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游戏
    楚宥原本想不动声色,装作两人不认识。

     但殷羽铎这一声,让屋子里的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变得探究起来。

     他和殷羽铎接触的这几天,虽然在一个屋檐下,但对于殷羽铎的为人,他也只依稀了解了一些,总结起来,狂妄肆意,强势冷厉,不在乎别人感受,他的世界里面的黑和白,从来都是他自己说了算。

     一瞬间,楚宥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可最后还是听从殷羽铎的话,默不作声地走到他身边。

     这个房间很大,装修很豪华,地毯应该是国外进口货,其他摆放的物品家居,都精美华贵。

     只是眼下发生的事,让人毫无心思去欣赏这里的美。

     屋里穿黑衣服的保镖有五个,一个站门口,两个站沙发左右侧,另两个则在沙发正对面。

     而中间地上,跪坐着一个衣衫有些凌乱的妙龄女子,她低着头,肩膀微微颤抖,及腰的长发因为主人的狼狈,也显得乱糟糟的。

     女子被一个青年拥抱在怀里,青年眼睛里泛着泪光,衣服上也到处都是灰尘。

     在门开后,青年见到楚宥,他正要开口喊,结果有人比他先出声。

     之后他都一副懵逼的模样,嘴巴半张望着自己的前同事。

     关于楚宥上午的行踪,保镖们都及时汇报给了殷羽铎,因而他知道楚宥离职了。

     但似乎是故意为之,殷羽铎声音带着暧昧的熟恁:“早上去你们公司了,辞职了吧?”

     周深一听,眼睛又鼓大,眼里尽是难以置信。

     楚宥蹙眉,不明白殷羽铎问这话的意思,他将视线从周深身上转到殷羽铎,一对上殷羽铎深沉的眼睛,他蓦地就接收到对方想要的回答。

     他来这里,纯属意外,殷羽铎不可能知道,他自己更不会猜到威胁周深的人会是他。

     可他来了,那么殷羽铎自然会联想到他是为了周深。

     周深不知道他们认识,不仅认识,还纠葛颇深。

     行啊!楚宥心里冷笑,锣鼓你都敲响了,我要是不配合你演,怎么对得起这么多观众。

     “辞了。哦,那边那个是我同事,他们还欠你多少?”

     “两万!”回答的是周深,看到楚宥和催债人认识,周深心里胆怯少了些。

     “这两万我替他们还了,可以放人吗?”打电话那会周深说二十万,楚宥还没什么底,毕竟他能拿出手的也就五万,结果事情弄这么严重,也就两万块的事,以他的了解,周深似乎单就他个人的存来买房的存款也不只二十万。

     “两万?呵!”殷羽铎从喉咙地发出一声嗤笑,“四个月前是二十万,至于现在,加上利息,三十万。”

     “三十万?你抢银行啊!”周深大吼。

     “利息具体多少,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着有,自己看清楚。”殷羽铎朝旁边站着的一名手下示意,后者扔了份文件给周深。

     周深捡起来快速翻阅,越往下看,他脸色越差。

     他把文件给怀里的人看,急切问她:“你不是说利息才一十吗,怎么转眼就五十了?”

     “我、我怕你生气,没敢告诉你。”女人哽咽道。

     “你要去当明星,我支持你。你说要去整容,形象更好点,我也支持你,我的钱全部都给你了,可你到头来却骗我,十万啊,我现在连一千块都没有,你让我上哪里去抢?我兄弟家里也困难,叫他过来,我已经很愧疚了,现在怎么办,你说怎么办?”

     “我不知道,呜呜,我怎么、知道啊!”女人哭的梨花带雨。

     但似乎为此动容的除了周深,别无其他人。

     “兄弟,我对不起你。这事你帮不上哥忙,回去吧!”周深神色颓然,放弃了般跌回地上。

     楚宥恨其不争,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一个爱慕虚荣,想要靠脸出名的女人。

     娱乐圈哪有那么好进,外人看着光鲜,内里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站上台。

     以为光凭一张脸就能火,这样的人,还真让人无法看重。

     不过这些事也只是旁观者清,看周深这样子,情根深重,说不定让他去卖器官还债,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楚宥心知这事的突破口还是在殷羽铎这里,还多少钱,什么时候还,全都他说了算。

     从某个方面来说,周深救了他父亲一命,别说十万,就是一百万,只要他有,他也一定得拿。

     “我那房子卖了能值十多万,你宽限几天,我马上去转手,钱到了立马给你。”

     楚宥没有听从周深的话,而是自己想了解决办法。

     “几天?在我这里,时间就是金钱。”

     殷羽铎挑眉,就算楚宥姿态放低了,他却不肯松手,语气里尽是逼迫。

     楚宥气得简直无语,这人根本就是得理不饶人。他抿嘴,酒窝深深显露,咬了下牙,楚宥走到周深身边,弯腰扶他和他女友起来。

     随后他带着两个人往门口方向走,三个西装男围过来,挡住他们去路。

     “叫他们滚开!”楚宥拧头对殷羽铎冷硬着脸说。

     “……你求我。”

     殷羽铎虽然看起来在笑着,但话里不容置疑的意味很浓。

     “楚宥,你不用为了我们得罪他,这个人,我们惹不起。”周深不清楚楚宥同殷羽铎的纠葛,看楚宥神情,也并不像和对方多熟,他这个朋友其实挺冷心,可一旦他对谁上了心,必然刀山火海,也会往里趟。

     “是惹不起。”可他早两个月就惹上了,也不再差这一点。

     “那你还……”周深一时语顿,到这个时候,楚宥还坚持帮他,就这份情谊,他周深必然记一辈子。

     “行,我求你!可以了吧?”

     殷羽铎似乎对个回答很满意,他手轻轻一扬:“放人!不过……”

     后面那两字是看着楚宥说的,周深不知道,楚宥却立即猜到了潜台词。

     几名保镖让开道,楚宥把人送到门边,没再跟着走。他伸手拉开门,看见门外两边不知何时站着的两保镖,就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没错。

     “楚宥,你不走吗?”走了两步,发现身边没人,周深后知后觉回头。

     楚宥冷脸摇头:“你先走,事情交给我。”

     “要不我们报警?他也欺人太甚了,根本就是坐地起价。”周深偷着说。

     “没用的,你回去。”

     楚宥不为所动,只一味催促。

     周深女朋友暗暗扯他衣角,周深低头看她脸上泪水还没干,心里虽然挣扎,但身体已经替他做了选择。

     他走到长廊转角处,不免下意识回过头,房间门口除了一群黑西服的男人外,早没了楚宥身影。

     如果说楚宥之前二十多年的人生是一副简单的彩色风景画,那么殷羽铎就是最深的黑色,他以势不可挡的姿态强行进入楚宥生活,将他的画卷一点点蚕食成污黑。

     而楚宥他,只能看着,束手无措地看着。

     身后面是深渊,至于前方,荆棘满地,每一步,都有可能伤己。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站在原地不动。

     楚宥握着门把手将门从里关上,随后目光凝视面前漆红的铁门。

     他听到身后有清晰的脚步声靠近,心海已经慢慢沉寂下去。

     楚宥过分平静的面容,让一直关注他的殷羽铎备感诧异。

     殷羽铎原本还想欣赏那张脸上不得不压抑的愤怒和不甘,但转眼,对方似乎变了一个人,变得柔和却又坚韧。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出乎殷羽铎的预料,可同时,又让他对楚宥更加地感兴趣。

     这样的一个人,现在就在他眼前,他随时伸手都可以抓住。

     他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他们这一生,都会无休无止地纠缠下去。

     他开始期待未来的每一天。

     殷羽铎贴近楚宥后背,右臂穿过楚宥腰际,将人紧紧搂抱在怀里。

     他捏着楚宥下颚,转过对方脸颊,在左边那个浅浅的勾人的酒窝上深深吻了一下。

     楚宥轻轻弯起嘴角,他抬眼,对上殷羽铎冷冽的黑眸,竟是无声笑了起来。

     这场已经开始的戏里,似乎有人比他沉溺地更快。

     这就有意思了。

     因为楚宥的沉默不语,殷羽铎动作变得愈加放肆,他甚至开始啃噬在他看来分外可口的耳垂,但很可惜,只得逞了一下,就被楚宥曲肘把他给撞开了。

     “十万块钱而已,抱歉,我还不准备肉偿。”楚宥话里是歉意,眉眼间却侵染着讥诮。

     “利息我刚刚收了。”殷羽铎回了这么一句。

     楚宥先是不解,随后恍然:“你收了那是你的事,我还那是我的事。”

     “你……”

     嘭嘭嘭!

     殷羽铎正要说什么的时候,窗外传来响亮的声音,接二连三的烟花炸开,绚丽光芒将整个黑夜都震动。

     美丽夺目的景象,让楚宥不由自主走向窗户,仰头望去。

     旋即,一种发自肺腑的笑容洋溢在楚宥脸上。

     楚宥自重生后,似乎没有哪一刻,像这一刻一样,有心情去接受这个世界其他的美。他总将自己放在悲哀的位置上,觉得生活愚弄了他。但现在他终于想通透了,哪怕他在深渊里,也要用尽全力去寻求那些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