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步云蝶羹与冰雪玉莲
    当左翠说完开始两个字之后,主厅之中又变黑了,这次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这丰香楼搞什么鬼?怎么我什么都看不见了,搞什么啊!”“就是,搞什么东西!”……一些人因为这黑暗开始大声呼叫,但是还是大部分都很镇定。

     在黑暗之中突然出现了一缕红光,在那红光之处,一块令牌在那空中飘浮着。一眨眼的功夫,红光开始分散,那块令牌也消失了,而在众人之中也出现绿色的光芒,紧接着出现了黄色,白色的光。当最后一缕白光出现之后,所有的绿光,黄光,白光如同莹莹之火往那刚才消失的红光之处汇聚,当所有的绿光,黄光和白光汇聚完成时,那块令牌又出现了。这时整个主厅才恢复光亮。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进入到一片黑暗之中啊,刚才你确定你是在我旁边嘛?”一个人对着身旁的人问道。

     “我确实在你旁边啊,怎么了?刚才也出现的了多么漂亮的光芒汇聚,怎么?你没看见?”被问的人撑开手中的扇子,摇了摇,一脸得意。

     而那个一开始发问的人则脸色黯然,喃喃道:“无见神光,无缘人宴。看来我是与这人宴无缘了。”……

     一声清脆的响声从左翠站立之处传来,只见左翠身前悬浮着红色的楼主令,而那楼主令则突然往下坠落,而左翠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份菜肴,那楼主令则往那菜肴之中坠去,没有想象中的菜肴被砸得稀烂,那块令牌仿佛有灵一般,当正欲碰到菜肴之时,往外处横移了一点,落在主厅的地上,消失不见。那声清脆的响声正是楼主令坠落在地上时发出的声音。

     左翠端起手中的那盘菜肴,唤来几个侍女,将那盘菜肴分成了四十九份,摆在一张桌子上,左翠看着众人微笑的说道:“刚才是我丰香楼的人宴的选择仪式,因为在我面前只有这七七四十九份步云蝶羹,蜕蛹化蝶,择能者为。所以没有被选中的大家也不要伤心,下次丰香楼天地人宴开启之时你们定与之有缘。”左翠微笑的看着众人。

     其中有的人一脸失望,有的人则一脸兴奋,而有的人则一脸疑惑。

     左翠顿了顿又说道:“还请刚才看见光线交错的人走上前来。”

     不一会一个个人都往上走着,左风左烬两个人不在这些人其中,因为他们刚才根本就没有看见那些光芒。

     “风哥,左翠姐姐到底说的啥?我怎么一句话都没听懂啊。”左烬疑惑的向左风问道。

     左风抬头看了看这主厅的屋檐顶和踩了踩地上的地板,说道:“刚才不是黑了一阵嘛,我估计在那个我们入眼黑暗的时候,有的人估计看见了我们看不见的什么东西。而那个东西,估计就是王米哥刚才说的啥阵弄的。”

     一旁的王米点点头,脸上有些兴奋,因为刚才他也看见了那光芒,听着左风左烬两个人的对话后,王米也没着急的上去,对着左风左烬解释道:“左风弟弟说的没错,确实是这丰香楼的古阵起了作用,刚才的黑暗是古阵造成的,因为每个人都佩戴有丰香楼派发的令牌,而丰香楼楼主的红色主令则可以控制其他令牌,从而在这些令牌中随机选择四十九个人上去进行品尝人宴。”

     左风左烬都疑惑挠挠头,左烬问道:“随机选择?难道不是有什么缘故才被选上的嘛?”

     王米苦笑一身解释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闻丰香楼的古阵好像没有很久远之前的那么好了,我也不知道原因,反正现在都是胡乱选人,凑蛮四十九个人数,不过那人宴的步云蝶羹却是一道很神奇的菜肴。据说在很久远之前有普通人吃了步云蝶羹之后直接变成了武者境呢。”

     左风左烬这次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王米和左风左烬打了个招呼就上去了。上去的四十九每一个人都分到了一份步云蝶羹,步云蝶羹,顾名思义,就是由一种名字叫步云蝶的蝴蝶熬制而成的羹汤,每一个人的碗里都有一只完整的步云蝶,这种步云蝶羹要七七四十九只步云蝶同时同刻下锅熬制,再配上丰香楼的秘方才可制成,而所选的主材步云蝶则是一种九月出月半卒的的一中奇特的蝴蝶,而且必须在这步云蝶破茧而出的那刻将其封存才行。所以说这步云蝶羹可不是一般人能熬制的,而且别人熬制的步云蝶羹也没有丰香楼的好,因为丰香楼的秘方可是出自左家第一御厨之手。

     被分到步云蝶羹的那四十九个人都欣喜万分。

     左翠看到这上前的这四十九人都拿好了自己手中的那碗步云蝶羹,翠声说道:“蛹破,蝶出,如同脱骨重生一样,喝下这碗步云蝶羹吧,你们会有机缘。”得到这步云蝶羹的人纷纷喝了下去,一个个都微眯着双眼,回味着这步云蝶羹的味道。

     “我感觉我的丹田之处好暖。”一个喝了步云蝶羹的人说道。

     “我的也是,我感觉我要突破武人了!哈哈哈。”

     “我的也是,这步云蝶羹好神奇,我以为我再也不会突破了,想不到喝了这羹之后我就突破了。”一个年入四十的大汉说道………

     “啪啪”两声清脆的手掌拍打声响起,只见左翠看向众人,满脸微笑道:“好了,这人宴选择已经结束,大家有收获的回家再慢慢体验也不迟,接下来是地宴之选了。”左翠说完,那些喝完步云蝶羹的都点头,走到人群之中,不过一入人群就被周围的人缠着问这问那。

     而坐在前排的启犁人看向那步云蝶羹,微微点头道:“聚灵而华,聚气而升。这步云蝶羹果真神奇。可惜老夫无缘不能尝尝。”

     左雷在一旁听到启犁人这话,笑着说道:“启长老要是想品尝这步云蝶羹,我大可叫人为启长老你弄一些。”

     启犁人大声笑道说:“这步云蝶羹对老夫的修为可没什么作用,也只是饱饱口福,不过这也行了,哈哈。”左雷也发出来笑意。

     方韦顺看向这边,再看向那台上的步云蝶,冷哼一声。

     “接下来开始地宴。地宴所选佳肴是我丰香楼自雪上之颠采取而来的冰玉莲花。”说完便招来两个侍女端来一个由白玉制成的玉盘和白玉制成的盖子。整个菜肴被一层红色锦丝盖住。左翠玉手一挥,只见空中一阵红光闪烁,一块令牌出现其中,左翠将那令牌握在手中,那令牌正是刚才摔在地上消失的楼主令。

     侍女将那玉盘上的锦丝拿掉,便离开了。左翠走到那玉盘前,看着众人,玉手拿着楼主令搭在玉盘上,缓缓说道:“冰玉莲花,能治疗身体之中的恶疾,为除火毒的良药,可是有价无市之物,而由我丰香楼所烹饪制成的冰玉莲花,能将雪莲的疗效发挥最大。”说完便将那楼主令往那白玉上的盖子一按,只见楼主令化作一阵红光融入其中。

     在后面的左风左烬看向前面的东西,都感到奇怪。

     “风哥,那令牌咋化成红光消失了。”“你问我我咋知道。”两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前面。而一旁品尝完步云蝶羹的王米则闭目修炼着,因为刚才王米下来之后感觉自己似乎要突破了,所以立刻在一旁打坐修炼着。也和左风一样是个修炼狂人啊。

     左翠把那是白玉制成的玉盖掀起,放在一旁,转眼看向众人,缓缓说道:“冰玉雪莲,共九片莲花,所以地宴之人为九之数。现在开始择人。”

     底下一阵轰鸣,“九个人啊,这么少,看来我是没希望了。”“对啊,这也几率太小了吧。”……

     现场起码有上二百人之众,参加了人宴之人也可以接着参加地宴,所以参加了人宴之人都希望自己又是那个幸运儿,而其他人也都抱有这个希望。

     同刚才一样,主厅暗了下来。有点人能看到那个光,而有的人则看不到。这次只不过只有九个人而已。

     很不幸,左风左烬又没有被选中。九个人之中布衣之人被选中了五个,引来了一阵唏嘘,因为身穿布衣的总共也不过二十人。可算是穷有穷运吧。王米这次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不过他还是安静的在角落里打坐着。

     被分到九片莲花的人都喜滋滋的吃掉了玉莲叶,有的人一脸舒爽,而有的人却是皱着眉头,因为他们似乎并没有什么感觉。

     左翠看到这个情况,笑着解释道:“冰雪玉莲为除火毒良药,对于没有病痛之人,只能算是一个稀有美味的食物而已。”那些起先被分到冰雪玉莲本来喜滋滋的,一听到左翠的解释之后,变的有些失望了,黯淡的走了下去。

     左翠笑了笑,道:“机缘,运气,和对的时机,在有需要之时遇到需要之物,这才是气运之人。好了,接下来开始天宴。”

     说完左翠素手一拍,整个主厅再次黯淡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