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2154839"><u id="XGLDJWP"><embed id="6fco5qT"><abbr id="5190263847"><source id="LpwlJ"><acronym id="81590342"><command id="624785"><frameset id="kidhop"><blockquote id="ZSJPW"><ins id="QFXLOAJWIV"></ins></blockquote></frameset></command></acronym></source></abbr></embed></u></optgroup><dt id="EIMWDVL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天地人宴开始
    左风左烬两个人在这些布衣青年中认识了一个十七岁的青年,这个身高八尺,面容枯瘦的青年叫王米。和左风左烬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左风左烬被这个比自己两个高一大截的青年讲的故事吸引了住了,彼此聊得都很开心。

     王米是建岭城外王家村里面的一个普通平民,平时总是上山打猎,总是遇到狼啊虎之类的,总是能逃出生天。王家村里的村长昔日是一名武者,见王米有练武资质就传授功法与他,现在王米已经是一名武人了。在王家村可算是一个人尽皆知的人,所以村里的人就决定让王米来丰香楼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云岐宗的贵人能顺利入云岐宗。

     左风左烬两个人听着王米讲着在王米平时在山上所发生的事,是不是为王米遇到老虎惊呼一声。左风左烬两个人在这里与王米说说笑笑被那些身穿锦绣衣服的人看着,无不一一露出异样的眼光。

     “这左家的两个公子怎么和那些布衣平民混在一起了?”一人身穿丝绸的人对着身旁的人问道。

     那个被问的人抖了抖自己的衣服说道:“左家小公子现在还小,不知道什么叫身份之分,唉,真是的,和那些布衣之人混在一起,真是有失身份啊。”

     那个问着话的人又说:“确实,要是等两位小公子大了一些就知道和这些平民一起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两个人看了左风左烬这边之后就又讨论其他的了,其实为左风左烬露出异样表情的人有很多,因为来此丰香楼赴宴的人都是建岭城的知名人,左风左烬是左雷的儿子,他们也都认识。而左风左烬与布衣王米混在一起则令他们不解,以为是看上了这布衣青年的什么好处,其实左风左烬想的很简单,就是听王米讲他的故事就可以了。

     前方一阵喧闹声传来。只见在入厅之处走进了几个身穿方家服饰的人。带头的正是左风左烬上次见过的那人高马大的方家家主方韦顺,身边带着一脸冷酷的方精,身后则有几个护卫。

     “方家家主来了啊”“方家家主果然威风凛凛。”“这方公子也是仪表堂堂,一表人才啊。”…周围各种掐媚的声音传出,方韦顺带着方精直接走上前面的位置坐下,闭目养神。对其他人的话语都如同没听见一般,而方精则听到夸奖他的话露出高傲的神情,走到方韦顺身边坐下。

     不一会,入口又一阵喧闹声音传来。走进来两个棕衣男子,都身佩长剑,最令人注目的那棕色衣服上的一个大大的方字。

     “这是江家家主江涛和方家的少爷江帆啊。”

     “听说江帆少爷已经进入云岐宗四年了。”“谁不知道啊,江帆少爷当时可是建岭城第一人,年仅十二岁就被录取进云岐宗。”“这次云岐宗招收弟子江帆少爷也是可以回家看看江家主啊。啧啧,四年才回家一次啊。”……

     各种议论之声不绝如缕,不过也没有人前去打招呼,因为都知道江家主性格冷淡,对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江涛和江帆两个人也在前方做了下来。前方有六个空位,如今已经坐了两个,还有四个空位还没有人。当江涛坐到前排的位置上时,方韦顺睁开了眼,抱起拳头对着江涛拱了拱,脸上那横肉一闪一闪的笑着说道:“江家主近来可好。”

     江涛看向方韦顺,拱手相回,说道:“我到是过得很好,就是不知道方家主过得如何了,我可是听闻方家主最近可是很忙。”

     方韦顺脸色一阵阴阳变换,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周围人都疑惑为什么两个建岭城的两家家主闹得如此这般。一些人也纷纷开始猜测,都觉得这建岭城似乎开始有了风雨欲来的压抑。

     左风左烬两个人在后面看着前面的事情,左烬看着那来的几个人,也明白了这是建岭城的大巨头,正如自己的父亲一样。不过当他看到方精的时候,脸上露出愤怒的神情,而一旁的左风也一样。左烬指着那方精的背影说道:“风哥,那方精混小子怎么来了。”

     左风也是恼怒是说道:“我怎么知道,真是看到他我就想冲上去揍他一顿。这种人怎么能进我家的丰香楼。”

     左烬拉住左风的手,脸色缓了缓说道:“风哥,别冲动,现在这里我们可不能动手揍他,他家那老头子也在旁边呢。”

     左风这才止住想冲过去的冲动,不乐坐在位子上,恶狠狠的盯着方精的后背。方精似乎也有所察觉,往后看了一眼看到正狠狠盯着他的左风,脸上狰狞一笑,又扭过头闭着眼睛了。看的左风越来越气。

     王米在一旁看着这样的情况,疑惑的问道:“左烬弟弟,你风哥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露出如此表情。”

     左烬说道:“喔,他这是看着那前面的那个方家的混蛋呢。”说着左烬将与方精的那场打斗说给了王米听。

     “武者境?”王米惊呼道,瞪大眼睛看着左风,震惊的说道:“左风弟弟你已经武者境界了?好厉害,不过想不到那方精也是武者境界了,你们年纪这么小都比我境界要高,好厉害。”

     左风“哼”了一声,道:“那方精混蛋有什么厉害的,要是再让我怼着他,我非得好好教训他一顿。”

     王米说道:“确实这个人太可恶了,要是我有实力也要好好教训一下他。这种人完全就是建岭城的毒害嘛。”左风左烬都点了点头。

     几个人正讨论要是怼住了方精该如何如何对付的时候,入口又传来了一整骚动。

     “城主大人来了,还有那是,那是云岐宗的长老啊。”“唉,是云岐宗长老啊。”……

     众人一听到云岐宗长老这五个字,都如同打了鸡血一般,都纷纷往前面挤着,想要见一见云岐宗长老启犁人。

     启犁人和一位国字脸的中年男人一同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青衣飘飘的林段。启犁人和城主驲珏一同说说笑笑的走到前排也坐了下来。方韦顺和江帆一看到两人走过来坐下,都抱拳以敬。城主驲珏点了点头,启犁人也笑了笑,都坐在位置上,四个人都安静的等待着。

     方韦顺的声音突然传出,“这次怎么多了一个位置,难不成还有谁要来嘛?那左雷小子怎么这么久还不到。”江帆也是看向那多出的一个位置,因为本来每次云岐宗来人都是留有五个位置,三个建岭城大巨头,云岐宗长老和建岭城城主这五人,今年却有六个空位,不过江帆也没多想,继续安静的等着。方韦顺见没人理会他也没继续说什么,只不过心中抑郁着不满。启犁人不知道建岭城的情况所以才没有说话,闭着眼睛似乎一切与自己无关。

     “哈哈,今年确实应该多一个位置。”一阵爽朗的笑声从外面传来,只见左雷走了进来,身边还有一个肥胖的不像话的人,此人正是镇海。

     “咋啦,难道镇某人不够资格坐这个位置嘛?还是说方家主嫌弃我镇某人。”镇海对着方韦顺笑着说道。

     方韦顺看见走过来的镇海,又看向镇海身后的那脸色白淡的镇奋,顿时明白了,笑着拱手道:“哪里哪里,欢迎镇家主远到而来。”

     镇海也是笑了笑,把头一转看到那闭目养神的启犁人,心中不禁一喜,看向左雷也多了份感激。也坐到一个前排位置上,左雷也走到最后一个空位坐了下来。

     当左雷坐上那最后一个位置的时候,顿时整个主厅暗了下来。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没光了?”主厅中的一部分人都叽叽喳喳的说着,但还是有一大部分人镇定自如。“咦,为什么我的令牌在发光?”这时,所有人腰间的令牌都发出了阵阵光芒,不同颜色的令牌发出不同的光。绿色发出绿光,黄色发黄光,而白色则发出黯淡白光。

     又是一眨眼的功夫,整个主厅又亮起来了,不过这时,在主厅的前方的那一处空地上站了一个美丽丰满的女人,正是左翠。

     糯糯的声音从左翠的口里发出来,“大家不用惊慌,刚才是我丰香楼检验是否有没有佩戴令牌的人出现在主厅之中,还好,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人混进来。”

     众人都摸向了腰间的令牌,惊奇这个东西到底是如何辨别是否有人混进来还是没有混进来的。

     左风左烬两个人在后面也是手拿着腰间的令牌,敲打着这令牌。左风惊奇的道:“刚才还在发光的,现在怎么就又不发光了,真是好奇怪。烬弟你的也是一样嘛?”左烬点点头。

     王米看到左风左烬两个人不懂的样子,疑惑道:“身为左家的小公子你们这都不知道嘛?”

     左风左烬一脸诚恳的点了点头。王米也是无语的解释道:“其实在外面的有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听闻丰香楼的主厅之中有一个神秘的古阵,古阵配合丰香楼的令牌才能使用,只有丰香楼楼主的令牌才能主导这个阵法运转,当没有持有丰香楼令牌的人出现在这主厅之中,会被一个红色的光给照射出来。而持有令牌的人则因为有发光的令牌不会被照射,被红光照射的一下子就被发现了,就会被丰香楼的护卫抓走。”

     左烬看向手里的令牌,道:“原来还有这么奇妙的东西啊。”王米说道:“起初我也不相信,但是现在我相信了,原来真的有传说中的古阵在丰香楼中。”王米摸着自己手中的那块白色的令牌感叹着。

     左风左烬都疑惑的问道:“王米哥,古阵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好厉害。”

     王米挠挠头说道:“我也不是很懂,我还是听我们村长说,在这个世上有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他们汇至成图阵,进而结合成阵法,有很大的妙用,具体有什么用处我也不知道了。”王米也是无奈的摆摆手。

     左风左烬都一头雾水。瞅瞅这主厅的地板又瞅瞅主厅的天花板的,似乎想要看透些什么,但是其实什么也没看见。

     左翠又在前面传出了声音,“各位来我丰香楼,应该知道小女子的身份,小女子也就不多多介绍了。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丰香楼有一个传统,就是不定期会举行一场宴席,有时相隔两三年,有时时隔十年,甚至有时时隔百年,但却有时仅时隔几天,这场宴席就是我丰香楼的天地人宴。延续我丰香楼第一代楼主留下的传统,天地人宴分为天宴地宴人宴三大盛宴,分别由三不同的佳肴所代表。”左翠扫视了众人,众人都安静的听着,左翠有缓缓说道:“丰香楼以丰香为主,香飘万里第一楼正是我丰香楼。首先,由人宴开始,然后地,天相接,意指从人到天人之步。”

     左翠素手一拍,说道:“人宴开始。”

     众人都很是兴奋,因为这天地人宴可并不多见,丰香楼在建岭城立足进百年,也不到二十次举办天地人宴,此宴能遇到一回可算是一辈子的荣幸。相传有的人就是因为这天地人宴直接由普通人而到飞天而立。可以说这宴席是一场莫大的机缘。