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云岐宗来人
    在丰香楼的一个客房里,左风左烬两个人坐在床上看一本书。

     “烬弟,你说这胡天飞贼到底最后死没死啊?”左风把书上的一个地方指着对着左烬问道。

     左烬看着左风指的地方若有所思,说道:“他应该没死,他不是有一个本命法宝叫千里遁吗?应该可以逃出重围。”

     左风又说道:“可是他被烈云宗的高手层层包围困在幽毒沼泽的一处毒境中,而且烈云宗还设下结界防止他使用这个法宝逃脱啊,他应该死了吧。”

     左烬想了想道:“烈云宗不可能杀他,烈云宗的人不会傻着也跑入毒境中,而且他把烈云宗的烈炎鼎偷了,并没有带在身上,要是烈云宗杀了他的话,烈炎鼎可就再也找不到了。”

     左风把书往后翻了翻,想看后面是如何写的,但是书翻了一两页就没有了,左风的说道:“好气啊,就写到这里就没有了,这是什么作书人啊,写到一半就不写了,吊我胃口。”

     左烬笑着说道:“这个作书人就是想吊别人的胃口啊,让别人自己想像这胡天飞贼最后到底结局如何,如果你认为他被烈云宗包围而杀死他就是死,但是要是你想他绝境逢生逃出生天也未尝不可。生死只在我们这些读者的一念之中而已。况且我感觉这个作书人是想告诉我们一件事。”

     左风把书往床上一扔,起来兴趣对着左烬问道:“什么事?”

     左烬想了想说道:“这个作书人好像是想告诉我们胡天飞贼被困幽毒沼泽,而且胡天飞贼的偷来的宝藏也下落不明。”

     “那又怎么样啊,幽毒沼泽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的,一进去不小心就会中毒,没有人会去救他的,而且胡天飞贼还得罪了好多人呢,都想置他与死地,而且就算救了胡天飞贼,他也不会把他的宝藏告诉你。”左风把自己理解的说了出来。

     左烬笑着说道:“不是救他,而是得到他,把胡天飞贼救下来,然后通过一些手段获得宝藏的位置就可以独享宝藏了。”

     左风盘坐在床上,一只手摸了摸下巴说道:“想不到这个作书人是告诉我们有宝藏在幽毒沼泽。”

     左烬说道:“这也是个流传很久的故事了,你看看书上的日子,距离现在都过去几百年了。那个胡天飞贼肯定死了,就是不知道他的宝藏有没有得到。”

     “嘿嘿,要是没有人找到他的宝藏我还想试试去呢。”左风嘿嘿的笑着说道。

     “幽毒沼泽遍地是毒,而且距离我们这里十万八千里远呢,怎么可能有机会去。”左烬无奈的说道。

     左风笑嘻嘻的说道:“那以后再去。”

     这本书是放在左风左烬客房的一个书橱里面,左风左烬两个人无聊就拿来看看。这本书名叫胡天飞贼传,讲述的是一个名叫胡天的大盗,武力神通广大,专门喜欢偷盗一些宗门的宝物,但是偷了烈云宗的烈炎鼎之后被发现,被烈云宗人追击到幽毒沼泽,被困幽毒沼泽的故事。

     这本书里面讲述的似真似假,不过却吸引了很多人前去那遥远的幽毒沼泽寻宝,当然,但是悔恨而归。

     左烬看着这本胡天飞贼传,喃喃自语道:“这个世界真的有一拳碎山河,一掌开天地的人嘛?人力真的能达道那种地步吗?这个世界对我来说还是有太多的未知。”

     正当左烬还在胡思乱想时,房间外面传来了左雷的声音,“风儿烬儿,你们随我出来一下。”左雷推门而入对着坐在床上的左风左烬说道。

     左风左烬连忙把书放好,下了床,走到房门口,跟在左雷身后,左风问左雷:“父亲,您现在叫我们有什么事吗?”

     左雷边走边说道:“云岐宗现在来人了,你们跟在为父身后,一会什么都不要说,静静看着就好。”

     “恩”左风左烬都同时应答了一声。

     左雷带着左风左烬走到了丰香楼外。站在丰香楼的大门前,看着远处街道上一队人马慢慢走过来。左翠看到左雷过来了,也静静的站在左雷身边,望着远处的那队越来越近的人马。

     街道上的人看见这队人马的纷纷让道,原因是这队人的每一匹烈马的马鞍上都刻有岐字字样,并且每一个人的衣服上都有绣有一重重山脉。这一标志就证明了这一队人是云岐宗的人。

     路人们看着这队人马纷纷感叹。

     路人甲:“这就是云岐宗的人啊,骑着烈马好威风。”

     路人乙看着云岐宗弟子身上的衣服说着:“我总有一天也会穿上那件代表云岐宗弟子的衣服的。”

     路人丙拍了拍路人乙的肩膀说道:“老兄,那你是不是要去参加这次云岐宗的招收弟子的比试?”

     路人乙看向路人丙说道:“咋样?你也是?”

     路人丙说道:“对啊,我也是准备参加的。”

     路人丁:“就你们两个垃圾也想参加云岐宗的招收弟子的比试?别去丢人现眼!”

     路人乙和丙同时恼怒的看向丁,丙站出来指着丁说:“别以为你自己有多厉害。”路人乙也应复道:“对,你也见不得多厉害。”

     丁嘲笑着丙和乙道:“哼,起码比你们这两个垃圾要强。”

     丙和乙对视一眼,彼此点了点头,两个人同时朝丁冲了过去。三个人一言不合就开始打斗了起来。

     云岐宗第二排骑马的一个青年看向那打斗的三个人,冷笑着说道:“三个垃圾。”

     “谁在说话?”本来打斗的三个人听到这句话就停下了打斗,看向声音的来源地。

     那个云岐宗的青年骑着马走了出来,来到了那三个人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三个男子,说道:“是我说的,怎样?”

     那三个人一看这个青年是从云岐宗里面走出来的,而且还是第二排位置,脸色吓得惨白,连忙说道:“没怎么样,没怎么样。”

     那个青年冷哼一声,不屑的撇了撇那三个人,说道:“垃圾就是垃圾。”说完就调转马头走进队伍里面了。

     打斗的三个人一看云岐宗青年男子回去了,连忙离开了此地。生怕晚一步青年就回头找他们麻烦。他们可是知道,这走在第二排的可是这次云岐宗来人长老的弟子。

     走在前面的一个小胡子老头转头看了看后面的情况,对着走过来的青年说道:“小段,不得欺负他人。现在是我云岐宗来建岭城招收弟子,得给人们好印象,别坏了我云岐宗的名声。”

     青年低下头认错道:“是,师傅。弟子保证不再欺负他人。”小胡子老头点了点头,看向前方,说道:“明白就好。”小胡子老头看向前方那远远就能看见的丰香楼三个字,心中道:早就听闻这丰香楼的名气,其中的云花千梦更是一绝,厉老头上次回宗就和我夸嘘这丰香楼的云花千梦是如何的奇妙,这次我来一定要好好尝尝。

     左雷站在丰香楼前看着越来越近的云岐宗一众人,对着身后的左翠说道:“今晚的宴席安排好了吗?”左翠回答道:“安排好了,还已经通知江方两家到来了。”左雷点点头道:“恩,那就好,定要好好招待他们。”说完看了看了看一旁瞪大眼睛瞅着前面的左风,又转过头看向前方。

     不一会功夫,云岐宗众人都到了丰香楼。左雷立马迎了上去,道:“云岐宗的各位,左家丰香楼欢迎你们的到来。”

     云岐宗前面的那个小胡子老头看到左雷来了,也下了马,对着左雷笑着说道:“这次本宗招收弟子还得麻烦左家主你啊。”

     左雷笑到:“哪里哪里,启长老这次来建岭城招收弟子是我们建岭城之福啊,也是我左家之幸。”

     启长老笑着说道:“那就麻烦左家主了。”转身对着身后的众人说道:“你们入住丰香楼,三天后招收弟子正式开始,切记这几天不要在城里闹事,散了吧,小段你跟着我。”启长老对着刚才的青年说道。

     “是,师傅。”青年也应答着站在启长老身后。其余的云岐宗的人也都散开了,都进入丰香楼让左翠安排的仆人安顿得去住宿了。

     左雷和启长老一齐往丰香楼走去,走到左风左烬和左翠面前时停了下来。左雷指了指一旁左翠说道:“这是丰香楼楼主左翠。”又指了指左风左烬说道:“这是我的两个幼子,风儿和烬儿。”

     启长老看向左翠和左风左烬,对着左雷说道:“想不到左家主竟然有两个儿子,真是好福气。”又看向左翠说道:“想不到这丰香楼的楼主竟然是这么美丽的姑娘。”

     左翠对启长老回之以微笑。左雷摸了摸左风的脑袋,说道:“这次我家风儿就是准备加入贵宗。”说完便向启长老说起左风习武的事,左烬也顺带提了提。

     “十三岁的武者?”启长老惊讶的看着笑嘻嘻看着自己的左风,惊讶的又道:“你家这娃的天赋果真是可怕啊,我启犁人一生见过很多天才,还没见过像左家主你家孩子这么有天赋的。”

     左雷笑了笑道:“启长老过奖了,不知对我风儿启长老认为如何?”

     启长老看着左风机灵的样子,意会了左雷的话说道:“左家主能让令郎加入我云岐宗是我云岐宗的福气啊,令郎如此天赋,就算是宗主大人看见了也会非常欣喜的。”启犁人一想到左风的天赋,眉开眼笑的说道:“既然令郎要加入我宗,那不如就让我收令郎为弟子如何?”

     左雷一听,开心的笑着,说道:“我看这事可以,哈哈。”左雷拍了拍左风的头,对着左风说道:“风儿,还不去拜见师傅?”

     “师傅?就是这个小胡子老头吗?”左风指着启犁人说道。

     左雷一听,一脸窘迫的看了看启犁人,表示赔礼道歉。启犁人一笑而过表示不介意。左雷对着左风说道:“风儿,不能这么无礼,这位是你进入云岐宗的师傅,你得行礼。”

     左风这次明白了,对着那笑着看着自己并摸着小胡子的启犁人说道:“弟子左风拜见师傅。”左雷看着就这样站着张张嘴的左风,对着左风说道:“行礼是这样行的嘛?”说完便看向那一旁还在笑着拧着小胡子的启犁人,说道:“是我平时太惯他了,给启长老你见笑了。”

     启犁人笑着说道:“没事,越这样的娃我越喜欢,个性,哈哈。”说完便对着左风说到:“小风,这是你的师兄,林段。”

     左风看向站在启长老旁的青年,这才知道他叫林段,在左雷的严厉的目光下,只好行礼说道:“左风见过段师兄。”因为左风知道,要是自己还是那样不在心的样子,估计今天晚上就得罚跪了。

     林段笑着看向左风说到:“师弟不必多礼。”林段此时心中却是如同打翻的五味瓶,不知是滋味,因为从启犁人的表情上可以看出启犁人很喜欢左风,而且左风天赋高出自己太多,因为十三岁的自己还只是一个武人。

     左雷看了看左风,心中也是一块石头落了下来,对着启犁人说道:“一会晚间丰香楼会有一场宴席,还请启长老到来才行。”

     启犁人笑着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左雷对着左翠道:“安排启长老住在天字号房间。”左翠点点头,带着启犁人和林段进入丰香楼了。左雷也带左风左烬也进去了,左雷对着左风左烬说道:“你们现在去房间里面休息会,一会我叫人喊你们。”

     “是,父亲。”左风左烬应答道就进房间去了。

     左雷看了看离开的众人,大笑道:“方家江家那两个老鬼,这次你们就羡慕吧,哈哈。”左雷大笑着也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