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纫机乐队》,一部摇滚喜剧电影

391 2017-09-29

    9月30日起,由大鹏导演的《缝纫机乐队》将在全国范围内公映。从《煎饼侠》到《缝纫机乐队》,从电影梦到摇滚梦,大鹏的第二部电影主打的仍然是小人物追逐梦想的故事。这一次,大鹏能否再度“逗乐”全国?

    《缝纫机乐队》,可以称之为一部摇滚喜剧电影,它讲述了一个小城青年的摇滚梦:小城集安曾经孕育出了全国闻名的“破吉他乐队”,这支乐队在国内一炮走红后,集安随之成为一座“摇滚之城”。无数被“破吉他乐队”感染的小城青年投身摇滚,这其中就包括小学生胡亮(乔杉饰)。这座小城兴建了一座“摇滚公园”,在公园内树立起一座巨大的“吉他”雕塑,这座雕塑成为小城的标志性建筑。若干年后,“破吉他乐队”已经解散,摇滚不再流行,“摇滚公园”面临被拆迁的命运。已经成长为摇滚青年的胡亮为了保卫公园,散尽家财请来了曾经的“破吉他乐队”经纪人,现今郁郁不得志的程宫(大鹏饰),组建“缝纫机乐队”,试图保住“摇滚公园”。执着愚钝的胡亮,敷衍拜金的程宫,将如何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是一部笑中带泪的音乐电影,虽然主演由大鹏换成了乔杉,但依然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看过提前场的小编表示,全场笑点超密,分分钟让你笑得变形。但是在爆笑之余,也不乏泪点,喜剧的外壳包裹的是理想的内核,在爆笑之余催人深思。

    三年前大鹏导演处女座的《煎饼侠》尽管收获了11亿票房,但那部电影让我觉得好笑的点甚至不如他20分钟一集的《屌丝男士》多,不论是剧本层面还是导演技巧都显得过于稚嫩,导致完成度不高。不过三年之后大鹏自导自演的第二部作品《缝纫机乐队》,相比前作可谓是进步不小,作为一部音乐喜剧类型电影,它终于能真正的从剧作层面给人带来幽默的桥段,并且也兼顾到了导演想要表达的音乐情怀,这两点的巧妙结合与完整呈现,让《缝纫机乐队》真的有了喜剧电影应有的元素,而非单纯的搞笑段子合集。

    从剧本层面而言,《缝纫机乐队》的故事并不新鲜,一群小人物为了某一共同目标而为之奋斗,并在过程中遭遇挫折磨难却彼此了解加深成为朋友,最终成功或失败早已不是关键,这类故事通常都会被浓缩成一句高浓度鸡汤:“过程比结果更重要。”所以要在这样一个高度模式化的类型故事下,让人感到新意很难,而且这似乎也不是大鹏追求的东西,作为喜剧演员出身的他无时不刻在想的还是一件事——如何让观众觉得好笑。

    所以在喜剧搞笑元素的设计上,可以看出大鹏作为导演和编剧之一着实下了一番功夫。从一开场让摇滚乐队转型韩国偶像团体开始,电影就开始大量的堆叠笑料,不过这一部分还是有明显使用段子型台词来抖包袱的痕迹。但随着大鹏的黄金搭档乔杉的正式出场,剧情推进和大量喜剧元素的铺排都依靠二人的表演互动来完成,不仅让笑料真正的被融入了情节,同时也真正开始有了不少让人发笑的桥段。

    而在演员的部分,尽管大鹏这一次饰演的落魄经纪人对比之前已经有所突破,但唯一的进步也仅仅是他不在是演“大鹏”而已。另一位男主乔杉则完全成为了《缝纫机乐队》的灵魂人物,他饰演的不会聊也要硬聊的小镇摇滚青年,他的台词、表情和肢体动作几乎承担了80%以上的笑料。特别是当需要二人的互动来推进剧情时和展现笑料时,两人本身东北人的喜剧天赋加上常年插科打诨积累下来的默契,几乎很难看出太多刻意设计的喜剧桥段,不论是表现还是各种段子都出现的相当自然。尤其当全国的观众都已经有了多年东北喜剧和语言的熏陶之后,很多原本属于方言梗范畴的笑料也几乎可以被全盘接收,这也让两位东北主演能有更加自如和贴合当地情境的表演。

    而其他几位乐队成员,也摆脱了这类故事只是将他们作为单一功能性角色的窠臼,每一个人都独立的人物背景和各自需要面对的现实困境。这也让最终大合唱时每个人的情感释放表现的合理和真切。同时包括于谦、岳云鹏在内的几位客串演出的配角也都有各自的笑点设计,而非单纯意义上的刷脸型客串。在女主角的选择上,大鹏的眼光似乎异常准确,这一次的古力娜扎从外形上完全符合人们对于高冷摇滚女孩的想象,同时由于高冷的设定,没有过多台词表演也能恰到好处的掩盖这位当红小花表演上的硬伤,一石二鸟之计不可谓不巧妙。

    而作为一部主打摇滚音乐的喜剧电影,除了足够好笑之外,《缝纫机乐队》在音乐方面也有不错的展现,片中出现的几首歌曲无论歌词还是旋律都相当动人,同时它们也光是单纯作为配乐出现,与剧情也有一定程度的配合,特别是在节奏的调节上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而片尾的演唱会最后选择Beyond的《不再犹豫》则属于大鹏一贯情怀保留节目,尤其是当Beyond的吉他手黄贯中和鼓手叶世荣出现时,几乎与之前《煎饼侠》结尾几位古惑仔的出场一样,引起了相当多观众的欢呼,并且片尾彩蛋还揭晓了众多在片中客串的国内知名摇滚乐队乐手,包括痛仰乐队、新裤子乐队、黑豹乐队等。可以说这一次同样是打情怀牌,《缝纫机乐队》也表现的较之前成熟不少,使得结局的大合唱成为了一次顺理成章的摇滚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