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山寨
    “啊!?”安澜不禁捂住嘴,“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现在有两个办法,一是在那些人到来之前飞走,飞到他们看不见的高度,不然就可能被他们的箭弩射中,玄尚可不敢保证安澜和小沐羽中了几箭后还能像自己这样站着说话。

     二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可是这荒郊野外的,哪有什么藏身之地,除了树还是树,如果有个土属性印师就好了,那么他们就可以很快的在地上打个洞躲在里面,并且不留痕迹的用土属性将洞口封住。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他们这里并没有什么土属性印师。

     时间不等人,要么飞,要么钻。

     要知道,飞得越高,对印力的消耗越大,这个世界的上空似乎有一层屏障,这层屏障让得所有会飞的东西都无法抵达,它总在人们接近它的时候给人以无限的压力,无人知道屏障的背后是什么。

     如今自己是身负重伤,小沐羽也是消耗过大,两个会飞的成员都成了这样,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安澜的身上了。

     她虽然不会飞,但跑的快,比声音还快,要是安澜的脚没有受伤就好了。

     貌似有两个选择,其实他们别无他法,只能挖洞钻地下。

     挖洞都不难,关键是掩饰洞口难,不过难归难,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于是三人就在一颗不起眼的树下挖了个不大不小的洞,勉强容纳三人,多余的泥土没地方放,小沐羽就建议将这些泥土放空间袋里。

     洞口,玄尚用以火凝物将其封住的同时,小沐羽也运用木属性,让那橘黄色的火屏长出一些带着绿叶的枝条,不仔细看的话,这就跟一旁的小草没啥区别。

     一缕光线通过枝条间隙,穿过火膜,照射到这小小的空间里,让这有些拥挤且充满血腥味的空间显得不那么阴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当听到外面剧烈的脚步声时,玄尚知道,他们来了!

     “刚刚看见二队的发信号弹,我们三队就立马赶来,发生了什么?”

     “我们刚从二队那边过来,二队这回损失惨重,丢了很多独角虎不说,一个个还被打伤,唉,回去少不了寨主的痛骂。”

     “哦!?什么人,这么强?”

     “听他们说是一个毛头小子加俩妞。”

     “哈哈,二队也有今天,居然被一群小屁孩打成这样,平时不是很嚣张的么。”

     “肯定是他们轻敌了!”

     “据说,那毛头小子也不好受,身中两箭,被砍数十刀,奇怪的是居然还活着。”

     “尼玛,这还是人么?”

     ......

     “我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却没看见他们的人,而且据二队的人说他们刚走没几分钟,这就意味着他们很可能就藏在这附近。”

     “万一他们会飞呢?”

     “反正我不相信他们刚经历了一场大战还能飞多高。”

     “有道理,我们搜!”

     最后一句话让得一行人心惊胆颤,现在只能寄希望他们能顺利躲过这一劫了。

     搜寻持续了约一分钟,玄尚一行人的地理位置还是被那些人的独角虎锁定,不管怎么躲,气味儿在那儿嘛,瞒得过人,瞒不过这些独角虎。

     当一支涂抹了印石的弓箭穿过以火凝物差点射中玄尚的命根之时,玄尚知道,这一切彻底完了!

     很快,火屏被砸破,一支支箭弩对准洞口。

     “不许动!老实点!”

     这一刻,土匪们算是见到了玄尚一行人的庐山真面目,明明是一些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小毛孩子,怎么可能将二队打成那样?

     在这之前,玄尚怕小沐羽和安澜漂亮惹人爱,故意让她们抹一些泥土在脸上,把自己弄得尽可能脏一点,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两人还是按照玄尚的意思做了。

     玄尚举起双手,现在,他只能示弱。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玄尚连忙道,“求几位帅哥哥别杀我们。”

     要是抵抗的话,没准他们就会二话不说现场处死一行人。

     要知道,性命才是最重要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都出来!可别给我耍花样!”一人吼道。

     玄尚对着安澜和小沐羽使了个眼色,自己便率先爬出洞,装作很笨拙的样子。他不敢有过多的动作,出洞后,玄尚也是极为配合的让那些土匪把自己锁住。

     这锁是印石做的,能抑制印师印力的调动,可以说是专门对付印师的。

     很快,小沐羽和安澜一一被锁住。

     “先把他们带回去让寨主过目!”

     于是乎,土匪们压着玄尚一行人,走着山路,一路蜿蜒到了山上,也就是那大峡谷一旁的山上。

     远远的,玄尚隐约能看见一大片建筑,大体都是小房子,就中间的那个木房看起来大了点,可能是他们老大住的地方。

     建筑群的外面有着和房子差不多高的木栅栏,估计是用来抵御魔兽入侵而建造的。这么看去,这山寨就相当于半个小城池了,只不过城池里面住的全是土匪。

     这么想来玄尚就有些搞不懂了,这些土匪这么强大,这条路走的人也不少,岂不每次有人经过这地方就都要被洗劫一次,搞不好还会丧命。

     而且万一有他们惹不起的强者路过这里遭到他们阻拦,这些土匪就不怕得罪那种级别的人?

     还是这些人因为有专杀印师的武器就不怕那些强者?

     星姐在峡谷那儿画了个大大的危险,恐怕就是因为这些土匪。

     本来以为绕道就能避开他们,没想到最后还是落到这群人的手中,唉!玄尚心中长叹一声。

     真是尼玛,有些事情就像玄尚的那“大姨妈”,该来的时候还是要来的,躲都躲不过。

     目前,玄尚只能随机应变,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性命第一,保住性命后再伺机而动,玄尚相信,天无绝人之路,一定会逃出去的!

     “嘎吱~”

     山寨的大门被打开,这些土匪有条不紊的架着独角虎依次进去这所谓的山寨。远看感觉这山寨没那么大,没想到近看还有几分大嘛。

     除了简单的住宅,还有角斗场,铁匠房,一些其他作用的建筑,玄尚甚至还看见一个房子的上面挂着一个写有“巫术阁”三个字的牌子。

     巫术?开玩笑的吧,这个世界有巫术?肯定又是什么旁门左道!玄尚心中暗自叹着。

     “哟,你们这是抓到猎物啦?”山寨中一大汉用那粗犷的嗓门对着队伍吼道。

     “怎么是三个小屁孩,抓他们没用,又不能拿来办事儿。”时不时的有这样的声音传来,这似乎给了一行人希望,“是呀,抓我们没用,放了我们吧。”

     “我可不相信他们只是小屁孩,二队的人都被他们打的屁滚尿流。”那压着玄尚的土匪恶狠狠的推了玄尚一把,差点把玄尚推倒在地,然后愤愤道。

     “哈哈,二队也有今天,平时不是自以为很了不起的么?”

     看着这些一脸坏相的土匪,玄尚觉得,被他们放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没过多久,一行人就被带到那个最大的房子外面。

     没猜错的话,这个应该就是他们的议事厅,那个传说中的寨主应该就在里面。能当寨主的会是什么人呢?

     “给我下来!”土匪们粗暴的将玄尚三人拉下虎背,当下三个大汉来到三人面前把他们压了进去。

     “玄尚哥哥...”可能是被这些的土匪弄疼,小沐羽自然的喊了声玄尚哥哥,那蚊子般的声音在玄尚耳里却如同雷鸣般炸响。

     玄尚转头用他那野兽的眼睛看向那压着小沐羽前行的土匪,杀意顿生。这一举动虽然下了那土匪一跳,但并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反倒是让得那土匪不爽,当下给了玄尚小腹一拳。

     “咳咳...”玄尚咳出一口鲜血。

     “看什么看,想死么?”

     玄尚不满的闷哼一声,倒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是乖乖的跟着前行。

     房子里的装饰还是蛮多的,不过装饰品大都是魔兽的骨骼,大厅内摆着一个堂皇的座椅,座椅的两旁黏着两具人类的骨架,看那骨架的高度,想必死时还只是小孩。

     大厅光线不好,略显阴深。

     一进大厅玄尚就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果然是你!”最先开口的是早就站在大厅里的那个灰装男子,见玄尚到来,男子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玄尚瞳孔瞬间缩小,没想到,他又遇到这个劲敌了,因为面前的这个人就是那天骑着独角虎打劫玄尚的男子。

     玄尚在他面前可是吃了大亏的。

     完了完了,有这样强大的人当寨主,逃出去的几率又变小了。

     “哼,你认错人了吧。”为了让仇恨降低点,玄尚只能硬着头皮说瞎话了。

     男子靠近玄尚,捏了捏玄尚的左臂,确认这是真的后,好奇的摸了摸下巴,“你这胳膊...”随后就奇怪的笑了笑,并没有过多的言语。

     “哼,我们只是流浪在外的孤儿,身无分文,你们抓我们也没用。”玄尚对着那男子淡淡道,“还不如放我们一条生路,给你们多积点德。”

     只见那男子手抱胸,低头俯视着玄尚,脸上笑容诡异,“多积点德有什么用,这个世界上总是好人活的短,坏人寿千年。”

     “副寨主,别跟这小子那么多废话,这三人刚刚把二队的人打得落花流水,害的我们损失惨重,寨主呢?”那个压着小沐羽的人大声道,他似乎一点也不怕这个所谓的副寨主。

     什么?这个强大的男子只是个副寨主,那寨主是有多强啊?

     玄尚现在真的叫束手无策了。

     这时候,大厅外却突然传来一道粗犷的声音,

     “寨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