以加入云岐宗的,谁还会无聊得来此比试。所以左风可算是一路顺风的过了四轮比赛。和左风一样的还有一人,那就是方精。

     方精第一场的对手可算是倒霉透顶,连投降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方精一掌击下擂台摔成骨折,于是接下来的几轮没个遇见方精的对手都是选择投降。

     当第四轮比试比赛完了之后,启犁人站上了总擂台之上,看着有人失落有人得意的众人,大声说道:“比赛进行到这里,已经淘汰了四千多人,剩余整整三百人众。而我云岐宗招收弟子只收两百人,所以还得继续比下去,这次我们采用十二擂台攻擂比试,选出两百人,比赛规则很简单,这里有着十二个擂台,每个擂台中央上放着我云岐宗十八枚特制的徽章,每个擂台会随机抽取二十五人进行争夺,时间限制为两柱香,当两柱香时间到,没有徽章的被视做淘汰。”

     擂台上的启犁人拿起手中的一个徽章,放于擂台中央,说道:“十八枚徽章放于擂台的中间区域,而参赛者则站在擂台外层。规则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晋级的选手都兴奋起来了,因为这种比赛方式只要自己跑得比别人快就可以拿稳一个徽章,可惜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左风这次抽到的是六号擂台,很巧合的是,左风在这里遇见了王米。王米也看到左风微微一笑道:“想不到这么有缘与左公子在同一擂台上。”

     左风嘿嘿一笑,挠了挠头,道:“看来王米哥哥这次能顺利进云岐宗了呢。”王米摇摇头,看向擂台中央的放在一张桌子上的十八个徽章,再看看身旁以及擂台对面的那一个个兴奋的选手,说道:“还是要看机缘啊。”

     启犁人站在擂台外看着十二个擂台上的所有参赛者准备完毕,大声说道:“比赛开始。”

     一声令下,十二个擂台上顿时灰尘四起,一个个擂台上二十五个人从圆形擂台的不同方位朝中央跑去,都卯足了劲,生怕抢不到徽章。

     左风这个擂台也依旧是如此,当启犁人的最后一个字落下,左风和王米以及六号擂台上的其他参赛者都往中间跑去。左风看到身边的王米卯足了劲往前冲去,自己也连忙跟上。左风算是这六号擂台里最快的了。毕竟要是左风使出全部实力用来进行赛跑,这一群人可完全不是对手,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左风已经从擂台外围进入到了擂台中央,直接抓住一个徽章便往外围退去。而左风身旁的王米也是在第二波人中到达成功拿了一个往外围退去。此时擂台中央还有十个左右的徽章,而剩余的所以人已经同时到达,有的人抓住一个徽章就往外退去,但是接连而来的人看到擂台中央所有的徽章已经被抢光了,于是看向旁边往外退去的参赛者手中的徽章,毫不犹豫的直接出手抢夺。这也导致了擂台中央的位置一片混乱。

     不过那些身穿建岭城三大家衣服的人都可以幸免于难,而那些没有这种特殊保护的人则成了抢夺的对象。擂台中央的那几个徽章在不同的人手中换来换去,时间已经过去一柱香半了。一些气喘吁吁的握紧手中的徽章,警惕的看着周围的参赛者,而有的人则面露狰狞,因为他们还没有抢到徽章但是时间已经不多了。

     这时一个上衣破碎的人振臂一呼道:“没抢到徽章的人都过来我这,我们没抢到徽章的,去一个个的抢那些有徽章的人,一定会在半柱香的时间内抢到足够的徽章的。”这个人的呼声起到了作用,那些没有徽章的几个人聚在这个上衣破碎的人,看向那些手握徽章且没有身穿三大家族衣物的人面露贪婪的目光。

     左风站在远处看着这情况,也没有做出阻止的举动,要是在这时做出阻挡的行动,就算是左风自己的徽章也可能不保,毕竟对面可是八个武士境的人。被那一队饿狼盯上的手持徽章的人无不失去了手中的徽章,并且反抗的人都身受重伤。

     那个破碎上衣的人看向左风这边,看到左风身边的王米,狰狞一笑,带着这一队人直接过来了。王米面色变得惨白,手里紧紧握着徽章做出决然的表情。

     “交出你手中的徽章吧,便可不免受皮肉之苦。”那个上带头的人现在已经赤裸着上身,伸出一直手朝着王米朝了朝手。王米牙齿紧咬着,瞪着那一队人低声说道:“我是不会把徽章交给你们的,要想拿我的徽章,那就凭本事来拿。”

     “哼,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那赤裸着上衣的人对着身后的人说道:“抢了这个人的徽章我们就还差一个了,快点,还有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赤裸衣服后面的人一个个都向王米走去。

     这时一旁的左风看不下去了,走到王米身前,看着走过来的一对人说道:“这个人是我朋友,抢谁也不能抢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