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十五
    这边楚宥开始在网上各处查找房子,多数都是中介,很少有私人的,他会事先打个电话过去,询问一下房源,随后约定好看房时间。

     一个星期下来,他看了有四五套房,其中有两套他都比较满意,当场就定下来,想要租住,但不知道为什么,是运气太差还是怎么样,一般都没等到隔天,中介公司就会打电话过来告诉他,房子暂时不租了,或者之前看房的顾客临时起意,又决定要那套房子。

     结果就是,他来回奔波了数天,房子没找到,身体到是出了点毛病。

     腹部伤口发炎,开始渗血,由此他不得不暂时放缓搬房子的事情,而是先去医院看病。好在不是很严重,擦了点药水,医生又另外开了几副药。

     楚宥打的出租回去,在进了小区,拐过一条鹅暖石宽道后,在租住的那栋楼层外,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以及他怀里抱着的小孩。

     正好是下班时间,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好多在经过殷羽铎身边时都会下意识看两眼,这很正常,不说对方那大高个,俊朗帅气的外表,就是身上的高档笔挺的西服以及散发出来的凌冽气息,都无一不彰显出他的独特魅力,加上手里抱着的孩子,更是让人想多瞧两眼。

     楚宥把药揣进裤兜,他在远处同殷羽铎遥遥对视了一会,随后才走过去。

     孩子正睡得香甜,嘴角挂着微笑,似乎在做什么好梦。

     “有事?”楚宥先是看了下孩子,转而问道。

     “嗯,请的保姆回家了。”殷羽铎逆光站着,脸上神情看不清楚,眼睛却是很亮。

     “所以……”

     “我工作忙,抽不出时间来。”

     楚宥摇头,不懂殷羽铎的意思。他家保姆回家,和他有什么关系,总不至于让他去他家当保姆吧。

     “她什么时候会回来,我这边没法确定,重新请一个,孩子未必会喜欢,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所以,麻烦你两天,帮我照顾一下孩子,他很喜欢你,连我这个做爸爸的,他都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

     殷羽铎言辞恳切,他似乎刻意有将自己位置拉低。

     “我不会照顾孩子,他才多大啊,我不行。”楚宥猛烈摇头,他也不是没事,还要完成杂志社要求的画稿,虽然说平日里都是待在屋里,可大部分时间还是用在画画上。

     “没关系的,只要你在旁边,他就会很听话,只要到点给他喂奶就行。”说肯定是要往简单的方面说,殷羽铎要让他和孩子,都一点点慢慢渗进到楚宥的生活中去。

     “我这里什么都没有,不行,你找其他人。”楚宥还是不答应。

     “孩子要用的东西,我都带过来了,就在车里,这点你也不需要担心。”殷羽铎既然决定了要把孩子送过来,当然会事先做好万全准备。

     “呵!”楚宥不由地失笑,要说刚才他还不明白,现在是彻底清楚了,对方这是打定主意要把孩子扔给他了。

     也没事,反正他也喜欢这个孩子,一个人待着,有时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是挺孤独的。

     “那行吧。”楚宥点头,表示同意了。

     殷羽铎嘴角的笑一晃而过,他往楼梯口走,楚宥想叫住他,不是说孩子东西在车里吗,不回去拿,跟着就有滚轮的声音渐进,楚宥转过头,看到右边过来一个青年,手里拖着中等大小的行李箱,对方穿着职业正装,脸圆圆的,看起来像个学生。

     “楚少!”肖辰恭敬中带着温度。

     “……你好。”楚宥伸手帮忙拿了个行李箱,“请问你是?”

     看对方似乎认识他,不过他却是忘了。

     肖辰说了自己名字,把拉杆按下去,提着把手,快步往楼上走,楚宥腹部刚擦了药,不能太过剧烈运动,他走得比较慢,还没走完一层楼,上面肖辰返了回来,接过行李箱,就蹭蹭蹭走了。

     楚宥抓着扶杆看着灰白的墙面,感觉到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错误的决定。

     到家门口,殷羽铎抱着孩子站着,肖辰和两个行李箱也在,几乎把整个过道都给堵了。

     楚宥上前拿钥匙开门,兜里的药也跟着掉出来,他没注意到,进屋后,他让殷羽铎和肖辰进来,视线一移,看到了殷羽铎手里拿的药。

     “你生病了?”

     殷羽铎捏着药,声音沉沉的,不知道是不是楚宥的错觉,他感觉对方好像生气了。

     “没有生病,只是之前刚愈合的伤口有点发炎,没什么大碍。”楚宥下意识地解释道。

     “我看看。”殷羽铎把孩子给肖辰抱着,过去拉楚宥胳膊,把人往沙发上带,他脸上隐约暗含的担忧,一点也不加掩饰。

     让楚宥心里想挣脱对方手,身体却是跟了过去。这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好像曾经也有过类似的。他到底忘记了什么,楚宥开始介意了起来。

     直到被人按在沙发上,衣服掀开,他才后知后觉,觉得这样不好,忙将衣服拉下去。

     殷羽铎拦住他手,微热的指尖在楚宥腹部那条狰狞的疤痕附近缓缓抚过。

     “痛得厉害吗?”

     “还好,只是有一点。”殷羽铎眼眸幽黑,深邃不见底,像是能将注视他的人也一并吸进去,楚宥避开他视线,淡声道。

     “你醒的时候,我没有在你身边,很抱歉。”没能保护楚宥,让他昏迷中被殷正齐带到了d省去,以及还让黎野也插足到他们之间,殷羽铎有时候会生出一种暴虐的情绪来,想把那些破坏他们关系的存在都一一剪除。不过现在他们有孩子了,为了孩子,他得收敛情绪。

     “都过去了。”所以不要再提,楚宥内里是这层意思。

     殷羽铎或许听懂了,也或许没听懂,他凝视楚宥的目光,没有变动。

     旁边抱着孩子的肖辰走到了窗户边,背对着他们,这让楚宥的尴尬少了些,好在殷羽铎也不是太执着,也知道适可而止。

     楚宥把衣服整理好,过去将行李箱都纷纷打开,将里面一些孩子必需的东西拿了出来,例如孩子要换洗的衣服,奶粉,还有尿布等。

     哇!哇哇!睡醒过来的小孩,以洪亮的嚎哭声,吸引来屋里另外两人的注意力。

     楚宥放开手里的东西,过去把孩子抱怀里,学着在电视上看的,微微摇晃孩子,小孩没一会就不哭了,脸上挂着泪水,笑的一脸天真烂漫。

     殷羽铎同肖辰在告了别后,就离开了楚宥家。

     到楼下,坐进汽车后,肖辰把车缓缓开出去,他看向车后镜的老板,说道:“最近楚少都在考虑搬家的事,老板你这个时候把小少爷送过去,会不会不太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他在那里也住不了多久。”迟早会回到他身边。

     殷羽铎手指在皮质座椅上轻叩了两下,眼底深意渐浓。

     楚宥没有带孩子的经验,他把孩子先放沙发边,然后拿出电脑来查了一下,手抄了一份关于照顾幼小婴儿的注意事项,随后根据手抄,开始了他的奶爸事宜。

     在黑色夜幕拉下后不久,楚宥把孩子放在自己身边,在他肉嘟嘟的脸上亲了一下后,抱着孩子睡过去。夜里睡得正沉,被孩子三番五次的哭声惊醒,虽然已经知道会这样,真的被吵醒,还是不免心生郁闷,不过当他视线停落到孩子那张粉嫩带笑的脸时,再多的不快,也都转瞬烟消云散,他手掌轻拍着孩子身体,细语哄他入睡。

     一套一的小住房里多了个孩子,使原本看起来的就窄小的空间,现在显得更狭小了,几乎能看到的地方,都摆放着孩子的东西,楚宥他自己的,反而要看不见了。

     他画画的时候,就把孩子抱膝盖上,孩子也是真乖巧听话,像是知道他在忙,不会出声干扰他,偶尔还会全神贯注看着他怎么绘画。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殷羽铎偶尔会在晚上七八点后过来,名义上是打着看孩子的旗号,多数时候看的则是楚宥。

     对方儿子在他这里,给他带来了不少欢乐,也排解了不少孤独感,楚宥也就任由对方看了,只要不越过线就行。

     他也大概摸清楚了殷羽铎来的规律,有时候会特定给对方留点饭,说起来是一家大公司老总,回去家里也是一个人,连个做饭的也没有,楚宥到是对殷羽铎有了点同情,不过也仅限于此。

     这天六点刚过,门铃响了。

     楚宥正在厨房洗碗,听到声音后出去开门,在路过客厅的婴儿车时,拿湿漉漉的手去戳了小孩柔嫩的小脸一下,惹得小孩咯咯咯直笑,楚宥也跟着微笑,到拉开房门时,脸颊边的酒窝还深深的。

     殷羽铎的眼神刹那变得尖锐而极具侵略感,楚宥当即微怔,笑容跟着消失。

     他转身回屋,心脏砰砰跳着,像是能听到声音一样。

     到厨房里把还保温的饭菜端出来,放到一边餐桌上,饭他就没给殷羽铎盛了,由他自己去弄,楚宥走到婴儿车边,把小孩抱出来,他坐到沙发上,两手从孩子腋下穿过,将人直立起来,孩子小腿上还使不出多少力,软绵绵地踩着楚宥身上。短胳膊则在空中挥来挥去。

     “他叫什么?”似乎殷羽铎也没有喊过孩子名字,总不至于还没起吧,楚宥想着,于是问道。

     “还没名字,你看哪个合适?”

     殷羽铎总是会用一种过于深沉的目光凝视楚宥,里面蕴含了太多东西,让楚宥不想去探究,觉得或者自己一但看清楚了,会走入自己都无法预料到的境地。

     楚宥淡了表情,孩子又和他没关系,为什么连名字也让他来起,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孩子是你的,你自己取吧,小名的话,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小左,叫小左好不好?”

     最后面这个楚宥是对着孩子说的,孩子咿咿呀呀叫嚷起来,似乎在表示,他很喜欢这个名字。

     殷羽铎吃了饭,起身准备收拾碗筷,拿去厨房洗,楚宥过去叫停,让一个穿着正装西服的人洗碗,怎么看都不合适,把小左扔给他爸,楚宥挽了袖子,拿了餐桌上的东西,就进了厨房。

     殷羽铎陪着孩子,等楚宥忙完出来,才告别离开。

     又是数天过去,春天的气息愈加浓烈,到处一片生机盎然。这是第二次去杂志社交画稿,鉴于家里也没其他人,楚宥就带着小左一块,打车去了杂志社。

     社里的人都挺喜欢这个新画手的,人长得清俊以外,为人还和气,偶尔笑起来两个甜甜的酒窝,让社里好几个单身小姑娘都春心荡漾。

     不过荡漾归荡漾,也只是远远看着,楚宥虽温和有礼,但和人交往总会给人一种疏离的距离感。

     抱着小左一路走过编辑办公区,走向他的主编,有人好奇看他怀里的孩子,孩子也睁着咕噜圆的眼睛,左右转动。

     楚宥将画稿给主编,主编简略翻看了两页,比他预期想要的效果好很多,当初楚宥是先在网站上投稿,主编很庆幸自己能够慧眼识珠,有了这个好画手,杂志销售量提高了不说,他的收益提成也跟着水涨船高。

     “哦,我以为你一直单身,原来有孩子了?”主编扯着话题。

     “我……一个朋友的。”楚宥道。

     “不会吧,眉眼和你很像,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你自己瞧瞧。”主编两眼盯着孩子的脸,又转向楚宥。

     “真的很像?”楚宥发疑,他忽然记起来殷羽铎和他说过孩子是他的,他当时以为那是开玩笑,没放在心上,经主编这么一提,自己也开始觉得,孩子和他的确长得像。可是长得像也不能代表什么,这个世界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

     “像啊,非常像。”主编道。

     把孩子脸颊边的布巾移开了一点,楚宥低目,他没有过孩子,不知道当父亲是什么心情,但假如,假如这孩子是他的,会怎么样?

     楚宥心情复杂走出杂志社,在街边静站了会。天边云卷云舒,太阳躲在一团厚云后面,慢慢往外移动,金黄色的暖光陡然从苍穹泄下来,照了地上的人满身满脸。

     楚宥把小左抱起来,脸搁在自己肩膀上,避开对孩子来说过于刺目的光。

     恰巧离杂志社不远的地方有家卖婴儿玩具的,楚宥决定过去给小左买几件。

     到店里挑选了三件物品,楚宥付了钱出店。

     门口大喇喇横着一辆霸道嚣张的银色跑车,意识深海里跃出一个画面,模模糊糊看不真切,可这幕场景,似曾相识。

     “哟,真是你啊,好久不见。”驾驶位的车窗摇下,露出来一张堆满笑意的脸。

     那笑却没多少温度,让人不想靠近。楚宥从对方的衣着和说话态度,料想应该是殷羽铎的朋友,他不动声色,点头也回了句:“你好。”

     “到中午了,一起吃个饭。那是殷羽铎的孩子吧,我倒是知道,不过今天还第一次见,之前都回d省去了。”

     秦旭手肘搭在车窗上,说着。

     在吃饭途中,秦旭向楚宥问及,之前车祸的事,问他伤好些了没有。从程黯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据说当时是三辆车一起相撞,当场死了一个,楚宥和殷羽铎一起到医院,后来楚宥昏迷躺在医院里,一直没有醒。也是那个时候,孩子就莫名其妙冒了出来。

     关于孩子怎么来的,程黯是一个字没有透露,殷羽铎那边秦旭他也不可能去问,所以想从楚宥这里打听一下,看能不能问到点什么。

     好朋友不声不响就多了个孩子,怎么说也是稀罕事,他好奇心被勾的,像条馋虫一样,不时在他心里滚两圈。

     楚宥只是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关于孩子的事。

     之后吃完午饭,秦旭送楚宥和孩子回去,发现去的路不是殷羽铎现在住的地方,道:“你和羽铎分了?”

     楚宥抱着孩子,低头看秦旭,目光凉悠悠的,让后者费解。

     回到家里,楚宥把在车上那会就睡着的小左放进婴儿车,他在手机上查找关于那场车祸的新闻。

     很奇怪的是,基本没有报道,有的也只是简单的提及到,车祸发生的时间地点,具体人物没有。三辆车,还死了一个人。死的那个是谁,另外那两辆车里的人又是谁。

     楚宥没放弃,继续查,终于在某条不起眼的新闻报道里,看到了一个有用的信息,车祸发生后不久,军区第五医院接到了一个车祸病人。不过对方后来怎么样,就没说,楚宥直觉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他。

     楚宥退出网页,他坐在沙发上,看向旁边睡得香甜的小孩,不想再被蒙在鼓里,浑浑噩噩地过下去,他要知道所有的事情。

     隔天,在给小左喂了奶粉后,楚宥抱着他出了门,直奔第五医院。

     他在前面大厅挂号,那里有他的信息,是直接挂到程黯诊室的,挂号员让他去程黯所在的科室。

     楚宥乘坐电梯上楼。

     根据挂号员提供的信息,很快找到了程黯那。

     诊室里没有人,楚宥在屋里椅子上坐着等。

     没多会,有个穿着白大褂的青年医生进来,一见到楚宥就说道:“你来啦,和羽铎和好了?”

     他是知道楚宥去d省的事,可在那中间发生过什么,殷羽铎守口如瓶,程黯知道的就只有楚宥回来后的事,对方从殷羽铎那里搬了出去,然后自己目前住在外面。

     眼下见孩子和楚宥在一起,他就猜想,楚宥和殷羽铎应该重修于好了。

     “嗯。”楚宥眼神闪烁了一下,后回道。他面上表情淡淡的。

     “你身体不舒服还是孩子?”知道楚宥不可能无缘无故到医院来,程黯接着问。

     楚宥一手横在小左屁股下面,把人抱着靠在一边肩膀上:“肚子这里的伤口前段时间有点发炎,我去小诊所开了点药,但现在还隐隐有点发痛。”

     这句话半真半假。

     “我看下。”程黯从桌后走过来,楚宥自己掀开衣服下摆,伤口愈合的还可以,毕竟是医院最好的医生做的手术,就是最下端的那里有点发红。

     “剖腹产就是这样,你这算是恢复快的,大部分的人,起码要一个多月才能勉强恢复。”

     程黯看着疤痕说着,没注意到楚宥的脸色陡然间沉了下去,整个人身体也跟着绷紧。

     最先发现这个的是小左,他呀呀叫着,手摸着楚宥脸颊,像是在宽慰他。

     楚宥拍着小左后背,露出的笑容苦涩。

     程黯心里觉得莫名,怎么一会时间,楚宥神色就不太好了,他以为对方身体不适,领着人去做了下检查,没发现什么异常。另外也给孩子做了个全身检查,都还挺健康。程黯叮嘱楚宥近期要好好养身体,不要有事没有到处跑,以及性生活方面不要太频繁,前入式会挤压到腹部,他建议可以用后背式。

     楚宥听着脖子耳朵都通红,他逃一般匆匆走出了医院。

     程黯在窗户边看到底下楚宥的身影,觉得有些地方挺奇怪,他给殷羽铎打去电话,告诉对方楚宥来过医院了。

     楚宥在医院旁边的一个花园的长椅上坐下,他手指被小左抓着,玩地兴起,他脑子里一团乱麻,很多被遗忘的事,开始一件件涌上来。

     虽然还依旧不清晰,可也足够他窥见其中真相。

     孩子是他生的,他和殷羽铎真的在一起,车祸中死的人是徐悠然,她哥哥是车祸的始作俑者,周深死了,林珊也死了……

     楚宥裂开嘴角,无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就流了一脸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