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你就住这里
    死寂,整个世界都是死亡一般的沉寂。

     没有温度,没有风,没有光,也没有声音。

     楚宥走在荒茫无边的大地上,他一直走,一直走,不知道自己在找寻什么,也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遥远的苍穹投下来一道夺目的亮光。楚宥开始朝着亮光快走,奔跑,狂奔。

     当他终于来到光束边时,他看到脚底就是万丈深渊。

     惊惧地想往后面退,世界开始剧烈摇晃,后面的路跟着分崩塌陷,楚宥跌坐在地上,进退维谷。

     忽然光束变成了一根巨大的石柱,朝着他笔直砸下来。

     啊!

     楚宥从噩梦中惊醒,冷汗沿着他鬓角滑落。

     他从过分柔软的床上坐起来,刚一扭动脖子,一阵顿痛,楚宥拿手捏着发痛的地方。

     他无意识的向右边看去,窗外天灰蒙蒙,太阳躲在了厚厚的云层里。偶尔能听到街边一两辆汽车低吟滑过。

     拉回视线,卧室门开了一点,借着外面射进来的微弱的光,他看清了四周。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几乎都是冷硬的深色系列,墙面应该也是暗色的。

     他之前在哪里来着?

     楚宥敲打脑袋,医院,检查,他要离开,殷羽铎拦下他。

     殷羽铎!

     楚宥掀开被子,赤脚踩地,拉开卧室门冲了出去。

     听到响动声,在茶几边处理文件的殷羽铎拧过头。

     他鼻梁上架着副无镜片的银框眼镜,衣服也换成了柔和的家居服,整个人没有白天那种冷漠拒人千里的距离感,有的是一种内敛的温和。

     楚宥知道是他的错觉,却也难免不受触动,这个男人太过优秀,他家世显赫,为人刚毅,头脑聪明,相貌也俊朗,似乎所有的优点都集合在一起,如果不是有这样糟糕透顶的交集,楚宥想,他是羡慕崇拜他的。

     “醒了?”殷羽铎的声音出人意料地极具磁感,现在的他,和之前那个强势专横的人,似乎全然不一样。

     楚宥踩在冰冷的木板上,缓步走过去,然后坐在殷羽铎对面。

     “我不明白。”楚宥眼底带着迷茫。

     合上手里的文件,殷羽铎两手交握在一起,放在黑色茶几上。

     “孩子没出生前,你就住在这里,我会请人过来照顾你。”

     “我拒绝!”他还要交房贷,还要养老父,不可能不工作,况且殷羽铎这里离他公司有多远,他根本不了解。更重要的一点,他不想看到他。

     “拒绝无效,在我这里,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要非法□□我?”楚宥诧异。

     “没那么严重,你肚里的是我的骨肉,我有权利给他最好的生活。”

     他似乎全然接受了楚宥怀有他孩子这个荒诞的事实,这很不可思议,起码楚宥觉得事情不该这样发展。

     “你不觉得恶心吗?你的孩子由一个男人生下来。”

     换成是他,他可能有多远跑多远,两个男人生的孩子,是小变态吧。

     他把自己也给骂进去了。

     “你很奇怪,我接受它了,为什么现在反而是你在拒绝它?如果你讨厌它,去打掉就是,我不会阻拦。”

     殷羽铎右手食指有节奏地敲击玻璃面,他用惯有的全局在握的姿态应对楚宥,楚宥还来不及反抗就不得不全面缴械。

     “我不会打掉它……”

     “那就是了,你还没吃午饭吧,这里有点餐单,喜欢什么自己点。”

     他语气平和,表情也像在同一个相交多年的老友谈话,可他们算朋友吗?

     不过是因为一场错误才被迫联系在一起,楚宥做不到殷羽铎那样冷静。

     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在清醒的情况下,和一个曾经上过自己的男人待在一起,他会发疯的。

     楚宥沉默起身,他几步走到大门边握着门把开门,可门纹丝不动。

     “麻烦把门打开。”他不相信都二十一世纪了,还会真有人这么无视法律。

     “你家里的东西我让助理过去搬了,估计一会就到,你以后就住这里。”

     楚宥抿紧唇,清俊的脸上满是倔强,他用沉默做着无声反抗。

     殷羽铎取下鼻梁上的眼镜随手放在一边,几乎是一瞬间,强势冷冽重新回到他身上,他向楚宥走去。

     “同样的话,别让我再说第三遍。”

     迫人的气息因为殷羽铎的靠近,而逐渐弥漫在楚宥四周,楚宥比殷羽铎足足矮了半个头,使得他不得不扬起头,才能看到殷羽铎的眼睛,锐利地像是随时要张开利爪捕狩猎物。

     心中一惧,楚宥下意识想退,然而背后没路。

     殷羽铎温热的手摩挲着他脸颊,楚宥顿生一种被侮辱的愤怒,他曲膝准备顶向殷羽铎腹部。

     叮铃铃!门铃按响,有人来了。

     楚宥愣了半秒,殷羽铎拉着他胳膊把人带到身侧,随后开门。

     “殷总,你要我们搬的东西,已经全部在这里了。”

     门外大大小小的行李箱把不算窄小的过道堵了个严实,三个穿黑色工作装的男人穿插在行李中,为首的那个眼睛椭圆,长着娃娃脸,表情严肃。

     “嗯,都搬进来。”

     三个人先后拖着箱子进屋,娃娃脸在经过楚宥身边时,特意问了声你好。

     楚宥愣愣地点头。

     “东西具体怎么放,你们问楚宥。”殷羽铎重新坐回沙发上,打开先前没处理完的文件继续工作,把事情甩给楚宥。

     楚宥看着大大敞开的门,又看看不断累积到屋里的行李,他抬手捂着眼,无声笑了起来。

     这种结果,他原本就该想到的,是自己刻意地忽略了,所以这个时候他又在矫情什么。

     怕再被人上吗?

     他已经不会再喝醉酒了,同样的坑,他绝对不会掉第二次。

     楚宥收整好脸上的表情,他帮着搬行李,没搬两件,殷羽铎叫住他。

     “去房间里把拖鞋穿好,你怎么说也怀孕了,不要再光脚走。”

     他这话一出,其他三个人都整齐划一地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楚宥,楚宥脸颊腾的滚烫,撒开腿丫子就窜回了卧室。

     反手关上门后,楚宥背靠着门,就立马抽了自己一耳光。

     跑什么跑?

     别人说一句话你就躲了,不明显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难怪曾听到有人说一孕蠢三年,麻痹的,他也要开始蠢了吗。

     不过知道现在再出去已经于事无补,楚宥只能破罐子破摔,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过了有一段时间,楚宥感觉到饥肠辘辘,决定还是先解决温饱问题。

     侧耳听到外面没有声音,楚宥以为人都走了,轻轻推开门。

     却不想,三个殷羽铎的下属齐站在茶几对面,而殷羽铎正冷颜冷色交代一些事。

     隔得不算远,楚宥听到对方说什么既然不想卖房子,那就去卖器官,什么能用就卖什么,他们这里不是慈善机构,拿了钱就得有付出……

     以楚宥所了解的,殷羽铎是内地ac娱乐公司老总,平时就投资电视剧电影捧红些明星,无论如何也不该和地下非法组织扯上关系,他肯定是幻听了。

     楚宥悄悄收回跨出去的脚,眼尖的殷羽铎早发现他了。

     “过来!”殷羽铎朝楚宥挥手。

     空旷的客厅里又一瞬间的鸦雀无声,让人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楚宥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可四双眼睛瞅着他,只好慢吞吞挪过去。

     “在这里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出了这个门就给我全部忘掉,知道吗?”

     殷羽铎话说得春风和气,可表情充满煞气,这毫无疑问是一个警告。

     “是的,老板。”下属异口同声回道,并低下了头没人再看楚宥一眼。

     同来时一样,他们走的无风也无尘。

     房间里再次只剩下楚宥和殷羽铎两个人。

     “我们谈谈!”楚宥说。

     殷羽铎眼眸深沉。

     “要我住这里,也可以,不过有些事我想提前说清楚好一点。”

     “第一,你不能干涉我工作,第二,我只住到孩子出生那一天,过后,孩子归你,我会从你们眼前彻底消失,我们桥归桥,路归路,第三,我不是同性恋,如果你有某些方面的特殊需求,请到外面找别人,第四,我不是你手下,别随便对我颐指气使。”

     楚宥肃着脸道,他向来与人为善,可那并不表示他软弱,可以任人搓圆捏扁。

     殷羽铎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膝盖上,当楚宥停下话语时,他身体往前微微倾,嘴角勾起,笑地很淡。

     “第一条,不行。你现在的工作每天都对着电脑,还经常熬夜,对胎儿的发育不好。第二条,我同意。第三条,截至目前,我只对你的身体起过性趣,不过你放心,我喜欢你情我愿,不会强迫人,第四,不行,你肚里的孩子是我的,我有权利和义务为他安排好一切。”

     楚宥几乎是用了全部力气,克制不断涌上来的怒气,才没让自己拳头砸在殷羽铎那张英俊的脸上。

     怎么会有这样霸道蛮横的人?

     照殷羽铎的说法,这八/九个月间,他就真得像个女人,待在家里不出门,乖乖养胎,怎么可能!

     可楚宥自己又相当清楚,比武力,两人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到现在他后颈还隐隐做痛。

     报警肯定也不行,事情一旦闹大,所有人包括他公司,还有他父亲,都会知道他怀孕的事,他们肯定会骂他怪物,父亲他身体原本就不好,要是在因为他出点什么事,他万死难辞其咎。

     八个月,离孩子出生还有八个月,时间不算长,他咬咬牙就过去了,再艰难,也好过去死。

     眼前正在做测试的游戏如果上市,他应该能分成分到几万块,等孩子出生后,他再另外找工作,凭他的能力,怎么着也不至于走投无路。

     因为死过一次,切身体会过死亡的无助和恐惧,楚宥倍加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重生。

     放下全身戒备后,楚宥深深吐了口气。

     他向殷羽铎表示,这八个月期间他会尽量配合,也希望八个月过后,对方能够信守承诺,把孩子带走,他们江湖不见。

     殷羽铎点头,道当然。

     两个人交谈的时间不短,已经快到下午四点,殷羽铎中途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匆离开,楚宥想跟着出去到外面吃饭,殷羽铎没反对,不过当两人一起下楼,从一辆车上忽然下来两个黑色西装一看就是保镖模样的人,殷羽铎交代,让他们两以后就跟在楚宥身边保护他。

     然后殷羽铎坐另外的车走了,留下楚宥看着面前两个保镖,不知道该怎么办。

     五分钟过去,楚宥不想再和身边两个人比谁更沉默,转身返回楼上,殷羽铎临出门那会给了他一把备用钥匙,他打开门,到茶几边拿起点菜单,点了两个菜,就坐在沙发上,半个身体陷进去,闭上眼休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