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四
    下了飞机后,殷羽铎将楚宥带至位于殷家主宅四条街外,一处新建的酒店式公寓,让肖辰一旁跟着,而他自己,则在第二天清晨,就独自一人乘车回了主宅。

     殷羽铎一进家门,就看到了正坐在客厅中间长沙发上的父亲。

     “不是昨晚到d省的吗,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殷父冷眼冷色,同殷羽铎七八分相似的脸上,神态表情,也都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

     “有点事。”殷羽铎不做解释。

     “有事?你能有什么事,两三年不回家,是不是我不开口请你,你就忘了这里还是你的家!”殷父情绪激动起来,对这个大儿子简直是恨铁不成钢。

     “你好歹是大哥,怎么会跑到娱乐圈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去做事,怎么不向你弟弟学一学,也往仕途上走,我给你把路都铺好了,你到是有能耐啊,一声不吭就跑到南城去。”

     “你大了,翅膀硬了,有自己的想法,行行,都随你,但这一个多星期,都给我好好呆在d省,上面最近会有很大的人事调动,难免不会有好事者弄点什么腌渍事出来,你记得别给我拖后腿。”

     殷父说完,转身上了二楼书房,独留殷羽铎矗立在一楼大厅。殷父也很少在主宅住,都是住在军区,这次刚好得空,才回了家来。

     也因此,主宅里除了两人和门口的警卫员外,暂时没有其他人。

     殷羽铎在客厅站了两三分钟,便拧头,走出了家门。

     回公寓时,楚宥和肖辰并不在,他给对方打了个电话,询问人在哪里。挂了电话,他下楼,在酒店旁边的一个露天茶室找到两人。

     楚宥正和肖辰说着什么,眉眼里都带着笑,殷羽铎看着楚宥,没有马上过去。到后面,是肖辰先发现殷羽铎,他站起来,从座位上让开位置。

     “老板!”肖辰低声招呼。

     “这次会在d省待一周左右,你查查有什么地方好玩的,做个行程表出来。”殷羽铎对肖辰吩咐。

     “是,我马上回去整理。”肖辰垂目应道。

     和殷羽铎相处了快四个多月,楚宥发现,他能很轻易就感知出对方的情绪,例如现在,他就知道殷羽铎心情不太好。

     殷羽铎是这样的人,他永远都看起来很强大,没有弱点,仿佛天生就有钢骨般的意志,不会为任何事烦恼。可越是这样,当某天他流露出哪怕是一丁点的弱势,或者这弱势只是旁人的错觉,都会让身边的人觉得震撼。

     “你……家里出了什么事吗?”楚宥问,虽然知道很冒然,不过要是装作什么都不在乎,他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殷羽铎猛抬眼,盯着楚宥,锐利的视线让楚宥如坐针毡。

     被这样毫不遮掩露骨的视线盯着,楚宥抽了抽嘴角,好在对方适可而止。

     “还好,能解决。”殷羽铎回道。

     他并不是惯于倾诉的人,也着实没有倾诉的渴求,不过楚宥能主动询问,就算是出于礼貌,他也觉得在家里残留的空落,不至于再让他那么堵心。

     “我在电脑方面挺精通的,你如果需要这方面的协助,请一定和我说。”楚宥话语真诚。

     殷羽铎有片刻惊讶,随后浅笑点头。

     他们坐的位置不算风口,冷风还是刮地凛冽,楚宥出门时忘了带围脖,这会脖子感觉到阵阵冰冷。

     他缩了缩脖子,明明很细微的动作,但殷羽铎就是看到了。

     “这里风大,回去吧。”殷羽铎忽然抽身站起来。

     楚宥心底莫名悸动。

     两人并肩而走,殷羽铎像是无意,又像是有意,他握住了楚宥左手腕,楚宥一惊,想甩开手,这里不说人来人往,可路过的人也不少,可殷羽铎明明没用多少力,楚宥就是挣不脱。更加上有另外一点,对方掌心温热,传递过来的温度,让他渐渐不再感觉那么冷。他甚至于有些贪慕迷恋这种温度。

     他脑海里突兀的冒出一个画面。

     重生后当天,他就到ac娱乐,找到殷羽铎,告诉他肚里孩子是他的。

     他当时为什么会那样做?或许打从一开始,在醉酒和殷羽铎有了关系那会,他就单方面认为这个人和其他人不同,所以他才会肆无忌惮去说那些话,去做那些事。

     到后面,每次他出现什么意外,第一个出来庇护的,也是殷羽铎。

     紧握他的手,还在持续传递着温柔,楚宥垂低眼帘,看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

     我喜欢他!

     楚宥在这个寒冷的清晨,总算承认了这个事实。他总是在逃避,总是在否认,可眼下,亲自承认,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困难。很简单,只是再次确认一遍而已。

     虽然是从错误开始,可他也不是真的铁石心肠。曾经的口是心非,在此刻看来,简直令人想发笑到疯狂。

     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做,和殷羽铎在一起?

     不,离开殷羽铎这个决定不会改变,他喜欢他,所以不能让自己成为他华丽人生篇章上的一个污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楚宥将头瞥向别处,让殷羽铎看不到他的脸,他的眼里流出一滴泪,很快被冷风吹干。连丁点痕迹,也未曾残留。

     肖辰花了三个小时,做出了一份游玩攻略,第一个地方是名为海上海的,大型综合娱乐休闲会所。

     海上海在d省赫赫有名,不光是它里面应有尽有的休闲项目,还有其令普通人咋舌的消费价格。身上要是没个万二八千,连门恐怕都进不了。

     当然,这些对于殷羽铎来说,完全不是事。

     肖辰提前订好门票,当天下午,在酒店吃了午饭后,一行人就驱车前往了海上海。

     海上海会所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营业,其占地上千亩,中间一栋独立主楼,旁边都是宽敞的林草区,绿树成荫,是d省很多有钱有权的人首选的休闲场所。

     车子停在海上海正门口,有专门的泊车员过来帮着把车开到后院停车场,穿过旋转的玻璃门,正对着的,便是前台服务区。

     肖辰到前台办理进入手续,并领了三个号牌,牌子由他单独拿着,殷羽铎和楚宥已近快走到里面,肖辰忙加快脚步。

     会所一共四楼,一楼主运动健身,二楼主餐饮,三楼主酒吧ktv等娱乐,四楼有个空中花园,仅为vip高级客户开放。

     沿着宽阔装饰华丽的走廊前行,道路在尽头分叉,正对面墙面上有标示牌,显示两个方向各有的运动项目,左边是篮球、健身房、桌球、羽毛球等场馆,右边则是泳池、温泉、汗蒸房等。

     鉴于楚宥身体原因,左边肯定是不能去了,虽然男的不像女的那么娇弱,但怀有孩子毕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能注意一点,还是注意一点的好。

     于是三人朝右边走,来到更衣区。

     为了顾客的*,更衣区也设置了专门的小隔间,楚宥进了其中一间房,转身就把门给掩上,打量了一下里面,有专门挂衣服的衣柜,也有几个小格子,为顾客提供泳衣,浴衣还有具有会所标识的一套式衣裤,另外,最底下的木格子,放置有专门的新内裤,楚宥大致上瞄了下,还特别分了型号。

     他是肯定不会下水的,所以脱了外套,里面的毛衫,换上会所专门供应的衣服。整个会所都开有中央空调,即便换上的衣裤都是短袖短裤,楚宥也并不会觉得冷。

     换好衣服,他推门出去,等在一边的肖辰上前用手牌把门锁上。

     楚宥脑袋左右转动,明显地是在找人。

     “老板到那边泳池去了。”肖辰适时告知。

     “嗯。”楚宥看肖辰也换上了和他一样的衣服,倒是挺惊讶,肖辰长着一张减龄的圆脸,可周身却是有紧实的肌肉,一看就是经常锻炼。

     在肖辰的指引下,楚宥从温泉区继续向里走,随后到了游泳池。不是周末,也不是节假日,来消费的人这一天并不算多。

     所以,楚宥一眼就在宽大的泳池里寻找到了殷羽铎。

     或者哪怕是人很多,还是能轻易找到对方。

     殷羽铎在游泳池中畅游,身型原本就修长,当下周身上下只着了一条黑色泳裤,把矫健劲瘦的肌理呈现的相当完美,他在游动的过程中,变换了几个动作,一开始是自由泳,然后是蛙泳,最后是华丽漂亮的蝶泳,背后两块蝴蝶骨,在行进的过程中不断耸动,给人以致命的美感。

     楚宥是知道这个人的优秀,可之前那些,都不抵眼下给他的震撼撞击大。

     在泳池边看着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好一会儿,等到脚踝被人一把抓住,楚宥才从惊诧中回过神来。

     他在心底唾骂自己,面上却又装作八风不动。这也是一种习惯,习惯在殷羽铎面前带上面具。

     “拉我一把。”殷羽铎不从旁边的专用台阶上岸,反而朝楚宥伸出手臂。

     楚宥握住身前的手掌,用力一拉,殷羽铎也一手撑在瓷白的砖面上,利落地出了泳池。

     殷羽铎坐在泳池边,两脚垂在水里,他往肖辰那里看了眼,肖辰领会其意,两三步跑到工作人员那里拿了个软的方形坐垫过来。

     “谢谢。”肖辰把坐垫放在殷羽铎手臂边,楚宥一瞧就知道是专门给他拿的,向肖辰道谢。

     他坐在坐垫上,两腿盘起,仰头对肖辰说:“你也下去游游,这里暂时不会有事。”

     肖辰没马上动身,等那边殷羽铎颔首才退开了。

     会所提供的衣服属于宽松型,因而穿在楚宥身上,不会让人察觉出他凸起的腹部。楚宥两手放在小腿上交握在一起,他看着前面晃动的水面,神情专注,却又似乎在刻意避开什么。

     殷羽铎身上还在滴水,这里空调温度都开得适宜,哪怕裸奔,也不会叫人觉得寒冷。他胳膊肘挨着楚宥手臂,蹭了对方半手的水,他瞥目,看到一滴透明的水珠沿着细腻的肌肤滑落下去,最后跌落在短裤外面的皮肤上面。

     他手比脑袋想的还快,当下正有那个念头时,手已经过去,把那滴水珠拭开。

     突然的碰触让楚宥怔了一下,他拧头,瞳孔微缩。

     擦了水滴后,殷羽铎没有其他动作,手放回了身边,楚宥视线随意那么一扫,就看到对方裸、露在外的六块弧线幽美的腹肌,人鱼线,还有下身那个臌胀的物体。

     他由此联想起某些事情,脸不有自主的就唰得通红。

     殷羽铎没注意到之前楚宥偷看他,见他脸莫名烧了起来,以为是这里空气不好,导致他不舒服:“还好吗?不舒服的话,到前面休息室躺一会。”

     楚宥紧抿了一下唇,点头:“嗯。”然后像躲避什么似的快速离开了游泳池。他如果肯回头看一下的话,或许会后悔当时的选择。

     殷羽铎平静的面容,在楚宥转身的刹那,变得暴风雨集聚,他手握成拳,狠狠砸在了瓷砖上,几乎能听到骨骼咔哒的声音。

     已经从泳池出来的肖辰站在远处,暂时不敢上前。

     顾客休息区,这里一排七八个休息室,玻璃半透明,能看到有些房间里面人不少,有的甚至交谈地甚欢,楚宥想让自己安静待会,便找了倒数第二房间。

     他推门进去,靠在墙壁边,这里温度暖悠悠的,加上又是午休时间,楚宥待了没多会,就闭了眼,浅睡过去。

     中途听到有人进来,脚步声停在旁边,他迷迷糊糊,有些知觉,就是不想睁开眼睛。

     那脚步声朝他靠近,仿佛就停在他身边。

     片刻后,楚宥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

     声音异常熟悉,他在脑子里面翻找,蓦地,他嘴上一软,那个声音的主人偷吻了他。

     黎野!

     是黎野,楚宥想起声音是谁的了。他清醒了过来,没有睁眼,他倒是要看看这个人敢做到什么程度。

     黎野从楚宥嘴上退开,他是满心想把这个人拥进怀里,可是他明白,现在还不行。他六七年的时间都能等,不介意再等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上面人事变动后,d省上层的格局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曾经压在他们黎家头上的人,也会跟着跌下去。

     黎野从休息里面走出去,刚开门,他迎面碰到站在外面的殷羽铎,对方不知道来了多久,此刻看着他的目光,隐隐含着凶狠。

     他料定殷羽铎看到了他刚才的所作所为,可他并不怕,原本就是他和楚宥认识在先,对方不过是从中作梗,才把楚宥夺走。

     黎野面上也带了冷冽,和殷羽铎摇摇对视。

     时间有那么十几秒钟停滞凝固,殷羽铎踏着步伐,走到黎野面前,他先是扯开嘴角笑得嗜血,随后趁对方不备,一拳击在黎野腹部,黎野惨叫了一声,抱着肚子猛弯下腰,殷羽铎一把揪住他衣领,把人提起来。

     “胆子不小啊,黎野!”殷羽铎挑着眉,“我的人,你也敢碰。是不是活得太不耐烦了?”

     黎野在官场中游刃有余,奈何平日里少有锻炼,殷羽铎这一拳,也不见有多重,就是让他连说话都快吐字不清。

     “我……碰了又怎么样?你不也是仗着你爸,才敢横行霸道,你我半斤八两。现在上面发生了什么你也该知道,不出一个星期,你殷家就得完。”黎野在暗恋的人面前被打,自然心有不甘,想找回面子,扳回一局,可很显然,他威胁错人了。

     “是吗?”殷羽铎嘴角笑意不减,“但我想,你恐怕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又是一拳打在同一个部位,黎野嘴里呕出血来。

     殷羽铎眼里染了无尽鲜血,他又要再打,拳头被意外出现的人抓住。

     “别打了。”楚宥阻止道。

     殷羽铎不松拳。

     楚宥另一只手去掰开殷羽铎抓着黎野衣领的手指,他们这边的冲突早就引来众人的关注,会所员工也跑了过来,不过其中一些知道黎野,虽然不太认得殷羽铎,可都心思活络,能连黎野的身份地位都不顾,敢亲自上手的,估计身份也不低,一时间都没有上前去劝阻,害怕被殃及池鱼。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楚宥掰不动殷羽铎,他懊恼自己睡糊涂了,没能立刻制止。而原本压在他心底亟待爆发的火气,早在看见黎野吐在地上的血迹后,消失了大半,他虽然还是气愤,可也知道必须冷静下来,愤怒对孩子不好,他不会让孩子有丁点意外。

     “黎野,刚才的事,我就不计较了。谢谢你喜欢我,不过很抱歉,我上辈子不会喜欢你,这辈子也一样不会喜欢你,哪怕以后我不和殷羽铎在一块,你也没有机会。”楚宥声音压得很低,只够他们三人听见,他话说的绝,一点不给黎野留转圜的余地。

     殷羽铎慢慢松开手,他想自己应该是高兴的,楚宥制止他,不是因为在意这个人,可他就是觉得心里揪着痛,什么叫以后不和他在一块。

     不和他在一起,他想和谁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